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五章 你们是不是已经?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杨欣见上官若来回踱步,冥思苦想的样子,于是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,问道:“若,你发现什么了呀?”

    上官若被吓了一跳,嗔怪道:“姐姐,你吓坏我了!”

    杨欣一怔,接着笑嘻嘻地打趣道:“呀!我们上官护卫娇嗔的样子比起皇宫那些美人有过之而无不及,我见犹怜啊!”

    上官若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,忽然被人打断了思路,心里有点恼怒。那张本已让女子嫉妒,男子倾慕的脸,因为生气而更显娇艳。展昭怔怔地看着她,眼神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似水柔情。

    杨欣眼尖,一眼便看出了展昭的异常,她戏谑地看着展昭唤道:“展护卫,你痴痴地看着我们小若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展昭心跳一滞,尴尬地撇开脸不语,俊脸微赧。

    上官若也是尴尬,一跺脚,嗔怒道:“欣姐姐,你再胡闹,我……我真生气了!”那小女儿姿态尽显无疑。不过她正在气头上,哪里管那么多?更何况她从来也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女儿态,一直以来都很随意。只是她原本来自现代,行为举止自然与古代女子不同,一动一静皆与男子相似。不说她,单说杨欣,若不是身穿女装,还真看不到大家闺秀的影子。然而她始终是女子,又长得极其漂亮,举手投足,媚态难掩。最后落得个“以色事主”的恶名,还真是冤!

    杨欣见她真来气了,连忙哄道:“好好好!我不闹就是了,亲爱的上官大人别生气噢!”说着就往她脸上亲了一记。因为她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来自现代,自然对这一吻没什么感觉,只是气消了一些。然而在场的其他人可被这一举动震惊了。

    胡县令和朱师爷面面相觑,眼睛闪过一丝鄙夷,却没有表露在脸上。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之下卿卿我我,实在有伤风俗。不过人家是御前护卫,天子眼前红人,得罪不得,也得罪不起。爱哪儿亲就在哪亲,谁管得着啊?然而他们更好奇的是,这位上官大人似乎和展大人还有点暧昧。想到这,两人不约而同地瞟了瞟旁边的展昭。

    展昭眉头紧锁,无视两人的目光。他对于杨欣和上官若之间轻浮的举止很是不悦。特别是那个上官若,先与两位王爷纠缠不清,现在又勾搭上郡主,真是不自重!同时,他也对自己刚才的失神感到无比懊恼。

    可怜我们上官大人的光辉形象就这么被杨欣给毁了。

    看过所有文案,上官若顿觉头大,不过还是有所收获的。她对于那个极力指正柳氏的刘虎有点狐疑。还有王显口中所说的漂亮叔叔是谁?也许这两人是此案的关键人物,必须好好调查一番。心中有的定夺,她也不想在衙门多留,于是便与胡徕等人告辞。

    胡徕一再挽留,想请她在府中用膳,上官若皆一一推辞了。这柳氏还在狱中受苦,她哪有心思吃饭。回想自己与家人分居两世,虽然现在有了新家,却也难抑心中牵挂。更何况王显和王惠二人年纪尚小,又刚丧父,如今母亲蒙冤入,何其凄凉?

    回到客栈,上官若借着探望王惠、王显两姐弟之名躲进了杨欣的房间。一进入房间,上官若便将门窗都栓上。

    “你避难呢?用得着这么紧张兮兮的吗?”杨欣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避难。”上官若自顾坐了下来,给自己倒了杯茶压压惊。回想上楼时刚好碰见赵寒和狐狸陪着赵祯出来,两人那个眼神一冰一热,犀利无比,吓得她差点没滚下楼梯。她急忙找个借口脚底抹油,离开再说。此时她需要冷静分析局面,不能让赵寒看出毛病,更不能靠近狐狸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去了一趟衙门,怎么成逃难啦?”杨欣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上官若想说什么,突然瞥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的王惠和王显,眉头皱了皱。不知道说好,还是不说好。

    王显倒是聪明,知道她们有要事商量,于是拉着王惠说道:“姐姐,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惠不明所以,不过还是随王显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两人离开,上官若又重新将门栓好,深吸了一口气,凝重地对杨欣说道:“欣姐姐,以下我要跟你说的事情关系重大,希望你一定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杨欣不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事情,但是仍郑重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上官若回到座位,给自己添了茶,又给杨欣倒了一杯。杨欣倒也不客气,接过茶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用手指转着茶杯,说道:“其实我是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杨欣一口茶喷到她脸上,接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用袖子擦了擦脸,愠怒道:“你笑什么?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杨欣好不容易止住了笑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了?什么时候?”上官若一脸惊讶,心想:她一向掩饰地很好,她是怎么发现的?

