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805章 咖啡屋
    事后,周轩联系了闫平川,将这一情况说明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有疑问,但这个调查结果还是让闫平川愤懑不已,利用造福人类的科技害人,违背了科学家的准则,绝不姑息。

    好在贤士集团对智心控股,基地就设立在临海大学,而且绝大部分科技工作者都是不知情的,周轩有信心摧毁对方的不良意图。

    周轩去基地的频率不高,开始是三天去一次,后来是一周,最后告诉保罗说:“保罗,恐怕要辛苦你了,影视城要拍电视剧,我也有角色,这段时间可能过来就比较少了。”

    保罗不动声色,但眼中一闪而过的欣喜还是被周轩捕捉到了,保罗说道:“周董,这个项目不需要您亲力亲为,集团过来人看着即可。”

    周轩却摆摆手,“不瞒你说,集团懂科技的人不多,来了也是走马观花。暗物质的工作人员都在观象山,我信得过你们!”

    保罗笑了,“一定不会辜负周董的信任,也很期待有您参与的电视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要不要也来个角色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必要了吧,我不会演戏。”保罗摇摇头。

    魅影个个都是伪装高手,周轩心中鄙夷,却笑着握手和保罗再见,吹着口哨走了,看着刘浪毕恭毕敬的替他打开车门扬长而去,保罗露出鄙夷的笑容。

    没有外界宣传的那么精明,很像是个登徒子。就算周轩比其他年轻人优秀些,但名誉满天飞,又坐拥近千亿的集团,换谁也该膨胀了!

    哼,拍戏去吧,最好沉迷其中,永远不要出来。

    “头儿,集装箱到了。”一名强壮的男人过来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去盯着取回来,不要弄坏。”

    强壮男人刚要走,保罗又喊住他,“等等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周轩还没回到公司,信息来了,保罗亲自去接货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但集装箱用来的,应该是个大件。

    周轩冷笑,这种搬运的活计还轮不到保罗去干,回复信息只有两个字,盯紧。

    消息从临海大学又发到了物流中心,那里有乔三安排的小兄弟,途中也有人跟着,自以为是的保罗其实已经暴露在周轩延长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轩,怎么这两天都闷闷不乐的?”晚上,虞江舟递过来一杯咖啡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”周轩喝了一口便放下了,更是心事重重的样子,虞江舟将手搭在他的手背上,柔声道:“轩,事到如今,你还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?”

    “江舟,我不能再失去了,必要时会告诉你,但现在将一切都交给我好吗?”

    看着周轩凝重的表情,虞江舟隐隐猜到应该和魅影组织有关,“是,智心真的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去睡吧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周轩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不否定便是肯定,虞江舟懂了,没有再追问。

    因为魅影,罗雨凝的声音几次被魅音,也就是庄小艾所利用。也因为魅影,陶宝儿杀人被警方带走,还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,好久才出来。

    更是因为魅影,周轩痛失未婚妻苗霖!

    周轩认为,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疏忽造成的,没有保持足够的警惕。现在,他的身边又有了虞江舟,周轩如果再让她有所闪失,恐怕只能以死谢罪了。

    罗雨凝远离,苗霖远行,还有一人,便是陶宝儿,周轩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。

    周末,周轩开车来到咖啡屋,从外面看,这里都是整条街最为干净的地方,别墅造型的尖房顶看上去像是一尘不染,门前大理石台阶居然擦拭的温润如玉,泛着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咖啡屋很干净,柔和温暖的灯光,大厅布局没有规律,有的用鹅黄色轻纱隔开,有的则是拐角型的鱼缸,还有的是花丛中,看起来别有风味。

    陶宝儿就在,坐在一角低头看着手机,这是一个洁白的软皮沙发,只是看她窝在里面的姿势,便觉得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沙发很大,足够两人坐下,周轩紧挨着她坐下,陶宝儿也没有抬头,冷冷道:“那么多空地方,别脏了我的角落。”

    周轩笑而不语,招手示意服务生过来,要点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服务生愣是没敢动,老板没发话啊!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”陶宝儿怒了,杏眼圆瞪抬起头,却突然呆住了,小手暗中掐了一把大腿,眼前正是周轩,她很想很想见到的男人。

    轩!

    轻呼一声,陶宝儿抱住了周轩的腰,将头埋在他的怀里,一动不动,服务生连忙侧过身,将轻纱替他们拉好。

    陶宝儿一言不发,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蜷缩着柔软的身体,一头秀发在白色沙发上铺散开来,在阳光下发出暗红色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周轩想到了身穿白大褂的满宏身上凝固的血,那是罪恶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轩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又一声呼唤,将周轩的神识从远处拉回来,嗯?

    “航海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心里更苦。”

    “轩,我不奢望见到你,每天都在想你。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将陶宝儿轻轻扶起,歉意道:“对不起,现在才来看你。店里生意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,这些顾客似乎对我很宽容。今年原材料上涨,整体价格我提高了三成,居然没有一个人向我抱怨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耸耸肩膀,或许有抱怨声,她独处一角,没有听到心里去。陶宝儿的心,不在生意上,也更不在咖啡屋。

    “对了宝儿,跟父母还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周轩问,他指的是异国的那对老夫妇,失去父母的陶宝儿受到精神刺激,自己捏造了一个假象,父母还活着,都在国外,她拨打了一个远洋电话,没想到却接通后,更为离奇的是,对方是一个声音和妈妈很相像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啊,一直有联系,爸妈还希望你去国外的时候去家里做客呢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讲,今年爸爸的身体不是太好,住过一次院,怕她担心,出院后才说告诉她的。周轩安静的聆听,内心也非常感动,多么特别的家庭,却和许许多多正常的家庭一样,慈爱与孝道并存。

    “轩,下次你出国带着我好吗?我有病,不能随便出国。”陶宝儿小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