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二章 又是为了这个男宠
    上官若在赵寒的房间洗完澡,又穿上了他为她准备的衣服。当她打开房门时,赵寒正依在走廊的柱子上看着外面的夜色。见上官若出来,他迎上来拉起她的手,说道:“我们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点点头,任由他抱住她的腰飞向对面楼房的屋顶。等两人站稳,赵寒才送开她。楼顶的风有点大,吹得衣摆飘飞。她和他并肩坐着,感觉很久以前也这样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在华山之巅比试的情形吗?”赵寒眺望着远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,那时候的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,不过却耍诈掀开了你的面纱。当时,我被你的美色震住了。”上官若说着,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她很感激这幅身体原主人留给自己美好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你后来所作之事么?”这时,赵寒转过脸看向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“扑哧”一笑,说道:“呀!你带我来此,是为了往事兴师问罪来啊?我不过是弄坏了门闩,拆掉了窗棂,掀开了屋顶而已。谁让你躲我来着?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赵寒宠溺地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。那时候她就像感不走的苍蝇一样粘着他。当时他觉得很是厌烦,她却不厌其烦。可是现在回想起来,却有一丝丝幸福感涌在心头。

    上官若脸上一红,将头靠向他的肩膀。只希望这幸福的时刻不要结束,一直到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赵寒轻轻将她搂进怀里,静静地遥望着远方的天空。他们之间无需太多的言语,彼此的心紧紧连在一起。不管将来如何,只想牢牢地抓住对方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色清冷,却丝毫没让人感到寒意。清风拂面,千缕发丝在风中飞扬,缠缠绵绵,不分彼此。过往的,如镜花水月,一幕幕在心头,却早已看不清。将来的,风花雪月,谁又能抓得牢?不如好好珍惜眼前良人,莫等错过了再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?”上官若看着赵寒英俊的侧脸问道。

    赵寒冲她微笑点头,很久没听她唱歌了,以前的她也很喜欢唱,为他一个人唱。

    上官若回过脸,轻哼起一首她很喜欢的歌曲《三生三世》:

    前生你是桃花一片

    遮住了我想你的天

    红尘中的我看不穿

    是你曾经想我的眼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和他的初见是在意片灼灼其华的桃花香海,那一幕恍如隔世,仿佛前世早已认识。天地间相似的人何其多,能在茫茫中相遇并相知实不容易。如果没有上一次的别离,还会意识到彼此的重要吗?前一个上官若灵魂即使离开,她的身体依然深刻地记挂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原来爱到至深,连身体皮肤也会留下对方的影子,甚至让占据这幅身体的新灵魂也会深受感染。她很好奇,既然爱得那么深,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?到底是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,舍得让自己痛不欲生?

    话说赵祉洗好澡,对外面喊了几声不见回应,便走出房间看个究竟。不料门外哪儿还有上官若的影子,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没想到她居然敢私自开溜,胆子是越来越大了!在她的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位主子?

    赵祉越想越是火大,怒气冲冲地寻下楼去。他刚想下楼梯,不经意看见对面楼顶上有两抹身影。定睛一看,那身穿红衫的不是上官若还能是谁?她身边的男人又是谁?好啊,竟敢背着他与其他男人幽会,他非扒了她的皮不可!盛怒之中的赵祉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,在他心里,上官若已然就是他的人。他恨不得将那个男人大切十八块,然后扔到湖里喂鱼。

    正在陶醉中的上官若忽然感到背后一寒,下意识地回头看去。这一看差点没把她给吓坏,急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……您怎么来啦?”上官若怯怯地看向赵祉问道。说话间,还不忘离开赵寒两步远。她可没忘记这爷最近撞邪,脾气怪得很,一个弄不好不知道又要怎么折磨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赵寒蹙了蹙眉,不悦地看向来人,对于上官若的疏离感到有些恼怒。赵祉和赵寒就这么对视着,周围的空气骤然降低到了冰点。下一刻,两人同时出手,拳脚对碰,你来我往,互不相让!

