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22章 自己赚钱交学费
    周轩叹口气,骗子这个帽子被扣上,很难摘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种玉很值钱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你连汉代东西都认识,就不知道这些年价格飞涨的收藏界宠儿田黄?”女孩儿觉得周轩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大名鼎鼎的田黄,还把东海王念成车水马龙?”周轩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你?!

    女孩儿涨红了脸,又哼了一声,抱着她的宝贝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周轩之所以一眼认出嵌贝铜鹿镇,那是因为这东西在三国贵族家中很是普及。但之后一千八百年来的珍奇古玩就不太擅长,而且种类及其丰富,想要全面掌握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姜靓扒在门口伸长脖子看,“唉,同样都是美女,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!我坐个公交都要走好远,就为省两块倒车钱,人家却车来车往,这一天光油钱也不少花。”

    今天红毛跳上的那辆车就是公交车,可以一下子拉几十口人,上下学或者出行都需要用到这种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“靓妹,从女人街到学校,需要乘坐什么公交车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真有钱啊,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开上车。”姜靓还在眼巴眼望地看。

    “靓妹!”

    “哦,得走一段路,出这条街大路口向北,路东站牌乘坐三线,临海大学站下车,会绕个远,不堵车的话四十分钟到。倒车的话,省将近一半儿时间,有好几辆车都能到,但多花钱不说,你一下子也记不住。”姜靓解释道。

    周轩认真记录下来,上学之前有必要尝试一次,以免耽误开学时间。

    “靓妹,田黄玉真的很贵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连个项链都没有,哪里懂什么铜啊玉了的,帮你上网查查。”

    和姜靓来到二楼,打开电脑,不查不知道,当在网上看到田黄玉的资料时,两个人都惊得半天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价比黄金!

    虽然手头这两个小的有些瑕疵,又是早些年收藏,但按目前的市场价格,价值也是惊人的。

    一副醉酒状态下书写的汉隶,换来两块田黄印章,周轩有些不安,可是人海茫茫,上哪里找那位中年男人去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姜靓突然跑下楼去,周轩立刻明白她的用意,在后面紧追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爱你,送妹妹一块,我就要块小的。”

    姜靓伸手就去抓桌子上的田黄玉印章,马上就要触及,腰被周轩抱住,硬生生给拉到一旁,周轩飞快的将两枚印章拿在手里,高高举起来。

    “靓妹,这是友人赠送的,再值钱我也不会卖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卖,就留着收藏。轩哥,小的那块就行!”姜靓跳着高去抢。

    “也许将来我还要还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还个屁啊,上面都有你的名字了,除非那个人也叫周轩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小心摔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一块不就没事儿了嘛!”

    周轩怎么劝说都打消不了姜靓的贪心,一番撕扯之下,姜靓反手被摁在沙发上,周轩膝盖顶在她的腰部,再也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真小气!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死党啊,这点东西都不舍得。”

    “姜靓,我郑重警告你一次,如果以后再这样,就别从取名馆干了,我用不起!”周轩冷冷道。

    唉,姜靓怂了,包吃包住,工作也不算很忙,上哪里找这样的老板去。周轩三言两语就能搞定濮梅和乔三,将来的人际网肯定非常大。

    先不说每天能赚一百块钱,将来找正式工作走个后门的时候,说不定还能用到他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还不行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姜靓沮丧道。

    “说话算数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算,算!电话,你手机响了!”姜靓提醒。

    确实是抽屉里的手机,周轩连忙过去,姜靓则是无比遗憾,这两块印章一直摆在桌子上,就没想到拿走一块。

    “唉,这年头,像我这么实诚的人可不多了。”姜靓感叹,还在为错失田黄玉抱憾。

    来电显示,老妈!

    周轩十岁便跟师父一起生活,对于家庭的概念十分淡泊,十几岁时父母相继离世,便把管府当做是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喂?周轩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轩,怎么这么久也不给家里来个电话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,听起来有些苍老憔悴,但不乏慈爱。

    “哦,我在取名馆打工。”周轩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你叔叔那里?小轩,家里供你读大学不容易,别被你叔叔带坏了,他那个人啊,骗死人不偿命,早些年多少堵家门口算账的,咱家没少给他拿钱补窟窿。”妈妈絮絮叨叨,对这个叔叔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轩,开学前还回来一趟吗?我腌了些你爱吃的咸黄瓜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去了,这边还有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来也行,来回路费都能买不少黄瓜了。小轩,把你银行账号给我发过来,我把学费给你打过去,生活费还没凑够,以后我每月给你打八百。”

    周轩叹气,原来他的家境并不富裕,不成器的叔叔在外面花天酒地,而原来那个周轩只知道玩游戏泡妞,根本不体谅家长的难处。

    “我打工赚了些钱,不用寄了,留着买点补品吧。”

    嗯?对方很惊讶,“这么多钱都赚够了?”

    “勤奋点就有了,以后不用想着我,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长大了,会赚钱了,妈妈太高兴了。”女人的声音哽咽,“那好,我把钱给你留着,将来娶媳妇送彩礼也得花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又叮嘱了很多事情,不要喝酒,见人三分笑别惹事儿,看到中意的女孩子留心着点儿,打听下人家家里什么要求等等。

    周轩嗯嗯啊啊胡乱答应,半个小时才挂了电话,心情也有几分茫然,虽然是母子关系,但没有感情基础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声妈都没喊啊?”姜靓一旁听着,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儿。”周轩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呵,脾气还长了。轩哥,你妈是不是要给你打钱?”

    “我没要!”

    “真傻。”姜靓撇撇嘴,“我妈昨天也给我打电话了,我只收了学费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啊,有进步!”周轩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生活费就靠你了轩哥,嘿嘿。”姜靓赔笑。

    “大门开着,不送!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