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02章 怀上了男孩儿
    周轩摆摆手,嗓子干的冒火,又喝了口水,这才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性命危险,从名字和月份判断,贵女多才,只需要将中间一字换掉,烦恼便可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要换什么字?”美妇有些急了,小小禾苗火上烤,那还得了!

    “中间换成沐浴的沐字,有水滋养,禾苗无忧,且水边木字,代表安定,夏日遮阳,便可专心学问,将来或可名扬天下。”

    姬沐香!

    这名字怎么听都很顺耳,美妇终于露出个笑模样,刚要答应,旁边的一名壮汉提醒道:“姐,不能再被忽悠了,他要这么牛逼,怎么没算出今天有灾?”

    对啊!这可能也是个小骗子,靠着几句话就想吞了那一万块,没门儿!美妇收了笑脸,“你小子又在骗我对吧?”

    “师父教诲过,术士之道即为天道,信口开河,必遭天谴。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誓言都不如个屁,连味儿都没有!”美妇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切莫动怒,若是不信,那我便为夫人看相,立刻应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看相?”

    周轩微微一笑,“风水家宅,看相占卜,乃是我辈术士安身立命之本,本人虽然不才,却也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吧,记得说好听点。”

    周轩详细打量美妇,唇红齿白,姿色不俗,非但生在富贵人家,也嫁了个好夫婿。要挑重要的说,缓缓开口道:“夫人鼻头黄云初长,眉梢彩霞明艳,眼下田宅宫微凸,已有身孕之相,且是个男孩,与此女正凑成好字,夫人福气着实不浅啊。”

    美妇闻言,心中惊讶,直盯着周轩足有五秒,不敢相信地问,“你的意思是我又怀孕了,还是个男孩?”

    豪门太太不好当,生个男孩非常重要,这一直是美妇的心病,努力了一年多,别说是儿子,连怀都没怀上。

    “绝不会有错,此子必子承父业,壮大富贵。”周轩神色认真。

    算日子,经期还真超了几天,美妇坐不住了,立刻就准备去医院,“小子,你说的要是真的,那这笔钱就算了。如果你敢骗我,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周某看相从不失手,而且,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安胎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真有孩子才能用上!”美妇留下一个壮汉看着周轩,带着另外两人,急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周轩对比留下的壮汉打扮,摸索着将短袖衫和裤子穿好,这才起身打量整个房间,壮汉则抱着膀子寸步不离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太极图,猛一看有模有样,其实方位都画错了。室内一张长条桌子,还有几把椅子,铁管的结构。

    桌子上有个周周正正的屏幕,上面是妖娆女子的逼真画像,基本等于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非礼勿视,周轩连忙把头别向一处,却看到墙角堆放着个箱子,半敞开着。

    里面竟然全都是琉璃貔貅,足有十几个,比刚才壮汉要砸的那个还大。

    弯腰拿起一个,手感不对,重量更不对,很轻,从未见过的材质。对着窗口阳光观看,模糊一片,不透光,唉,假的。

    然而,窗外的景致还是吸引了周轩,蓝天白云阳光,能活着看到,真好。

    看大树高度,应该在二层楼位置。迎着光亮,获得新生的周轩大步走过去,刚探头,嘭的一声,脑袋撞到了东西。

    哎呦,周轩倒退一步,踩到了壮汉的脚。

    “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对不住,被水玉碰了头,见笑。”周轩拱手道歉。

    “什么水玉,那是玻璃!”壮汉哭笑不得,“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真的傻了,什么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周轩不说话,盯着壮汉瞧,把对方给看毛了,“喂,看什么呢,怪瘆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可是坐过牢?”周轩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这回轮到壮汉懵了,他不是本地人,坐过牢的事情,知情人不多。

    “眉梢散乱,且有断痕,多半会有牢狱之灾。”周轩还有句话没说,都是短发,削发之刑嘛!

    “唉,你蒙对了。因为打架,吃过一年多的牢饭。”壮汉直摇头。

    同病相怜,都是坐过牢的人,周轩招呼他一起坐下,又问:“兄台,看你气色暗沉,这些日子想必不顺,不久前应该股有伤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鼓了?”壮汉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周轩指了指自己的屁股位置。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壮汉猛地一拍大腿,“神了,这都能看出来!是被我媳妇用刀扎的,坐下来就疼。是她告诉你的啊,不对,不对,我媳妇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出这个并不难。鼻翼处有月牙状隐痕,此为艮宫,对应正是股部。”周轩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壮汉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想不通脸和屁股的对应关系,但还是来了兴趣,嘿嘿笑问:“小兄弟,真有两下子,你还能从我脸上看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有什么不好吗?”壮汉额头立刻冒出冷汗来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周轩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讲我不踏实啊,说吧,我能承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鼻头发白,双眼无神,肾气亏虚,兄台,恕我冒昧,你似有不举之症。”

    壮汉愣了,嘴巴张得老大,半天没合拢,扔掉木棒,半躬着腿握住了周轩的手:“小兄弟,我服了你了,这也是我最大的心病啊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有两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,这两年最严重,没少被媳妇骂,这鼓起来的伤就是因为这个。小兄弟,你好人做到底,有没有个医治的法子啊?”

    “有!”周轩回答很干脆:“配合腹部呼吸,每日习练深蹲之法一百零八次,久久练习,必有奇效,夜战九妻,亦不在话下!此法乃张长沙所创,已得验证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一妻就够了!”壮汉满眼都是小星星,又不放心地问:“这个张长沙靠谱吗?”

    “此人乃神医,本名张仲景,你听我的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仲景也不认识,壮汉心里却觉得敞亮多了,瞧人家这心胸,揍的眼睛鼻子挤到一起,还热心帮助他人。

    没说的,卦不走空,壮汉掏出五百元塞到周轩手里,通红的票子,不认识,周轩推辞道:“师父定下的规矩,平常人家,只收五钱。”

    五千!

    壮汉摸摸兜,尴尬地直挠头,赔笑道:“干我们这行的,有一顿没一顿的,哪有那么多闲钱。”

    哦,这些红票子还不到五钱,周轩大方道:“有心意便好,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帮我这么大忙,我也不能亏了你。那个梅姐千万不能惹,她男人是咱们市的,这个。”壮汉竖起一根大拇指,压低声音道:“最大的富豪,家里花不完的钱,黑白两道都走得通,以后可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兄台提醒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叮当当的响声,壮汉连忙从裤子里摸出个银色砖头,一看立刻嘘声道:“别说话,是梅姐打来的。喂,梅姐啊!”

    PS:继续求海选票,网页或客户端有个网络文学联赛,点击支持,简单点就是长按图标下方二维码,关注即可送票!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