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05章 在一起不方便
    怎么跟个傻子上了床!

    姜靓早就烦透了,姿态不雅地坐在她口中所说的沙发上,摆着小手:“五百块钱就想累死我啊,以后必须是有偿服务。哦,你不懂,就是拿钱来,我才回答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没带银两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银子,花不出去,还要去银行兑换,这东西就行。”姜靓从裤兜里,扯出了一张红票子。

    周轩懂了,这就是这里的流通货币,难怪这风尘女子这么喜欢。

    正在发愁如何弄到钱,有人推门进来了,一名三十出头的男人,方头大脸,长相憨厚。

    “周师父在吗?”男人问。

    “本人周轩。”

    “好年轻啊,跟朋友说的不太一样。”中年男人有些犹豫,介绍人说,周师父应该是古装打扮,留着胡子,这分明就是个愣头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有志不分年岁,这位兄台,眼下田宅宫泛出亮黄之色,必然家中喜添男丁,从颜色判断,一月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啊!”中年男人竖起了大拇指,“呵呵,我家三代单传,这是大喜事,所以,前来求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姜靓见周轩说得有模有样,好奇地站起来打量中年男人,“周轩,我怎么没看出亮黄色。”

    “观色之法,我可是跟师父学了五年,岂能随便掌握。”周轩摆手,不理姜靓,“兄台,敢问大名?”

    “秦有志!”

    “孩子重量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正好八斤八两。”

    周轩没问孩子的生辰时间,他都搞不懂现在是何年何月,天干地支更是无从推断,略微沉吟了一下,开口道:“师父曾传授给我对时取名之法,眼下应该是午时,对应则为子时,有道是择时不如撞时,孩子取名秦子坤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哪几个字?”秦有志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笔墨纸砚在哪里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可能要有钱赚,姜靓表现得很积极,起身在大桌子下面一通翻腾,还真就找出了毛笔和一瓶墨汁,还有一沓大白纸。

    一边铺纸,姜靓低声说,“周轩,昆字不对吧,上面是日,下面是比,内涵很深。”

    她这种人,脑子里没好词,凡事儿都容易想偏了。

    周轩也不理她,提笔就写,秦子坤三个大字,落在纸上。

    姜靓惊愕地捂住了嘴巴,秦有志也是一脸吃惊,不是因为别的,周轩的书法简直绝了,一笔一划都是如此完美。

    姜靓又掏出人民币,对比一下,正是上面印的那种书法。她哪里知道,周轩写的就是正宗的汉隶。

    “周师父,请解释下名字的含义,别人问起来,也好有个说法。”秦有志搓着手问,这个名字他看着就喜欢。

    “秦,三人同心,其利断金。子,十二地支之首,阳气初生,福禄越聚越多。坤,大地之意,厚德载物,其数为八,正与孩子的八斤契合,三字组合,大吉!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名字,谢谢周师父。”秦有志大乐,还是没太听懂,又让周轩将名字的释义写在纸上,书法完全值得珍藏。

    秦有志拿着墨迹未干的白纸,兴高采烈起身就要走,被姜靓给拦住,“喂,还没给钱哪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一高兴给忘了,对不住了。周师父,多少钱?”秦有志掏出钱包,里面一沓红票票。

    周轩知道这是钱,却不清楚怎么换算,却看到姜靓冲他悄悄竖起两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哦,二钱即可。”周轩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秦有志惊讶地直嚷嚷:“取个名字就两千块,咱不是大款,钱都是用汗珠子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姜靓直咧嘴,一个劲朝这边挤眼睛,周轩想了想,更正道:“二钱就是,两张红色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吓我一跳。不错,价钱公道!看你这么实在,我就再请个发财貔貅吧。”秦有志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姜靓连忙又暗中竖起三根手指头,周轩说道:“那个嘛,三张!”

    秦有志痛快地抽出五百块钱,递给周轩,姜靓见有钱赚,跑得比兔子还快,上楼取了个塑料貔貅下来。

    秦有志抱着貔貅,一再道谢,哼着小曲儿走了。

    “哇,周轩,你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啊,我简直爱死你了。”姜靓蹦过来就要搂脖子,周轩连忙躲开,扬起手里的红票票,“这些可以给你,但我需要知道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什么都好办!”姜靓雀跃着将五百块抢过去,顺道亲了一口周轩。

    咕噜噜,周轩肚皮开始抗议,好饿,想要吃东西,姜靓大方道,“今天我请客,等着啊,我去买个全家桶!”

    屋内安静了下来,周轩走到书架前方,随手拿起一本,封面上的四个字认识俩,三和演。

    翻看里面的内容,却让他吃了一惊,一些字还是认识的,曹操!葛亮!司懿!

    曹操!诸葛亮!司马懿!

    很难描述周轩内心的震撼,如果没猜错的话,这本书可能叫做《三国演义》!

    一目十行地快速翻看,周轩看到了最熟悉的名字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管辂!

    没错,上面写的就是师父,断断续续地www.yuehuatai.com,他更是觉得不可思议,师父怎么会跟太祖在一起?

    太祖薨,师父才是个十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脑袋嗡嗡响,师父还没下葬,关于他的传记就已经出来了,显然不正常。其余的书,大半都是风水相术卜筮类的书籍,著作人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透过缝隙,周轩发现还有本发黄的书藏在后面,挪开前面的书,小心地取出来,书很旧,一定经常翻看,也许是某个秘笈。

    翻开一页,四个字映入眼帘,《金瓶图解》,再继续翻看,周轩只觉得气血上涌,面红耳赤,没几个字,全部图,线条勾勒的一对对不穿衣的男女,各种搂抱的姿势。

    这种书只有圣上才能看,居然流落民间,这到底是什么年代?

    “亲爱的小轩轩,我回来喽!”

    是姜靓,周轩连忙将画册藏好,两人坐下来,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汉堡鸡块鸡翅可乐,一堆稀奇古怪的食物名称,周轩早就饿了,抓起来就吃,美味,宫廷的大厨也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很快,桶空了,周轩也只是半饱。

    “姜靓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靓妹。”

    “靓妹,你,知道管辂吗?”

    “哪个系的啊?”

    姜靓打着饱嗝,一看就不知道,周轩想了想,又问:“那曹操,诸葛亮,司马懿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三国时候的嘛,我也是历史系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就说说三国吧!”周轩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