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14章 小有名气
    坐下来,翻开一本中国历史,周轩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,姜靓躺在沙发上摆弄一会儿手机,实在是无聊,没打招呼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看不清书上的字,周轩才发现夜幕降临了。

    二晋,南北朝,隋唐五代,宋元明清,周轩大致缕清了历史的脉络。一千八百年,居然发生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,还有这么多的朝代更迭。

    山呼万岁,华贺千秋,后来的朝代都没有超过大周朝八百年基业,令人感叹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多月开学,这么多书一下子看不完,周轩合上书本,揉揉有些酸胀的眼睛打算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抽屉里传出来震动声音,是手机。能有谁找自己,或许是姜靓打来的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,周轩一愣,二叔!

    江湖假术士,周德宽?

    如果周德宽要回来,那么自己又该去往何处?

    刚刚适应的环境就要改变,周轩有些沮丧,迷糊地弄错了方向,把手机的挂断当成了接听。

    周德宽坚持不懈地第二遍打过来,周轩深吸一口气,接听,学着别人的样子,喂?

    “大侄子啊!”一个中年男人的大嗓门传过来,还有呼呼的风声和女人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是我,周轩。”周轩硬着头皮答,心里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跟我还提名带姓的。”周德宽没听出来别的,又试探问:“那个,你在取名馆还挺好的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来找事儿的?”

    提到这茬,周轩就来气,明知有危险还把侄子留在这里,哪有这样的叔父!周轩口气也变得很冰冷,“你给濮梅女儿取了个烂名字,她带了三个人打我,都打吐血了,差点没打死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周德宽直哎呦,连声音也变得哽咽了,对这个侄子也并非一点感情都没有,带着哭腔,“我苦命的大侄子啊,后来呢,你咋给摆平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样,好言相劝,她也不敢真把我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就对了,法治时代,杀人要偿命的,给她俩胆儿也不敢!”周德宽底气又开始足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何时回来?”

    那头沉默,好久周德宽才嘿嘿笑:“那个,大侄子啊,我在马来西亚呢,这边的钱好赚。别跟别人说啊,我还勾搭上一个富婆,真有钱,正在帮我申请永久居住证,没有特殊情况呢,暂时就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啊?周轩一怔,剧情发生了有利逆转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你先别恼啊,我不是寻思你这么大了,过两年就该娶媳妇,当叔叔的怎么不给你封个大红包啊?我这都是为了你好。”周德宽笑嘻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叔叔,那你就好好享受生活吧!”周轩立刻改了口风,相当开心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轩长大了,知道理解长辈的难处了。取名馆租金到年底呢,你先住着就行,平时杂七杂八的女孩子少往回领,眼里只有钱,骗你没商量!”周德宽过来人口吻给侄子传授经验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!”周轩虽然这么说,还是觉得周德宽这句话最有水准,姜靓就是这样的女孩子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一楼墙上挂着的字符是骗人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说我差点儿忘了,那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护宅符!大师级的人亲自画的,还开了光,很灵验,千万别给我丢了!要是搬家什么的,一定给我收好。不聊了啊,美女有约,有事儿我再给你打电话,这个号以后不用了!”

    还没问清楚,嘟嘟嘟的提示音,周德宽挂断了。

    还大师级护宅符,分明就是害人符。

    保佑周德宽逃到了马来西亚,保佑他大侄子被人痛打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周轩死因不明,综合各方面因素分析,应该是昼夜颠倒作息不规律,加上沉迷游戏以及不良视频,棍棒之下情绪太过激动,导致暴卒。

    周轩乐见周德宽不回来,将一颗心放在肚子里,变得越发从容自信,背着手出去吃饭。小笼包、羊汤、炒菜吃不重样,依旧觉得面条最美味。

    空闲时间用来读书打拳,为了生计,周轩也没有放松本职工作,工工整整的写了“取名、看相、风水”六个字,贴在了门边上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在下面加上了五个字,不准不收钱!

    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被一手漂亮好字吸引,这种宣传方式没起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口碑却帮了大忙!

    之前来为儿子取名字的秦有志,请走了塑料貔貅,没多久就发了一笔小财。家族好事连连,他的大姨姐怀了三胎,听说此事,孩子还没出生,就来取名。

    男方姓梁,周轩给孩子取名梁朝瑞,又看出她心脏功能不太好,怀孕了,就不要出来走动,多静养。

    这女人就喜欢四处乱说,回去后将周轩说得神乎其神,重点强调,小伙子,太帅了,见了他就不追星了!

    闻风而动的妇女们,接二连三的来到取名馆,近距离打量帅哥相师,确实很帅。

    赚钱的事情,周轩表现得很有耐心,也不糊弄,逐一细心讲解。面对帅哥,又说得很开心,女人们出手很大方,红票子一张接一张。

    任何社会,都有贫富差距,有人囊中羞涩,有人一掷千金,周轩一视同仁,对待谁都很客气。

    周轩为了照顾生意,打出任凭打赏的招牌,来的人就更多了,还有的赖着不走,幸好有姜靓冷着脸往外撵。

    还有女人坏笑着提出能否看全相,就是不穿衣服哪里都看一遍。

    周轩当然不会答应,虽然这是个开放的社会,一旦传出去,生意就砸了,推说看脸就知道身上的情况,不用麻烦。

    姜靓几乎整天泡在这里,给周轩打下手,一趟趟从楼上把塑料貔貅搬下来。说实话,周轩认为这东西不会带来财运,可偏偏就有人死心眼非要买,也就随着他们了。

    每天给姜靓一张红票子,就让她乐颠颠地跟在身边,早上来,晚上走。姜靓学乖了,也不再乱要钱,因为她发现周轩不但认识了钱,而且,人越来越聪明,几乎不再问她问题。

    有一次,姜靓正寻思要去偷拿桌子底下的钱,就被周轩给事先点破了。

    一个傻子变聪明了,精的像只猴儿,而最让姜靓遗憾的是,周轩就是不碰她一下。可谁又在乎呢,有钱赚就好。

    一晃过去了半个月,周轩攒了一万块钱,还是很少,在这个城市里,还不够买一平米房子的,现在的房子是租的,早晚还是没地方住。

    财富是需要积累的,何况还有谋生的手段,周轩很满意当前的生活状况,只是他还不清楚,树大招风,有人在惦记着他赚的钱。

    有个黄毛小子经常在外面晃悠,有时还扒在门口往里看,等到周轩察觉不对时,那小子也不来了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