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25章 太委屈
    周轩真搞不懂了,误会姜靓这么久,一直认为她是风尘女子,姜靓也不生气,而赞美虞江舟的纯洁却让她怒了。

    一万块钱还在,厚厚一摞,顺利取五十个名字才能赚到,诚实讲,虞江舟做事很地道,出手也很阔绰。

    就是好强骄纵点儿,周轩有点自责,不该上劲总和一名弱女子对着来。

    好吧,她也不弱。

    “这些有钱人,到哪里听到的只有奉承话,早就被捧惯了。我看那女的都有点怕你了,轩哥这巴掌打得真响亮。”姜靓嘻嘻笑,心情老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打她,也不会打她。”周轩心情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“不就那么形容嘛!反正有钱赚!”

    不用看姜靓就知道,这家伙又动了心思,现在手头的钱够一年的花销了,周轩也不小气,点了两千给她。

    周轩耳边是姜靓的欢呼,脑子里却是虞江舟仓皇离开的场景。说起来,倒是虞江舟把自己从女人街给拉了出去,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。

    究其根本,还是不熟悉这个世界造成的摩擦,比如不会过马路不认路等等。

    “靓妹,明天去学校看看吧。”周轩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还没到开学时候呢!”姜靓还在兴奋地数钱。

    “提前适应下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我请客坐公交!”

    姜靓又开始高调回报,周轩忍不住笑了,这家伙总能带给人欢乐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公交知识普及时间,在姜靓嘴里的公交车,那就是一个大闷罐,最大特点一个字,挤!

    男的能挤成残废,女的能被挤怀孕。要说地皮还是公交车上最金贵,拿行李的块头大的,会被一车人仇视。

    老人上车要装看不见,让座你就要站半天,未必能换来谢谢。司机让往后站千万别听他的,到站下不去他才不给你多停一会儿。

    姜靓讲得吐沫星子乱飞,还是义愤填膺的样子,最后总结说都是血泪教训,免费传授,不用谢。

    周轩听的寒毛直竖,太可怕了,要这么说,坐一次公交等于上一次刑场?

    应该有夸张成分,很多人都乘坐公交,胖子依然随处可见,否则都可以在公交上挤成瘦子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周轩真正坐上公交的时候,发现情况跟姜靓说的完全不同!

    排队时一位戴眼镜的老者选择最后一个上,周轩上车后,司机还礼貌打招呼,你好!欢迎乘车!座位一半儿都空着,大家安安静静地坐下来,不吵不闹。

    “靓妹,跟你说的不一样啊。”周轩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高峰期。”姜靓嘴里嚼着口香糖,打个哈欠:“早上没睡够,我再眯会儿,听到报站记得叫我。”

    车子缓缓启动,看着窗外的景致,周轩内心的激动无法描述,时间跨越太大,再聪明的人都需要逐渐适应。

    道路比女人街宽好几倍,可容十辆车相向而行,来来往往,川流不息。很少人敢横穿这样的马路,而是选择地下通道或者天桥,或者有红绿灯的人行道。

    一排排高楼大厦,飞快向后跑去,一路上公交急开急停,车上乘客也有上有下。看多了也会无聊,离学校还有段距离,摇摇晃晃中周轩也有些发困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太委屈!”

    一个怪怪的强调把周轩惊醒,看到车门附近站着个瘦高小伙子,花褂子,偏偏又穿了一条紧身裤,显得腿更细。

    带着鸭舌帽,塞着耳机听歌,还跟随伴奏哼唱,调都跑的没边了,“连分手也是让我最后得到消息,不哭泣,因为我对情对爱全都不曾亏欠你,太委屈,喔哦!~”

    公然喧哗不会让人有好感,同车人嘁嘁喳喳埋怨,小伙子却听不见,兀自陶醉。

    “都坐好了!”司机不耐烦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爱着你,你却把别人拥在怀里……”小伙子唱的声音更大了,姜靓也被吵醒,嘟囔一句烦死了,用手堵住耳朵。

    司机猛打方向盘,周轩不由自主跟着倾斜,那个小伙子一把抓住拉手,身体被拧成麻花晃来荡去。

    很滑稽,大家哄的一声都笑了。

    车速恢复平稳,小伙子不高兴地尖着嗓子问:“怎么开车呢,小心我投诉你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座位闲着,你站门口杵着,谁知道是不是要下车,到站牌我就停!”司机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讨厌啦!”

    小伙子晃着脑袋嗔了一句,噘着嘴不高兴的往旁边站了站。如果周轩没看错,他一直翘着兰花指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男是女?”周轩分不清,问姜靓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。这是一种奇怪的物种,可男可女,可上可下,可攻可受。”姜靓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就是一伪娘,见多不怪!这个世界啊,复杂得很,有人为抢座打破头,但也有这货,有座死活不坐,玩儿个性。”

    姜靓翘着二郎腿又闭上眼睛,更像是个爷们儿。时代发展,男女平等,连性别界限也变得很含糊,这个很难懂。

    临海大学!到了!

    在取名馆,周轩也查阅过临海大学的资料,是一座有百年教育历史的综合性大学,国内重点科研机构,拥有五个分校区,还下设附属学校、医院等等,总人数不下十万!

    然而,就这样一所高校,给周轩的第一感觉却是有些寒酸。

    大门很宽也很普通,中间一块黑色长条大理石,上面四个快要掉色的金字,临海大学,两侧锈迹斑斑的自动推拉门。

    门口堆放着些小盆花卉,都是缺少管理半死不活的状态。

    此时还不到开学时间,只是左侧留下空隙,检查倒是很严格,来往车辆都要停顿片刻,门卫会仔细询问,扣留证件颁发暂时通行证。

    骑着自行车的学生会一脚点地,等过了大门又跨坐上去,算是对母校的尊重,下车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干嘛的?”

    周轩和姜靓刚到门口,门卫就探出头大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这里的学生!”姜靓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学生证呢?”

    门卫还是不信,执意要证明,姜靓撇撇嘴,把学生证递过去,周轩也把自己的拿过去。门卫重点对比姜靓和照片这才放行,还小声嘀咕,疯疯癫癫哪里像是个学生。

    “惹不起,前校长的亲戚。”进去后,姜靓不停抱怨,别人不检查,怎么到了她就找别扭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是校花吗,他怎么不认识?”

    周轩笑问,光是这一会儿就看到好几个漂亮女孩子,姿色都比姜靓强。

    “校花也得换届,姐老了,让着那些小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姜靓故作大方,就要挽周轩胳膊,他没答应,这可是学校,读圣贤书的地方,哪能拉拉扯扯!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