    杨欣拍了拍笑僵了的脸,回道:“这还用问吗?当两个……呃,几个男人互相暧昧的时候,自会分出男女角色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额冒三条黑线,这哪跟哪?

    杨欣拍了拍她的肩膀,表示我很理解。

    上官若头一次感到自己遇人不淑,很有爆走的冲动。不过转念一想,现行除了杨欣,也没人能够帮到自己了。于是,她顺了顺气,拉起杨欣的手往她胸前放。杨欣原先还不明白她的用意,可是当她的手触及上官若的胸口时,心里有点不可置信。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稍微用力按了按。虽然似乎有了什么束缚,不过还是能感觉到那是女人特有的象征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女的?”杨欣还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上官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天哪,我的天哪!信王和康小王知道吗?皇上知道吗?”杨欣连连问道。这已经大大超过了她认知的范围。试问,一个你一直以为是弟弟的人,忽然间变成了妹妹,能不惊讶吗?

    “寒是知道了。王爷应该也知道。至于皇上那里,我也不清楚。”上官若回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皇上不知道,那不就成了欺君之罪?”杨欣蹙眉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叹了一口气,一脸无奈。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状况,是她万万没有预料到的。原本她只是想男扮女装,在信王府混口饭吃而已,谁知道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打算怎么办?”杨欣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下来,同时进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杨欣问道:“你跟信王、康王之间到底怎么回事?还有那个夜凌君?”

    “其实是这样的……”上官若将她来到宋朝的事,以及与几个男人之间的纠葛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杨欣一边听着,一边惊叹连连,最后总结为一句话:“你完了!”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感到十分委屈,她又没招谁惹谁,就算有,那也是之前这幅身体主人的事。为什么她就穿到这样的身体里面呢?

    “我不想回信王那儿。”上官若叹气道。

    杨欣非常同情地看着她,建议道:“我觉得现在还不是表明你女子身份的时候。不如你先呆在他那儿好了。等找个机会,我跟皇上套套口风,看看他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再做决定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上官若没有说什么,而是直接将领口扯开,露出密密麻麻的草莓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?”杨欣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“狐狸啃的!”上官若忿忿地说道。

    杨欣眼角抽了抽,自然明白她口中所说的狐狸是谁。随后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已经……?”

    “已经什么?”上官若满头问号。

    杨欣给了她一个暧昧的眼神,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上官若随即明白过来了,蹭地一下,那张脸就像温度计一样飙升,瞬间红透,同时还伴随着熊熊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没有!没有!没有!”上官若连吼了三声,依然气愤难平。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什么东西,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杨欣揉了揉受伤的耳朵,刚才差点耳膜都被震破了。她起身拍了拍上官若的后背,安抚道:“没有就没有啊,别生气,别生气!”

    “我跟王爷他是……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上官若急于解释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说得清楚。因为目前的情况看来,还真的有点不清不楚了。

    杨欣等她顺了气,然后说道:“姐姐也是关心你。现在虽然没有,以后恐怕就难说了。相信姐姐,男人都是吃人不露骨的狼!”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焦急道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欣拍了拍她的手背,说道:“别怕,别怕!等我想想,等我想想啊!”

    上官若焦虑地等待着她的回答。如果再不有所行动,恐怕她真的会被狐狸吃掉。虽然狐狸也不错,可是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赵寒,岂能再容得下别人。

    “啊,我想到了!”杨欣忽然拍掌道。

    “想到什么?姐姐快说啊!”上官若抓住她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急得!”杨欣猥琐一笑,接着说道:“我这次出门可是带了不少好玩意,其中有一样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。”说着,她从袖口里掏出一个绣着荷花的香囊。

    上官若抢过她手中的香囊,左看看,右看看,根本看不出有啥特别的。难道说香囊里面藏着什么玄机?她又用手抖了抖,不小心把香囊里的香料洒了出来,害她连连打了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啥玩意?”上官若不屑地将它丢还给杨欣。

    杨欣笑接过香囊,骂道:“真不识宝,这可是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