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810章 九泉山
    虞江舟却对丰择带着几分怨气,年纪一大把了,说话不算数。

    “丰总,你有什么事儿急着找周董啊?”虞江舟哼笑问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正在准备材料,加入贤士集团嘛。这事儿,咱们早就谈过的。”丰择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材料在哪儿呢,交给我吧!”虞江舟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丰择有些尴尬,找了个借口,“有两位经理在外地,还没有签字,不过,我保证,三天内一定将材料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哼,虞江舟没再吭声,周轩笑道:“丰总,不用那么着急,给你一周准备时间吧,做到没有遗漏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多谢周董。”丰择擦了把冷汗,都是场面上混过的人,虞江舟的不满他也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吃顿饭,便有酒店想要加入贤士,让哈依德也对周轩刮目相看,在临海,周轩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。

    送走周轩,丰择脸色有点白,差点都要虚脱了。经理扶着他,不解问道:“丰总,就算在临海再建一个伯塔,那也是带动整体的繁荣,咱们凯旋应该赚得更多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或许对于金源酒店是这样的,但平衡这个世界的还有女性的感性思维,看虞总表情就知道了,伯塔建起来,咱们凯旋就要落寞了。”丰择叹口气,微微摇头:“我自认识人有术,也看好周轩,但他的发展还是远远超出我的想象。及早加入贤士,将来也能分得一杯羹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懂了,丰总。”

    路上,虞江舟也开始小声抱怨,“轩,这种言而无信的小人,就不能信他!何况,贤士今非昔比,不是谁想加入就能加入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别人还可以,丰总可不是小人,他勤俭好学,凯旋大酒店能在他的带领下霸占临海餐饮业头名的位置,一定有成功的管理模式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放眼整个东华省,还有全国,凯旋都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现在追求的是稳定发展,不能因个人喜恶来判断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俺师父说得对!”管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商业!”虞江舟翻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俺是不懂商业,但是你赚钱的酒店不要,非要收购赔本的,那就是笨蛋了吧?”

    管清的话驳的虞江舟哑口无言,如果贤士她说了算,非得把丰择拉入黑名单不可。不想原谅!不可原谅!不能原谅!

    下午,周轩和哈依德坐上直升飞机再次盘旋在临海上空,这次不需要地图,为暗物质选址时,那张地图已经印在了周轩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提前想好了几处空旷之地,但是哈依德不太满意,有的背山,需要乘船绕行一段,无形当中就把顾客的好奇心消磨大半。

    有的周围环境嘈杂,还有化工厂冒着汩汩黑烟,可想而知,住再好的酒店,看到那朵朵黑云也会觉得扫兴。

    “那块地方不错,山体不高,海上还有内陆过去都方便。”哈依德指着下方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先给他点了个赞,却又否定了,“那是观象山,上面有观象台,下面是暗物质实验室基地。全面开通,面向全世界游客的话,无法成行。”

    哈依德非常遗憾,退而求其次,又问道:“那家化工厂能不能迁走?我们可以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钱来解决。那家化工厂拥有两万名员工,而且是远离市区的最好位置,你让它往哪里迁?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在天上转到天黑,到底选了两个地方,但哈依德都不是太满意,而他又接到电话,需要提前返航,连晚饭都顾不得吃。

    “周董,选址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处理吧。回去后,我会如实禀告,伯塔不会亏待贤士的。”哈依德匆匆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明天我再继续选,一定会有合适的地方的。”周轩承诺道。

    机场送走了哈依德乘坐的专机,周轩却有些发愁,该去的地方都去了,符合条件的确实不多。哈依德拿走的那两张选址的图片也是交差所用,不能用作最终方案。

    交通便利,视野开阔,距离市区又不要太远,还要稳定的大陆架,周轩也有些发愁,这是一个不小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师父,明天再想也不迟,或者可以网上征选,网友的力量也不可小视,起码也能给你些启示。”回来路上,管清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些事也急不来。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但胸口却觉憋闷,贤士已经有千亿规模,与伯塔的合作意味着贤士的拓展方向已经开始延伸。将来,一座贤士酒店将要填海建起,面朝大海看风云变幻,该是何等的壮观。

    可惜,苗霖没有看到这一天。

    “二哥,去九泉山。”快到家时,周轩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弟,都过去的事儿了,去了光伤心。”刘浪试探道。

    周轩没吭声,刘浪知道拗不过他,直奔九泉山而去。白雄起受到怂恿,购置了九泉山,想要开发童话乐园,但不久之后,九泉山上演一场天大的阴谋,警方封锁了消息。

    但从那以后,苗霖就不见了,周轩一蹶不振,私底下企业家们也悄悄议论,白雄起哪里还敢再提九泉山开发的事情,就这么闲置起来。

    距离苗霖坠海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多的时间,然而当踏上九泉山第一步,那些封锁的记忆汹涌而来。那天,周轩满怀喜悦在山顶精准布置了求婚现场,幻想苗霖惊喜的神情,热情的拥吻,还有海誓山盟。

    一切都和周轩想的一样,苗霖灿烂的笑容赢了朝霞,那天,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来到山顶,固定小屋的楔子还能看到大概,周轩站在悬崖边看着下方的大海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“二伯,你不要过去。”管清拉住刘浪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师父想不开啊!”刘浪搓着自己的腿,不知为何,他倒是觉得有点发软。

    “俺师父要想不开早就跳了!”

    也对,刘浪没再靠前,却做好了随时冲刺的准备,只要情况不对,马上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苗苗,知道我为什么不能放下你吗?因为,到了那一天,我也就死了。”周轩幽幽道,只有风能听到他的声音,浪花滚滚,似在呜咽回应。

    日积月累的思念,寻觅不得的哀伤,熊熊燃烧的怒火,周轩大吼一声,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