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811章 移山填海
    就在这里建造贤士伯塔酒店!

    临高而望,此处视线非常辽阔,因为有九泉山的缘故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封闭内海。

    “管清,拍几张这里的照片,回去后传给哈依德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管清和刘浪都明白,周轩是想把新酒店的地址选在这里。拍好照片,管清还是没忍住,问道:“师父,这里的风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,这里南北两侧呼应,而北侧稍高,为水火既济,山前巽位开放,山后方那边矮山,呈现环抱之势,又为风天小畜,此为四合局,财富无双,可以说是风水一流。”周轩赞许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直接说!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里有九泉山啊,将前后的风水阻隔了。”

    管清换了种说法,他还是那个观点,此处不太吉利,纵然酒店可以盖的比九华山还高,但只露出半截,很煞风景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填海吗,那就,推倒九泉山!”

    周轩说完,转身下山,刘浪连忙跟着下去。管清却愣住了,连忙站在悬崖边前后左右观看,猛地拍手,耶,师父无敌,如果此处没有九泉山,那就毫无障碍,而且还会节省填海搬运的费用,一举多得!

    “白总吗?”下山途中,周轩联系白雄起,白雄起客气说道:“呵呵,难得你给我打电话,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转让九泉山,给个价格吧。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啊?白雄起愣住了,说起来,九泉山是他经商以来最大一处败笔,荒秃秃的山岗,就一条瀑布看着还行,押了不少资金,却什么也干不成。

    大家对此颇有不满,但碍于周轩那边的压力和实际价值,也没有可开发之处,已经有两位合伙人和白雄起吵起来,埋怨他经商无方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回来吧,一个小时后,我在办公室等着你!”

    “周轩……”

    嘟嘟嘟,电话断了,白雄起愣了好大一会儿,时移世易,周轩不再是曾经的懵懂少年,已经成长为一位大企业家。

    白雄起连忙放下手头的事情,开车赶往创富大厦,路上和大厦其他几位经理沟通了下,大家都表示赞成。其实,不卖也不行,贤士集团如日中天,不卖那就是得罪周轩,何况一座荒山砸在手里完全没有价值。

    “师父,江舟师娘不在公司,要不要给她打声招呼?”管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如果她和董事会不同意,我用个人资金购买。”周轩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师父霸气,男人嘛,就该这样。”

    管清的话,让周轩的怒气消了不少,九泉山上不美好的回忆更多,也同样压在他的心头。推倒九泉山是一个设想,他从白雄起手里得到的是使用权,具体操作还要征求有关部门的意见。

    掐着时间,白雄起来到创富大厦,一路小跑来到电梯前,匆忙而上,敲开了周轩办公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由于走路用跑,白雄起还有点喘,“周轩,怎么突然想起来九泉山这个项目了?”

    “白总,我就问你一句话,转不转让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想啊,唉,大厦在这上面投了不少钱,童话乐园项目施展不起来,我也不是这方面的行家。”白雄起叹息道,隔行如隔山,心里早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周轩明白,白雄起当初这么做是受到了蛊惑,针对的是他,因为有人泄露了他喜欢天堂瀑布。九泉山荒芜,却有一条瀑布,让急着娶亲的周轩有了建飞屋看瀑布的想法。

    说起来,白雄起也受他连累,是魅影操作下的又一个无辜受害人。

    “白总,说个价格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价就行,周轩,你要是买走,我可就少了一个大大的负担,对大家也有所交代了。”白雄起诚实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在原有的价格基础上,我再多给你五千万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我怎么能白赚你的钱呢!”

    白雄起很激动,一则鸡肋卖出去了,另外周轩做事地道,还把他看做是朋友。几番推辞后,白雄起都坚持原价转让,最后达成一致支付些许利息即可,也能对大家有所交代。

    “白总,国贸大厦现在效益怎样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总体来讲是盈利的,但你也知道,这两年全球经济不景气,人们的购买力也在下降,大有一年不如一年的感觉。”白雄起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多加合作,总会好起来的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白雄起眼圈红了,歉意道:“周轩,我最佩服你的一点就是心胸大,小芮以前那么对你,也不记仇。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的事儿了,而且在英国我还见过他,看起来非常成熟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变化很大,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”白雄起欲言又止,还是说道:“周轩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混蛋也好,坏人也罢,总归是父母的心头肉。小芮马上要从英国回来了,他看不上国贸大厦,我也不想让他经手,这孩子,唉,没落下好名声,现在大厦跟以前不一样了,我说话也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哦,白总有什么打算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,在贤士给他安排个工作?”

    为了儿子,白雄起也豁出去一张老脸,向周轩提出了要求。原来,没有吃亏的商人,白雄起原价转让背后,是为了儿子铺路。

    贤士集团方兴未艾,而国贸大厦却走向衰退,在哪里发展更有前途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白芮在自己老爸公司都混不下去,在贤士口碑也很差,周轩沉默,没说行也没说不行。白雄起看着有点着急,解释道:“周轩,现在小芮真的和以前不一样,出国四年时间,那可是从大一重新念起,现在不光把本科补了回来,而且攻读了硕士文凭,也知道刻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不错。”周轩点点头,他亲眼所见,白芮言谈举止确实和以前很不同。

    “那,小芮的工作?”

    “还是美术专业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有戏,白雄起连忙点头说是,周轩想了想,说道:“专业嘛,在贤士服务和贤士投资都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白雄起不由失望了,就差说出,你还是历史生呢,不还是搞企业?

    “这样吧,白芮接受过西方文化教育,如果愿意的话,先去影业公司。负责人姜靓和白芮也是校友,能处好关系的话,那就留下。”周轩大有深意,把白芮安排到姜靓手底下,也是对他的考验,姜靓脾气差,能改了白芮的坏毛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