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30章 金絮其内
    这个说法稀罕,姜靓深藏不露,周轩信以为真的做出倾听状。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“你是从五官外表看一个人出身啊喜好什么的,我呢,如果别人脱了衣服,一看就知道她的底细。”姜靓摇晃着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全相吗?我也能看,但这样容易引发误会,所以取名馆从不这样做。”周轩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个意思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姜靓拉起周轩,来到一处,名字挺好听镜中花,居然全是内衣!四周还有些塑料模特,惟妙惟肖,有的展现最新款式,有的还没有来及穿上。

    周轩感觉不好意思,却看到还有一对年轻夫妻也来挑选,丈夫还是重要参谋,也就变得从容起来,“靓妹,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买内衣啊!这名字好,镜中花,看得到,摸不着,哪个大师给取的?”姜靓一拍脑门:“天,被你带沟里了,也犯了职业病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街不是好多家都在卖,非得跑这么远来这里买。”周轩不理解,内衣能算在衣服归类中吗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奥妙所在。”姜靓越发得意,凑近说:“男女通用,要看一个人是否真的有钱,真的有品位,还得是脱了外套看内衣。”

    周轩还是一脸懵然,女人街内衣店也都花花绿绿的,看上去差不多。

    姜靓则继续传授她的宝贵经验:“有些人看着有钱,其实都花在脸蛋和衣服鞋子上了,有的穿着简单,却非得戴个钻戒证明自己是有钱人。内衣,看不见的衣服,女人街五十能买一套,这里至少五百。你想啊,看不到的地方都舍得花大钱,那还不是真的有钱?”

    好像有点道理,周轩点点头,但不排除有些注重内在的人,就舍得在内衣上花钱。哦,应该是少数。

    买就买吧,讲那么多废话干嘛。

    姜靓把手机塞给周轩拿着,乐颠颠的逐个挑选,专挑内裤料子少的那种。

    进入更衣间后,服务员按照尺码给她换了一套又一套,外面简易沙发上都一大堆了,还没有选好自己中意的。

    周轩坐下来休息,身后是两个光溜溜的塑料模特,怎么都感觉别扭。

    而且,服务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周轩真担心姜靓又不买,被光着身子给赶出来,还是去别处溜达下再说。

    跟着姜靓进商厦,感觉很简单,就是围着商品绕圈而已,等周轩转了几个地方,觉得无聊想要回来时,突然发现,迷路了!

    横纵交错的不同品牌的商品区像是迷宫,看上去大同小异,周轩没头苍蝇似的乱闯,好容易找到一处内衣店却不是姜靓所在的那一家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又一圈,姜靓也该出来了,她的手机在自己兜里没法联系,周轩只能走下策,打听!

    迷路了,问一句不丢人,可谁让周轩问的地方很敏感呢!

    等到收银台没人付款时,周轩连忙凑过去,对方问了一句:“请问有没有会员卡?”

    “姑娘,我打听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那个,镜中花内衣,在什么地方?”周轩硬着头皮问。

    嗯?收银员抬起头,满脸不可思议,翻了一记白眼儿低下头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哥说话这么客气,你不回答问题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

    周轩清清嗓子,“你们商厦就是这么对待客户的吗?”

    哼,收银员伸出一只手朝后面一指,周轩回头看去,巨汗,就在身后!有理说不清,刚才就像是故意调戏人家似的。

    道歉没必要,谢谢更虚假,周轩讪讪走过去,却发现更衣室空着,姜靓不知去向,服务员也没了踪影!

    “靓妹?”周轩连忙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人答应,靓妹?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,周轩立刻回头,汗毛都竖了起来,是那个塑料模特!周轩在网上见过机器人,心想或许是高科技呢!

    壮着胆子用手触碰模特,硬邦邦的,再用手掌摸摸,冰凉,不该会动啊。

    咳咳!对面收银员看到这一幕,鄙夷地咳嗽几声,好猥琐的男人!周轩更尴尬了,自己都觉得有点神经病。

    坐下来等吧!

    周轩刚弯腿,啪,又是一下,连忙回过头去,脸色都变了,还是塑料模特!总不能跟模特对打,还是走把!

    周轩仓皇起身,哈哈,哈哈哈,姜靓憋忍不住的笑声,周轩哭笑不得,原来,旁边第三个假模特就是姜靓!

    这家伙居然只穿着内衣就站在外面假扮模特!好几个排排站,真没看出来!

    “哈哈,轩哥,我是不是身材跟模特一样标准?”姜靓挺挺胸。

    “赶紧穿上衣服去!”周轩皱眉,这一点都不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回答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再闹我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!”

    姜靓将自己衣服穿好,服务员也回来了,刚才姜靓相中的那套没有合适号码。

    六百八!交钱时,收银员看周轩的眼神像是打量怪物,反复核对人民币的真伪。

    迅速离开,姜靓路上还笑眯眯的拿出内衣看了又看,也不在乎行人的目光,就几个小布片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嘿嘿,等回到寝室,羡慕死那些室友,咱姜靓就是有钱。

    还是坐着公车,回到起名馆,刚坐下没多久,一名带着小眼镜的中年男人进来了,头发稀疏,笑眯眯的,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“谁是这里希护?”秃顶男人问,吐字不清。

    这是哪国语言,周轩没听懂,但明白是老板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,点头:“我是,请问先生有何需要?”

    “年轻有为!”秃顶男人习惯性的赞了一句,“我看你门外写着轰水,想要找希护帮忙看看轰水?”

    “洪水?”周轩有点发蒙。

    “轩哥,就是风水!”姜靓道。

    “对,轰水!”秃顶男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看轰,呃,风水,但收费高点,一千起价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最低了!得关门,影响不少生意呢。”姜靓补充。

    “毛毛雨啦,请希护跟我走一趟吧!”秃顶男人道。

    有钱的主,姜靓立刻眼睛发亮,说了一句稍等,急匆匆去卫生间换了衣服,穿在里面也看不出,没什么变化。哦,前面是高挺聚拢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想看住宅风水,还是墓地风水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是家里,最近总做噩梦,头发都掉光了。”秃顶男人一副苦闷的样子,在周轩看来,他的秃顶跟噩梦无关。

    PS:继续求选拔票,看完随手点一下,助力联赛!微信公众号:水冷酒家,期待大家的关注!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