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六章 你真狠!
    上官若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它怎么个好法。”

    杨欣嘿嘿一笑,低声问道:“你知道十日清心散么?”

    上官若摇了摇头。她听都没听说过,更别说知道了。

    杨欣笑得更猥琐了,凑近她说:“我这也是偶尔得到的。早前,我养的那只花猫老是叫春,而且经常夜不归宿。于是乎,我便去了一趟药店,问问有没有让它老实的药。那掌柜的向我推荐了十日清心散,也就是刚才从香囊里洒出的粉末。这药虽然不能令人怎么样,不过,只要是男的粘上一点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怎么样?”上官若也甚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保证他十日之内不举!”杨欣说着,抛给她一个女人都懂的目光。

    上官若嘴角抽了抽,暗道:“这杨欣真是够狠,还好自己不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杨欣将香囊塞到她的手里,说道:“以后你将它藏在身上,看看谁还敢动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说了声谢谢,然后把香囊藏入袖口。接着,她向杨欣告了别,随后走出她的房间,哼着小曲往天字二号房走去。不料,赵寒早已等候在走廊。她微微一怔,不过很快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寒,你在等我吗?”上官若走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赵寒没有回答,而是伸手将她抱住,然后扯开她的领口。上官心中一颤,急忙解释道:“寒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赵寒不待她说完,直接甩开了她,疾步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跌坐在地上,半响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现在解释什么都没用,他肯定恨死自己了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,只感觉到心都快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赵祉见她失魂落魄,连看到他也不行礼,眉毛皱了皱,问道:“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上官若抬头看向他,由于泪眼朦胧,此时已经看不清楚他的模样。即便如此,她还是认出了这个害她被赵寒误会的家伙。她二话不说,直接上去就是两巴掌。

    赵祉没有闪避,硬是受了她的两个耳光。从脸蛋上传来火辣辣的痛,他可以感受到她有多愤怒。

    她恨恨地瞪着他,他也毫不回避地迎视着她的目光。两人就这么对视着,沉默了很久。直到她的泪水忽然如洪水般倾泻,他才上前搂住她。她想推开他,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。原来她连恨一个人都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赵祉平静地说道:“他不适合你!”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猛地一下推开他,嗔怒道:“凭什么,就凭你是高高在上的信王?可笑!”

    赵祉知道此时不说出事实,她只会越陷越深,于是将这段时间以来所调查的结果说了出来:“你与他是亲兄妹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上官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赵祉与她对视,重复道:“你们是亲兄妹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,不可能!你骗我!”上官若根本不信他的鬼话。

    赵祉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本王已经令人调查清楚,你乃老康王与琬侧妃之女,原名赵若。当年不知因为何事,琬侧妃忽然离开康王府,之后便杳无音信。不过,康王府上下所述,当时琬侧妃身怀六甲。而根据琬侧妃怀胎和生产时间计算,那小孩现在应该正好是十八岁,生辰八字也正好与你吻合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听罢,头脑轰地一下混乱了,记忆中破碎的片断不停地回放:

    少女笑颜洋溢地试穿着金丝刺绣的嫁衣,在镜子前转来转去。她快成为他的妻子了,心里满满地幸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可以成亲!”一位样貌与赵寒相似的中年男子突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成亲?”少女问道。

    后来那名男子说了什么,她再也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?”上官若喃喃道。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!那个温润如玉,且深爱着自己的男子,居然是她的亲哥哥。老天到底在开什么玩笑?让他们相爱了,却告诉他们不能相爱。为什么要这么残忍?为什么?

    赵祉欲上前拥住她,她却步步后退,接着冲出了房间。他定定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是那样的孤单,那样地落寞。他没有追上去,而是对着敞开的房门说了一句:“十一,追上她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话刚落,只见一抹黑影闪出房间,消失在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此时,屋外的天渐渐暗了下来。一道道劲风吹打着窗棱,似乎要将那脆弱的窗纸撕裂。几道闪电从天际划过,伴随着阵阵的雷鸣。不久,沉闷的天空下起了大雨,哗啦啦地冲刷着燥热的大地。

    赵祉终是敌不过心中的担忧,也追出了房间。他几乎使尽了最大的力气,只求尽快到达她的身边……

    上官若自出了客栈,便漫无目的地狂奔。她不知道她该去哪儿,更不知道她能去哪儿?这里不是她熟悉的世界,连心爱的人也成了自己的哥哥。她的心很痛很痛!她的心很空很空!可是为什么空了的心还会痛?

