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四章 死狐狸,不要脸!
    按了一会儿,上官若轻唤了两声,见赵祯没有回应,原来是睡着了。她叹了口气,小心地为他盖好被子,才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黄公公见她出来,便迎上前道:“奴才给上官护卫请安!”

    上官若看他满脸阿谀,不禁起了鸡皮疙瘩,强挤出笑容回道:“黄公公多礼了,是小的向公公请安才是!”

    “岂敢!岂敢!上官护卫可是折煞老奴了!”黄公公装作惶恐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他可歇下了?”黄公公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点点头,说道:“皇上睡着了,我帮他盖了被子,您就不必去惊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洒家伺候皇上那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见皇上那么早入眠的。咱们这些做奴才的看着心里高兴!”黄公公说着,用袖子抹了抹眼角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不由叹服,这家伙的演技可以说是入木三分,颁他个最佳男配也不为过!她本来打算拍他两句马屁来者,不过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一来一往的奉承,何时才是个头?不如早点回去睡觉得了。于是说道:“王爷还在等我,下官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黄公公止住哭泣,说道:“让上官大人笑话了,大人肯定累了,早点回去歇着,洒家就不远送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拱了拱手,说道:“黄公公也早点安歇,小的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黄公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上官若又拱了拱手,方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黄公公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喃喃道:“倾城之姿,媚骨天成,多少男儿为之痴迷啊!”

    上官若自然不知别人的想法,当她回到天字二号房,房内灯火已熄。她轻轻敲了敲门,小声道:“王爷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上官若又敲了敲,问道:“王爷,您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上官若想了想,不如找赵寒去吧,他应该还没睡。正要转身离去,这时房门打开了。赵祉站在门口,身上只着一件薄薄的中衣,如墨的长发随意披下,在月光映照下更显邪媚迷人。上官若怔怔地看着他,一时间失了神。赵祉没有理会她,径自转身回房。上官若急忙跟了过去,顺手把门带上。她和赵寒两人情投意合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一时冲动的话,很容易那一个啥的。还是回来睡比较妥当。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烧烫的脸,暗道:“还好天色昏暗,他应该没注意到自己的窘态吧?”

    忽然,她发现了什么不对劲。“咦?摆在这里的那张矮榻呢?”之前还看见的,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没了呢?没有矮榻,自己睡哪儿?

    赵祉轻咳了两声,冷声道:“本王嫌它碍眼,让人搬走了!”他自然不会说是因为偷听了天字一号房的动静,一怒之下把矮榻给击碎的。那些碎屑早已让十一收拾过了,料那愣头愣脑的上官若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让人抬走了矮榻,那我今晚睡哪儿呀?”上官若看着他的问道。

    赵祉不耐烦地甩了甩衣袖,说道:“这么大一张床,还怕没地方睡啊?”说着,他便自己躺到床上去,且自觉让出一半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一番衡量,觉得还是跟狐狸比较熟,于是决定留了下来。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想,她自己也不明白。不过今晚实在很累,她实在不愿多想。她解了外衣,也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祉将锦被一甩,刚好盖住了二人身子。上官若转了个舒服的姿势,不久便睡着了。赵祉冷哼了一声,也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待明日醒来,上官若睁开朦胧的睡眼,发现身边那个熟悉的身影不见了,心里有点空空的。不过这种感觉一闪而过,连她自己都没有在意。她伸了伸懒腰,接着下了床。昨晚睡得很踏实,一觉醒来,感觉神清气爽。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,今天还要去衙门看看那个案子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早已备好了洗漱的东西,上官若洗了把脸,用毛巾擦干水珠。她走到铜镜前坐下,正要梳妆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是怎么回事?”上官若惊讶道。她的嘴唇有点臃肿,脖子上像是被啃过一样,满满的红印子。细细回想起来,好像昨晚睡觉的时候感觉痒痒的,似乎有只小狗在添她。她当是做梦,动了动身子,眼睛都没睁开便又继续睡了。原来根本不是什么小狗,而是那只色狐狸捣的鬼,趁她熟睡的时候占她便宜。

    “死狐狸,不要脸!”上官若忿忿地骂着。她又检查了一下身体,还好,那狐狸没啃下面。他若敢这么做,她就让他变成狐狸公公!

