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807章 哈依德来访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怎么讲?”周轩笑了,帮一个女人生孩子,太过暧昧,而谷幽兰矜持高傲,又不像是自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聪明,有些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。”谷幽兰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你是个善良的男人,不会为难我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谷幽兰眼中泪花滚滚,顷刻间变得凄楚可怜,哀怨无助,没有半点成功女商人的自信。琢磨着谷幽兰的话,周轩恍然大悟,她交往的这个男人应该和自己相识的,还关系亲密可以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谷幽兰放下尊严,希望通过周轩与既爱又恨的男人沟通,她什么都不要,只想要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今天巧了,看到你突然有了这个念头。”谷幽兰自嘲道,显然这一刻有些后悔,她对周轩说了太多隐藏的秘密。人无非也是更擅于隐藏的动物,可一旦暴露情绪,再难伪装。

    “谷老板,看相没有问题,可是,我现在有些怀疑自己的水平,也许看得并不准。”周轩黯然道,自认看相从无差错,却连深爱的未婚妻都没有看准,这是老天对他最大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整个临海,还有比你水平更高的吗?周轩,我也有些资产,可以投资贤士,或者成为集团一员。如果这样都不行,我立刻就走。”谷幽兰说完,又是凄楚一笑,“人啊,就是这么奇怪,为了得到钱,可以将所有抛诸脑后,可是得到了一切,却愿意换一份平庸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亏待加入贤士的任何企业。谷老板,你子孙宫隐有两条暗纹,命中该有两子,且子孙纹弧度均匀,色泽黄润,意味着两子相貌英俊才能不凡。”周轩坦言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谷幽兰不可置信问。

    “面相是这样,但我已经无法保证准确性了!”

    周轩刚说完,谷幽兰双手握住了周轩的手,眼里发出光彩,“我就知道,你是我的贵人。周轩,我觉得你一定能帮助我!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该得到的。谷老板,我说这些是为了感谢你照顾宝儿,加入贤士等你考虑成熟后再来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告别,谷幽兰却站在远处,心情依然很激动。清冷无望的守着一个男人,可是命运却安排两个男人来陪伴她,真的会这样吗?

    一边开车,周轩在大脑里将临海有头脸的男人过滤了个遍,要说姬盛可能性不小,这个姐夫最是三心二意,濮梅跋扈,但要不是给他生了一对儿女,也不一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但是话说回来,谷幽兰是对那个男人有感情的,或者是一种敬畏,而且她眼光高,不会看上姬盛。

    还得是和周轩熟悉的人物,终于,一个人的形象明朗起来,刘志!

    试问,在临海商界,能与刘志比肩的还能有谁?说起来,刘志长相不算出众,又不喜装扮,为人十分低调。但临海大型企业的半壁江山都是俱乐部会员,直到现在,刘志的实力都是无法撼动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轩也苦笑一下,这个大哥,霸道总裁,如果换了别人去说,肯定是翻脸无情。即使是周轩,也不会贸然提及,像他这种说一不二的性格,不合适的场合说了不合适的话,只怕谷幽兰这辈子都见不到刘志,岂不是帮了倒忙?

    “轩,在哪里呢?”虞江舟打来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刚从宝儿那里回来,正往家赶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到公司吧,可能又要有喜事了!”

    “好,见面再说!”

    一路开车来到创富大厦,楼下又出现了四辆防弹越野,还有气场强大的黑超保镖,不过从数量看没有菲勒和南宫新月到来时的多。

    这又是哪个重要人物到访?

    刚走出电梯,虞江舟迎了过来,“有个迪拜的人过来找你,但我没记住名字,好长。”

    “嗨,周董!”

    一名男人招手打招呼,周轩笑了,是哈依德,迪拜伯塔酒店的总经理,周轩从英国回来时正是搭乘王子的专机。

    说实话,哈依德的全名,周轩也没记住,那是相当长了。“哈依德先生,欢迎!”

    “哦,你看上去比上一次还要英俊,一定是美丽的姑娘才能把你照顾这么好。”哈依德笑道。

    “错,是个丑小子。”管清歪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管清也长高了,都快要赶上你师父了!”

    说笑着进去坐下,管清问道:“这次又是替王子接哪个表妹啊?”

    “是王子十四姨母家的五公主,当然,我来这里才是主要目的,顺便把在日本旅游的公主接回去。”哈依德说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你能来看我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为了合作嘛,周董上次说好的事情,什么时候动工?”哈依德问道,说着还打开了公文包,拿出了不少财务单据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周轩愣住了,上次在飞机上,他们吃饭品酒游泳然后睡了一觉,还有什么?

    “啊,哈哈,周董可真幽默,一定是搞定了对不对?”哈依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好像是填海造楼的事情。”管清提醒。

    周轩这才想起来,但又觉得不可思议,当时只是随口一说,并没有敲定,哈依德怎么就着急起来,“这件事情啊,我回来之后,还没有去咨询有关部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哈依德吃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,不可置信道:“周董,我们已经商量好的事情,你怎么都没有去做呢?我知道贤士的意思,你怎么连起码的诚信都没有?”

    哈依德看起来很懊恼,那感觉就像是周轩违约,贤士集团欺骗了他,倒让周轩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管清不高兴了,“怎么说话呢,这么大事,得政府同意才行。双方又没有约定合同,也没有交付首款,更没有项目策划书,你让俺师父拿什么跟政府谈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谈话不就是最好的合同吗?”哈依德嗓门更高了,理直气壮那种。

    虞江舟终于听出来了,迪拜要在临海建造酒店,这可是好事,和气的解释道:“哈依德先生,请不要着急。这是两国习惯的差异,我们都是确定双方意向,最好是落实合同再去进行下一步操作。毕竟,建造这样的酒店是巨额投资,不能草率。”

    “太麻烦了,我们的投资向来这么草率啊!”

    哈依德理直气壮,周轩三人无语,虞江舟给他使了个眼色,周轩清清嗓子,“不好意思哈依德先生,这事儿怪我,这样吧,周一,我就去市里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哈依德又着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