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04章 假冒校花
    周轩脑袋生疼,麻烦还真不少,急忙摆手,“姑娘,师规严厉,从不允许我进入风月场所,我当真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前天晚上还贱皮贱脸的给我洗脚,叫媳妇呢!”女孩儿嘲讽道:“难怪被人打,又欠了别人的风流债了吧?老娘也认识不少人,非得卸了你那惹事儿的玩意儿不可!你等着!”

    女孩儿气鼓鼓的说着就往外走,小拳头握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冤家宜解不宜结,周轩可不想再挨打,连忙拉住女孩儿的胳膊,两人拉扯了好一会儿,女孩儿才呼呼气喘坐下,胸前一对玉兔更不老实了,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“姑娘,别生气。唉,实不相瞒,我都不知道身在何处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女孩儿才不听他解释,闹吵着又要往外走,斜眼儿看到桌子上的五张红票票,立刻停住了。

    周轩术士出身,看得明白,女孩儿眼中全是贪婪之色,她喜欢这个!

    “都拿去吧!”周轩大方道。

    “谁稀罕!”女孩儿嘴里说着,下手可不慢,麻溜地揣起来,又笑了,手指点着周轩的脑门,“就知道你跟我闹着玩儿,晚上可要好好补偿我。”

    周轩讪笑,一脸诚恳道:“姑娘,我对天发誓,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或许,这里坏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指着脑袋,女孩儿歪头看了好半天,终于有点信了,凑近问:“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一点印象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被打傻了。总得记得是谁打的你,得跟他要医疗费啊,最好多讹一点儿。威胁他,要是不给,咱们就报警,把事儿闹大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的意思跟壮汉的提醒正好相反,周轩却更愿意相信壮汉,不去招惹那个实力很大的梅姐。

    “也是不记得。”周轩摇头。

    讹钱的想法被女孩儿暂时放下,眼珠滴溜溜直转,笑着开口介绍,“我是姜靓,你的女朋友,咱们都是临海大学历史系三年级的学生,不在一个班,现在是暑假期间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朋友,刚才便是误会一场,请多担待。”周轩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普通朋友,是上过床的女朋友,你的功夫嘛!马马虎虎算是过得去。”姜靓咯咯坏笑。

    “我常年习武不假,可惜目前腿脚酸软,尚需重新捡起。”周轩理解错了功夫的意思,当成了武功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还记得我是校花吗?”姜靓一脸奸笑。

    “校花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全校最好看的啊!”

    哦,周轩明白了,却认为这条信息是假的,说实话,姜靓都没有梅姐长得好看,而且眼神飘忽,说谎的行家。

    两人一问一答,头顶不是夜明珠,叫做电灯,家家户户都有,这个是最廉价的,桌上的方盒子叫显示器,能够出现图像,当今是网络社会,等于千里眼。

    键盘、机箱、鼠标、矿泉水瓶,每个词汇都是新鲜的,姜靓拉开抽屉,翻出了手机,左右滑动可以接听或者拒绝传音,需要经常充电。

    “你啊,整天抱着电脑玩游戏,这两天老说胸口疼,小心死在键盘上。”姜靓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先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周轩认真倾听,却发现过目不忘的本领消失了,信息太多,记不清楚,连忙叫停,四处翻腾着找毛笔和砚台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纸笔?”

    “什么纸笔啊,你先去卫生间把脸洗了,看着就恶心。”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,姜靓才懒得搭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。

    周轩被推着下了楼,姜靓打开一扇门,啪叽开了灯,里面很干净,墙壁上贴着白色的石片。

    “摸什么,那是瓷砖。”姜靓道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凹槽的台子,墙壁上还有面镜子,室内还有个白瓷水桶,一侧挂着个长杆的扁平脑袋的东西。

    周轩茫然看看四周,“哪里有水?”

    “都进你脑子里了!”姜靓不耐烦地戳了周轩脑袋一下,“笨死你算了,实在不行去找医生看看,丑话说前头,我可不会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兴许过几日就好,无妨。”周轩故作轻松。

    姜靓翻着白眼儿扒拉一下台子上的铁片,水流哗哗流淌下来,周轩暗呼神奇,连忙用手接住好好的把脸洗了。

    抬起头看着镜子里,周轩瞬间呆住了,这是自己吗?

    似是而非!

    猛一看很像,但又不是,好像更英俊更年轻,下巴光溜溜的,没有一根胡须,是不是脸上有淤肿的原因?

    正想的入神,肩头靠过来一个小脑袋,姜靓紧贴着周轩,娇声道:“你啊,穷鬼一个,要不是看你长得还行,我才懒得理你!”

    姜靓身体温度在升高,眼神变得迷离,香气扑鼻,一只小手竟然还摸在屁股上。

    鸡皮疙瘩冒了出来,周轩身体僵直一下,连忙躲闪。

    不可,不可!

    “不渴就好,这水也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姜靓坏笑着又逼近,周轩却觉得小腹胀痛,微微弯下腰,小声问:“姜靓姑娘,请问茅厕何在?”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啊!”居然傻到这种地步,姜靓无聊地指指那个白瓷水桶。

    “这物件长在地上,如何清理?”周轩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不会连尿尿都不会了吧?”姜靓直拍脑门,“你赚到了,五百块问了这么多问题。算了,算了,我给你演示一遍。首先,这东西叫马桶!”

    姜靓将周轩一把推开,动手就解自己的短裤,周轩连忙捂着眼睛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捂着眼可就什么都看不着了,憋死你!”

    姜靓咬牙诅咒一句,然后将短裤往下褪了褪,放下了圆圈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好白!好圆!

    周轩喉结蠕动,脸上发烧,长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见到女人的那里。

    嘶嘶的水声过后,姜靓回头按了一下,哗啦啦更大水声,她这才慢吞吞地提起裤子,白了周轩一眼,“傻样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周轩上前看了看马桶,浅浅的一汪水,更大的水流不知道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“会了吗?”姜靓甩甩手,到水台那里洗洗手,“妈蛋,我都被你带傻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新奇,但是不难,周轩心里有了底。

    甩着手上的水渍,姜靓来到跟前,双臂交叉胸前,“尿吧!”

    “还请姜靓姑娘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智商情商全是零。”

    姜靓呸了一口,摔门出去了,周轩迫不及待地解开裤子,有样学样的坐在马桶上,尿完了,一身轻松。

    “别尿外面!”

    姜靓突然在外面大声喊了一句,吓得周轩一个激灵,这女子太放肆,全无半点礼义廉耻。

    周轩被姜靓误导了,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是坐在马桶上撒尿。

    离开姜靓口中的卫生间,周轩又问:“姑娘,可否告知这里究竟是何处?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