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18章 斯水之神
    听着听着,中年男人便愣住了,看向周轩的眼神充满了笑意。音色不错,关键是周轩唱的可是标准五律音调,宫商角徵羽。

    古色古香,别有一番韵味,伴随口中悠扬的歌声,周轩挥动毛笔,如有神助。中年男人拿来大提斗笔,就是想要有气势的大字,却没想到,周轩用这样大的毛笔,还能写下规整的小字。

    汉隶一向以工整著称,也许是酒意作祟,周轩也放开了写,字迹顿时变得灵动起来,动静结合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斯水之神,名曰宓妃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……

    中年男人静静的观看,一言不发,心潮澎湃,好像在这一刻穿越了时空,看到了洛水神女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提上自己的名字,周轩把毛笔一扔,“嘿嘿,今天发挥还不错。大哥,请笑纳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激动地连连点头,这是曹植的洛神赋,辞藻华丽,行云流水,难以超越的一篇佳作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!”

    “曹子建才华横溢,有目共睹,确实写得好,诵读此赋,无不交口称赞。”周轩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字好。”中年男人强调。

    但是周轩却开始神游了,“我敬仰曹子建,只恨天人相隔,无缘得见,若能铜雀台上畅聊一番,也不枉此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同学,你还没有醒酒?”中年男人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一提到酒,周轩又开始眼皮打架,回到沙发上躺下,只听耳边有人问:“你叫周彦士?”

    “我叫周轩,彦士是字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有字。”中年男人笑了,“古人好似也有哪位皇帝字彦士,一时间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周轩醒来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,好像做了三个梦,吃火锅,见师父,书写洛神赋!

    想了好半天,能确定第二个才是梦,另外两件事是真的,不由心里懊恼。

    丑态百出,一定让那位先生讨厌透顶,失去了一位可以谈心的朋友,突然起他临走时最后那句话,周轩总觉得好像是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脑袋一阵响,三国时期一些回忆纷至沓来,管辂死后,周轩成为接班人的呼声最高,一边忙着师父葬礼,一边应对那些前来祝贺的大臣权贵。

    一道圣旨让他入宫,莫名其妙的被带到后廷,又稀里糊涂的与后妃有了瓜葛,落得悲惨结局。

    周轩一直想不通,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?

    曹芳被废为齐王,曹髦在司马师的扶持下继位,年纪比周轩还要小好几岁。周轩一直提防司马家族的势力,没怎么注意这个少年皇帝。

    彦士!不错,曹髦的字也是彦士!

    现在真相大白,曹髦厌恶周轩和他有同样的字,碍于管辂的影响力没有发威,等靠山一倒,便迫不及待的用一个十分拙劣的手段处置了周轩。

    唉,周轩不停叹息,要说治安,还是古代最乱,伴君如伴虎,天子高兴生气都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乔三这样的人在很多人眼中十分可恨,但在现代社会也不敢随便胡来。

    饭桌上随口答应的事情,被乔三当了真,第二天黄毛又来了,还带着被开除的红毛一起!

    “嘿嘿,轩哥,忙着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大黄兄弟。”周轩放下书本,看到红毛有些不解,红毛呲牙一笑,点头哈腰道:“轩哥,我是瘦虎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少往脸上贴金!”黄毛瞪了红毛一眼,说出来由。

    就是让周轩看看面相,这个红毛可不可用,这小子除了小聪明,其他特长一概没有,被乔三开除后,死乞白赖地又上门找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乔三架不住他软磨硬泡,最后答应,如果取名馆的周轩兄弟能同意,就让他回来。

    “轩哥,找份工作不容易,江湖安保公司正对我专业,求你开开尊口,让三哥留下我。”红毛可怜巴巴的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“你是,什么专业?”周轩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开挖掘机的!”

    “这和安保公司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手都伸得长啊!”

    “瞎说个屁啊,再贫嘴我直接撵出你去!”黄毛照着后脑勺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周轩哑然失笑,人都有长处,红毛也是如此,乐观脸皮厚,跟这样的人在一起,不会太闷。

    看长相,红毛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品行一般,但也不是大奸大恶之辈,打个下手什么的也合适。

    见周轩盯着自己看,就是不说话,红毛的汗都冒出来了,“轩哥,您大人大量,千万帮帮兄弟。哦,我知道了,轩哥还在记上次的仇,兄弟我就是纸糊的老虎,一捏就烂,从一开始就没想为难轩哥。”

    周轩暗自好笑,还是绷着脸没松口,录取可以,但得让这小子长个教训,珍惜重返岗位的机会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红毛越害怕,没志气的咧嘴就哭了,“轩哥,我错了,真的错了。上次真不该调戏你马子,那就是五十块钱的货,我这不是嘴贱嘛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刚从外面进来的姜靓上来就嚷嚷,眼睛瞪得溜圆。红毛直打自己的嘴,“姐姐,说秃噜嘴了,别往心里去!”

    姜靓怎么会不往心里去,脱下凉鞋就追着红毛抽,红毛啊啊大叫着在屋里转圈,最后又被逼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要过来,我真从这里跳下去!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姐姐,你比我还老呢!”

    楼上传来二人的打骂声,红毛威胁跳楼无效,夸张地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周轩下面听得热闹,呵呵直笑,黄毛问道:“轩哥,这红毛能留吗?”

    “并无大错,留下无妨。”周轩松口。

    黄毛却显得有些犹豫,“轩哥,不瞒你说,三哥这边也不松快,多个人多张嘴。红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咱可不能因为心软,就给自己添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大黄兄弟,安保公司靠着收取加盟费能维持几许?还得多找些长久的正经生意。做生意总要有人打下手,新来的需要磨合,况且红毛经这么一吓,以后必定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?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,也正因为红毛,我才能与三哥结识,这就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缘分,这话要让三哥听到,肯定能同意!”红毛又跑下楼来,衣服都被扯破了,不敢还手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