    “老天,你到底在开什么玩笑?”上官若举头望着天空,任由无情地雨洗去她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一道闪电忽然从天空划过,是那么地霸道和狰狞,似乎在嘲笑人世间的痴男怨女。笑他们痴狂,笑他们疯颠!

    情之何物?往往令人颠倒众生,执迷不悔。世间多少痴儿?前赴后继地跻身于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也不必害羞,男欢女爱天经地义,不如我去跟你师傅说说,让你还俗,然后我们双宿双飞,做一对人人艳羡的鸳鸯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知羞耻!”他鄙夷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她挑开他的面纱的同时,他的剑锋刺进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寒一惊,急忙抽回剑。

    上官若捂住受伤的肩膀,含笑地看着他说道:“你真狠,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没事吧?”上官若步步靠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,你别过来!”赵寒边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是不是发现自己也喜欢我,所以害羞呀?”上官若好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,你胡说,我怎么会喜…喜欢你?”说到喜欢二字,赵寒的语气明显有点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深情地吻了她,对她说:“做我此生唯一的王妃!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害羞地倚在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往事一幕幕地回放,所有的甜言蜜语都化作千道利箭,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心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呼吸,每一次的呼吸都那么地痛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上官若绝望地呐喊了一声,接着昏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十一看到上官若倒下,正欲上前,不料他的主子已经赶了过来,于是只好收回脚步。

    赵祉依着十一沿途留下的记号赶过来,不料却是看到此番情景:上官若昏倒在泥泞之中,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他疾步跑了上去,将她抱起,呼唤道:“上官若?上官若?”

    可惜怀中的人儿根本听不见,沉沉地昏迷了过去。赵祉用手指探了探她颈项的脉搏,还在有力地跳动。他略松了一口气,将她拦腰横抱起,接着往客栈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十一很久没有看到主子对一个女子这般紧张。自从唐玉儿小姐过世以后,王爷就再也没有正眼看过其他的女人。难道仅仅是因为她们长得相似吗?他不确定地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,随后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祉将上官若抱回客栈,直接奔向天字二号房。此时,两人全身湿透,还不断滴着水。他将她放到新置的软塌上,唤出十二,道:“赶快为她换身干净的衣服!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!”十二应了一声,急忙从木箱中取出干净的衣服。她在赵祉十二影卫之中位居末席,平时的她都被派去执行其他任务,很少跟随在赵祉身边。这次他带上她,主要是考虑到上官若的女子身份暂时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赵祉见她取来衣服,便转身过去背对着她们。虽然她迟早是他的人,可是他不想轻薄于她。如果此时上官若醒来,定会骂他虚伪吧。昨晚他亲她,并故意在她的脖子上留下印记,主要是由于正在气头上。他就是见不得她与别的男人亲近,即便那个男人是他的皇弟,当今的圣上!

    半盏茶的时间过去,十二恭敬地说道:“主子,换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祉这才转过身,挥了挥手,示意她退下。十二向他行了礼,然后越上了房梁。屋里一下寂静了下来,他走到软塌边坐下,担忧地凝望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胆小贪睡,经常被他欺负的家伙,不知从何时起牵动了他的心。起初他只是觉得他与唐玉儿相似,想将她留在身边。后来越发觉得不对劲,害他一度以为自己得了短袖之癖。当他发现她居然是女扮男装的假小子之后,心里高兴了半天,还故装不知地戏逗她。每回见她或紧张兮兮,或敢怒不敢言,或无可奈何,他都在心里偷乐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胆小的家伙却安静地躺在塌上,毫无生气。他开始后悔刚才的做法。如果自己不是那么急于告知她事实的真相,她就不会如此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赵祉长叹了一口气,然后为她盖好被子,接着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屋外的雨越下越大,就像哀伤的泪水,千丝万缕,缠绵不断。一道道闪电愈加密集,如无数利剑划破夜空,伴随着阵阵轰隆隆的雷鸣,令整个大地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赵祉独自站在走廊上,背手而立。多年前,也是这样的夜晚,她哭着对他说:“祉哥哥,带玉儿一起去好不好?玉儿不要和你分开!”

    “玉儿听话,祉哥哥这是去战场,不能带着你。”他温言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玉儿不管,玉儿一定要跟去!”她紧紧地抱住他,生怕一松手他就会丢下她离开,就像当年娘亲一样。

    他回抱着她,附在她的耳边说道:“祉哥哥也舍不得玉儿,可是哥哥身为三军主帅,不能置军规于不顾。哥哥答应玉儿,等凯旋之日,定会向皇上求旨,给我们赐婚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她抬起泪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笑笑,说道:“哥哥何时骗过你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他深情地望着她,重复道: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