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19章 送来两块印章
    姜靓还在追着打,头发都乱成一团,被周轩给拉开。红毛千恩万谢,被黄毛领回去,又能在三哥跟前混了。

    “轩哥,不是我说你,那小子就知道贫嘴,能干成什么?就该好好整他一次,吃个教训!”姜靓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风尘女子不会在意这些的,周轩重新审视姜靓,只不过是生活随意些,跟他的之前判断有很大出入。

    凡事不可只看表面,濮梅带人暴打周轩,本该是互相忌恨的仇人,现在却互留联系方式,关系慢慢熟络起来。

    红毛的出现,非但没有让周轩破财,还与乔三建立了友好关系,总比多一个敌人强。

    师父常说,做人要有胸襟,犯而不较才能做大事!

    只是,没几天周轩就烦了,红毛成了这里的常客。经常带人过来,让周轩看相,能否被安保公司录用,自己也有一大堆问题咨询。

    眼皮跳了好不好,梦见掉牙了,踩死一只臭虫会不会有报应,丢了一百块钱点太背该怎么破解。

    姜靓没个好脸色,红毛却脸皮超厚装着看不见,得不到确切答复不肯走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红毛长相打扮一看就是地痞流氓,他老是在门口转悠,有些胆小的顾客就不敢进来,或多或少的影响到生意。

    “自食恶果了吧?这个红毛就是个扫把星,沾上他没好事儿!”姜靓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红毛带来的烦恼是次要的,通过这些事,周轩也体会到了乔三心机之重,免去几千加盟费,表面上称兄道弟,却把他当成了私人顾问。

    如果折合成收入的话,无法开比例。

    周轩也有些后悔,不该大发善心留下红毛,给自己惹来一堆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离开学的日子很近了,周轩想去上学,坚持过这段时间,取名馆的生意可能兼顾不到,久而久之,红毛也不会再来了。

    阴阳相对,风雨过后便是彩虹,这天周轩刚送走一个客人,那名中年男人又来了。

    周轩喜出望外,连忙迎了过去,客气道:“先生,终于又把你给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我只见过两次,这样的开场白可有点说不过去吧!”中年男人开了句玩笑,但眉眼带笑,说明见到周轩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上次醉酒失态,每每想起,总觉得愧疚,又不知先生住在何处,今天再见,当然感到释然,终于可以当面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整理衣领,作揖鞠躬,一本正经的样子把中年男人逗笑了,拍拍他的肩膀,“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还不是十足的酒鬼,小酌怡情,不要贪杯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坐定后,中年男人从兜里掏出个布袋,又从里面掏出两个小布袋,分别打开,拿出一大一小两个印章来,推到了周轩前面。

    材质相同,都是玉石,一方是椭圆形,一方是正方形。

    玉石呈现蜜黄色,润泽夺目,难以掩盖散发的贵族之气,周轩看着喜欢,拿在手里仔细观看,小小的玉石里面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秘密,一切摆在眼前,却又看不透。

    翻过印章,周轩更觉意外,椭圆形上面那个用篆书刻着周轩两个字,正方形那个刻着周彦士印四个字。

    只不过,雕刻篆书的水平一般,算是基本工整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字我已经拿去装裱,总觉得有些不对,事后才发现少了眉章和印章。这不,早些年收藏了两块玉石,不够好,一个有点皲裂,另外那个里外色差严重,字是我自己刻上去的,算是回赠吧!”中年男人客气道。

    瑕不掩瑜,周轩不认识这玉,但近几百年来,黄色向来是皇家专用,何况瑕疵也不是太明显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礼物实在是昂贵,周轩受之有愧。”周轩不舍的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?”那人反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上面已经刻了字,非你莫属。平白受你好处,我也是全身不自在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这?周轩犹豫片刻,道谢收下,看了又看,脸上掩饰不住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其他事情,今天就不多呆了。有时间一起吃个饭,坐下来好好聊聊。”中年男人提出告别。

    刚来就要走,周轩有点小失望,连忙起身相送,发现这一回中年男人是坐车来的,和濮梅一样,还有专门的司机。

    周轩对此不意外,中年男人器宇轩昂,当然不是等闲之辈。只不过对方不愿意透露身份,也不便多问。

    自从弄明白姜靓不算风尘女子后,周轩对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,经常一起吃饭,或者沿着马路散步。

    姜靓总是很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,周轩也坦然接受。听姜靓说,临海大学属于一类大学,教育质量没得说,集合了来自天南海北的青年才俊,帅哥可真多啊,有钱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就一样不好,学费太高,一年八千多。

    手里有点钱,除了学费,还有每日三餐也得消费,周轩感觉很有压力。

    但是,靠着几本书很难做到系统的学习,周轩早就下定决心要进学校读书,多余的时间再用于赚钱,总能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这天临近中午,周轩正在跟客人交流,红毛的电话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待会去找你啊!”

    “正忙着,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就快到了,知道你忙,这次带了三个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,以后手机拍个照片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啊,我让他们回去!轩哥,我个人找你有点事儿,一会儿就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电话里说就行!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吃了根玉米,吃完才知道是转基因的,将来会不会死啊?”

    “人总是会死的!”

    “没听明白,还是见面说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事儿啊,都听不懂人话,拒绝了还要厚着脸皮来,周轩不高兴了,挂了电话。然而他最后这句话让喜添贵子的客人很不痛快,“怎么说话呢,本来挺喜庆的事儿,什么死啊活了的!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实在对不住,不是跟你发火,是我一个朋友。”周轩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种态度对待朋友,你对我笑是装的吧?算了,不在你家取名了!”

    脾气暴躁又敏感的取名客人不悦离开,嘴里一直抱怨,当然一分钱也没给。给家有喜事儿的人心里添堵,那是很不道德的,周轩一直陪着笑脸送出去好远。

    这个红毛真可恶,周轩心里那叫一个懊恼,没看出来,他是这么琐碎的人。

    姜靓没来,也不到吃午饭的时间,越是着急赚钱,生意越发冷淡,周轩心里很闷。站在门口看着马路对面,马路不算宽,双行道,然而,他却始终没有跨越这条障碍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