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12章 非字非画
    说话大喘气,姜靓道:“上哪儿去猜啊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人,太没有公德心了,天上掉下来一柄塑料的玩具刀,差点就把我扎个透心凉。”红毛这种人,居然也好意思这么评论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塑料刀就能吓成这样。”姜靓憋不住笑了,这小混混水平实在一般般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十层楼以上掉下来的,威力比真刀还厉害。老子在下面骂了好半天,没人搭腔,都开着窗户,确定不了是谁。”红毛道。

    周轩一直没说话,懒得搭理这种人,希望他赶紧走。

    红毛又问:“周师父,都说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我都经历了,以后没事儿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白虎随身不吉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掐算一下,哪天有灾,大不了在家打一天游戏。”红毛已经没了嚣张的样子,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!”周轩摆手。

    红毛问的话,涉及到占卜之道,周轩对此很精通,也是术士必修课之一。

    师父管辂在世之时曾经严厉教导过,无事不占卜,容易招来灾祸,除非遇到真正的大事,才可以净手焚香,开启卦局。

    正是遵循师父这条规矩,周轩进宫之前,才没有为自己算上一卦,否则就躲过去了,这也是命。

    还有,占卜需要用到年月日时所属的天干地支,周轩那时候用的是推算之法,这里有万年历。可是,周轩看了万年历后,觉得上面标注的有问题,不敢滥用。

    当然,他目前还不知道,这个时代有盗版一说。

    红毛见周轩推辞,不乐意了,“你想要钱?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像有钱人,不过好意提个醒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红毛盯着周轩看了一会儿,又回头看看墙上的电子表,七点三分,过了酉时,这才晃着膀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姜靓小心翼翼地来到门口,看着红毛走远了,连忙锁上了门,又把灯关了。

    “靓妹,你这是干什么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你沾上麻烦了,什么安保公司,挂羊头卖狗肉,他们就是地痞流氓,把保护费说成了加盟费。”姜靓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钱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砸玻璃的,还好你聪明,将这小子给糊弄走了,不然,我今晚就遭殃了。”姜靓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怕这个?”周轩问,作为一名有责任心的风尘女人,应该什么客人都接才对。

    “反正今天晚上我不走了,难保就会遇到他。”姜靓提出要求,“睡哪里都行,沙发、桌子上,地上,只要能收留一晚。”

    说得真可怜,周轩没反对,君子坐怀不乱,只要问心无愧,说出去也不怕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周轩过去拉好窗帘,跟姜靓一道上了楼,正好趁机试试,能不能再问点问题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手机是不是没充电啊?”姜靓拉开抽屉,按了几下手机。

    “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现在这社会,什么时候也离不开手机,万一有急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姜靓说着便拿出充电器,插在电源上,聊了一会儿,又把手机打开,屏幕亮了。周轩将这些步骤都记在脑子里,他对这个小东西好奇很久了,只是还不会使用。

    “喏,开机关机,接听挂断,这里面是一些应用软件。哦哦,这里有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慢点说,我得一样样适应。”

    周轩将手机接过来,在上面又点又划,原理很难解释,但操作上却简单得很,起码比奇门遁甲要容易。

    嗡嗡嗡,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吓得周轩差点没扔掉。

    “呆子,我给你打的,接听下试试。”姜靓笑嘻嘻,她的手机放在了耳朵边。

    尝试着划拨一下,然后放在耳朵边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周轩耳朵响起炸雷,姜靓却哈哈大笑,恶作剧很成功。

    “没个轻重,这样会害我耳聋的。”周轩提出抗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钱赚,我还不寻点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姜靓笑个不停,完全忘了刚才红毛来访。古代大小姐,一般是规规矩矩,笑不露齿,而且动不动就强说愁,相比较之下,显得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,觉得我很美?”

    又来了。

    周轩低头继续摆弄手机,翻出一个带有三角号指示的,随手一点,里面立刻出现不堪的画面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姜靓立刻感兴趣地凑了过来,“什么声音,快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非礼勿视!”

    周轩不知道怎么关闭,直接关机了。

    古代也没有那么封闭,圣上能看的版本外面找不到,但私底下也会有些私人描绘的图册流传,好哥们之间的最佳礼物就是这玩意儿。

    那种快被翻烂的图册,被当做宝贝私藏,没事儿时偷偷拿出来观看。

    这个可以留着,以后慢慢看。

    周轩不想跟姜靓纠缠,下楼去看书睡觉,姜靓怎么睡也不管,反正他可以睡沙发。

    事实上,姜靓打开了电脑,当成了网吧,熬红了眼睛,玩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早上,周轩还没醒,姜靓就开门走了,急忙回宿舍补觉。

    快到晚饭,一名中年男子背着手走了进来,看不出具体年纪,因为这里的人普遍比较显年轻,都不留胡子。

    一身书香气息,彬彬有礼,但又不乏威严,五官非常有型,眉毛带彩,鼻子高隆,周轩断定这人应该是个文官。

    “先生,有何贵干?”周轩礼貌起身问。

    “哦,只是路过看看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没看周轩,他陪着爱人逛街,此时爱人正在对面一家服装店选衣服,他却隔着窗户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字。

    “这墙上挂的,非字非画,可否讲解一下?”中年男人斯斯文文的,说话口气倒像是古代人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恰恰不认得上面的字。”周轩诚实回答。

    哦?中年男人扬眉,这才注意到取名馆老板是名年轻人,口气里还带着几分责备,“怎么年纪轻轻的干起这行?”

    实际上周轩十岁就被师父养着,早就干这行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这是我叔叔的生意,暑假无事,帮忙看着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名学生,假期打工值得赞赏,但在这里能有什么前途?”中年男人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前途茫然,能在当下活明白就很不易。”

    周轩感叹一句,迄今为止,他的活动范围也就是一条女人街而已,哪有资格谈前途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业压力确实很大,作为生活历练也不算是错,毕竟可以接触到形形色/色的人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安慰一句,又开始研究上面的字,久久不动,只是这份不罢休的钻研精神就让周轩敬佩。

    “先生,可否看出些什么来?”周轩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