    那边,上官若愤慨难当。而此时楼下的雅间内,赵祉正与赵祯等人一起优哉游哉地用着早膳。他的心情似乎很好,嘴角一只扬着,就差没哼小曲儿了。赵寒则一直沉着脸,他不是信不过上官若,而是信不过眼前这只狡猾的狐狸。冰山信王笑容满面,温和康王寒着脸,这也太反常了。众人暗自揣测着,虽然想法不一,不过最终都归结到一个人的身上,就是那个“艳名远播”的绝色男宠上官若。一个男人长得比女子还娇媚,一瞥一笑皆令人神魂颠倒。别说是两位王爷了,就怕在场的众人中,不见得就没有非分之想的。

    当上官若下楼之时,迎接她的正是众人怪异的目光。她下意识地整了整衣领,心想:“不会是被发现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个细微的动作自然逃不过赵祉的目光,他微扬的嘴角弯的弧度更大了。上官若见他一脸得瑟,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撕破他的脸。赵寒也发现了两人之间的微妙,手指紧握成拳,指节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。上官若不敢看赵寒,心里一阵羞愧,早知道昨晚就去他的房间了。也不明白自己那根筋不对,居然觉得跟狐狸睡一起安全?

    上官若低着头走了过去,先是向赵祯行礼:“大少爷早!”

    赵祯温和一笑,说道:“不必多礼,快坐下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少爷!”上官若又行了一礼,走到侍卫那桌坐定。

    这顿早膳,上官若吃得很不自在。也不晓得是不是自己心虚,老觉得有那么几道目光扫射着她。其中两道目光对准的是她的衣领,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。她只好一只手紧抓着领口不放。这一举动更是让赵寒狐疑,暗暗决定等下没人的时候找她问清楚。

    用过了早膳,上官若便借故说要到衙门看案件开溜了。她可不敢留下来等人盘问,避得一时是一时。等下回来的时候,去买两盒胭脂水粉,往脖子上抹一抹,遮住红印再说。都怪自己睡得太死,现下弄得自己跟贼是的,真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!

    用过了早膳,上官若便和展昭,杨欣一起到县衙。赵祉和赵寒留在客栈陪同赵祯,这反而让她感到如释负重。兰考县县令胡徕和朱师爷亲自接待他们。这皇帝派来的人,能怠慢吗?

    虽然早已听手下描述过这位忽如起来的御前护卫,但是当一身红衣的上官若出现在县衙时,包括胡徕在内的众人还是不禁为之惊艳。但见“他”眉黛如画,明眸似水,唇若夭桃,举手投足之间自由一番风情,令人心驰荡漾。怪不得传言说,昨晚客栈有两名俊朗不凡的男子为“他”大打出手。如此尤物,有几个男人不为之心动?都说男色之美尤胜于女子,但观眼前这位,便就知此话不假。

    上官若总觉得众人的目光有些怪异,不过好像也习惯了,倒没什么。反而一旁的杨欣看不惯胡徕那猥琐的模样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胡徕被她一瞪,连忙收回贪婪的目光,恭敬地上前向上官若等人施礼:“下官见过上官大人,展大人,呃,还有这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正要回礼,却听杨欣冷哼了一声。上官若不明所以地看向她。杨欣撇过脸,没说话。上官若皱了皱眉头,心里感到莫名其妙,不过当下没去理会。她向胡徕回礼道:“在下见过胡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大人里面请!”胡徕哈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对于杨欣的无礼,他心中虽然恼怒,但是依然笑容满面,表现得十分恭敬。在官场打滚多年,早已练得圆滑世故,处事谨慎。但见杨欣骄横傲慢,恐怕也不是好惹的主。再看她衣着不俗,非富则贵,定然身份不凡,还是不要得罪的好!

    上官若等人用过了茶,表明了来意。胡徕也算合作,一一答应了她们的请求,并命人将文案承了上来。一路而来,展昭都不多话,默默地站立在上官若的身边。按理说,他的官品不比上官若低,可以说是略胜一筹,但是却更乐意守护一旁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上官若浏览了所有供词和仵作的验尸报告,发现所有东西对柳氏都很不利。其中柳氏的供词和王显有点差异,并未提及王彬发狂那一段,估计是不愿毁了死者和王慧的清誉。看来柳氏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,为了家人的尊严甘愿赴死。不过这样一来,就让凶手逍遥法外,往者死的不明不白。这点上官若是不能苟同的。

    仵作在报告上写,王彬是被一把短刀刺中后心,一刀毙命的。一个女子能将一名男子一刀致命,难道柳氏学过武功不成?上官若想了想,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,得找个机会试一试她的虚实。然而,她杀人的动机是什么?她与王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?上官若摇了摇头,觉得这种想法有点让人难以置信。虽然她与柳氏不过一面之缘,但是凭直觉认为,那是一个善良的女子。她的眉宇之间没有仇恨所带来的愤世之态,只有淡淡的忧伤和不舍。这是女人特有的第六感觉,她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再看报告,说尸体嘴唇发黑,很明显是中了毒。另外,他的手臂上还有一条五寸长的红印。她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模糊的片段,似乎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五寸长的红印?好像在哪里见过……,在哪里见过呢?”上官若喃喃道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