    高手过招,破坏力是极大的。“砰”的一声屋顶就被掀开,破碎的瓦砾四处乱飞,惊得附近栖禽离巢,巷犬狂吠。在房间里歇下的客人也都一个个被惊醒,纷纷出来看个究竟。但见一紫一黑两个男人在屋顶上对打,武功套路各不相同,却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。紫衣男子用的招数出自峨嵋,而黑衣男子用的是武当掌法。难道是江湖恩怨?然而武当和峨嵋同出道家,应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才是,料想是私人恩怨罢了。人们如此猜测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打呀,都是自家兄弟,伤了谁也不好!”上官若连连劝解也无济于事,站在一旁干着急。她既不想赵祉受伤,更不想赵寒受伤,可是自己又不会武功,能怎么办呢?她实在不明白两人怎么对看了几眼就打起来了。狐狸好斗自不必说,怎么赵寒也那样?

    赵祯本来在房中批阅京城送来的奏折,也被外面的打斗声惊动了。他放下手中奏折,令身边侍卫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。那侍卫出去片刻,回来禀报说信王和康王在屋顶上打起来了。赵祯一听,那还得了?急忙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围观的人很多。毕竟小乡偏野,何时这般热闹过?展昭等人见赵祯到来,急忙向他行礼,却被他摆手制止了。赵祯抬眼望去,只见赵祉和赵寒双方都亮出了武器,一剑一扇,打得不可开交,而且一招比一招狠。再看不远处,上官若站在仅存完好的屋檐上不停地劝慰着。不用问也能想到这两人为何大打出手,又是为了这个男宠。看着短兵相交的两人,这位以仁义著称的皇帝不觉露出了杀意。他将展昭换来低声吩咐了几句,就见后者恭敬地行了礼,然后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再说这边的上官若,一心悬在赵祉和赵寒两人的打斗之中,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逼近。

    屋顶上刀光剑影,兵器相接,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黑影正慢慢地向那边靠近。上官若忽然感到脖子一凉,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这么无声无息架到了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赵祉和赵寒也觉察到了,不约而同地停止了争斗,同时看向上官若这边。观看的人群中也是一阵骚动,纷纷猜测着这忽如其来的黑衣人身份。

    上官若大气都不敢喘,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赵祉和赵寒。空气似乎骤然停止,双方对望着,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赵寒用剑指着黑衣人喝斥道。

    黑衣人却不为所动,一手环住上官若的腰,不过却顿了顿,接着脚下一点,便往楼下黑暗的巷子中跃去。赵祉和赵寒也紧追了过去。双方落定,赵寒欲上前,却被黑衣人喝止了:“你再上前一步,休怪我伤了她!”

    赵寒心焦如焚,却也不敢轻举妄动,对黑衣人说道:“你若敢伤她分毫,我定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黑衣人正要说话,这时,赵祉却向前走了一步,不过也仅是一步便止住了。黑衣人皱了皱眉,问道:“你当真不怕我伤害她?”

    赵祉笑笑,回道:“你方才是对他说话。”他用扇子指了指赵寒,然后收回扇子继续说道:“我与某人不同!”说罢,他瞄了一眼赵寒,又看了看黑衣人,最后将目光锁定在环住上官若腰身的手臂之上,脸色顿时一寒。

    黑衣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目光所停驻之处,环住上官若的手臂一松,不过搁在脖子上的匕首可没有松懈。

    赵祉看向黑衣人,冷冷地说道:“放了她,我自会向皇上禀明。”

    闻言,赵寒和上官若都是一怔。而黑衣人则放下匕首,扯下面具,对赵祉和赵寒拱手说道:“刚才情非得已,卑职诸多得罪,请二位王爷见谅!”这人并非别人,正是受了皇命的展昭。

    上官若蹦着的神经才放松下来,感觉到脖子那有点痛,可能是刚才挟持的过程中不小心被割破了。她先前受了惊吓,现在更是恼怒,对展昭直接就是一巴掌。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,展昭居然也没闪避,硬生生地受了这么一下,俊脸上立时泛起了鲜红的掌印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怔,显然没料到他会不闪避。此时,她的手掌一阵火辣辣的疼,更不用说被打的那个。她忽然感到很是委屈,低下头自顾自地拭着眼泪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都是一阵沉默,不知该如何相劝。还是展昭先打破沉默,道:“皇上还在等候,请二位王爷和上官护卫先跟卑职回客栈。”

    赵祉看了一眼上官若,接着转身离开。他明白皇上的用意,无法是要阻止他与康王的打斗。如果自己再执意下去,恐怕到最后会害了上官若。他也不明白自己今晚为何会那么冲动,也许是她太像她的缘故吧……

    展昭见赵祉离开,脚尖一点,便是回去向赵祯复命了。在他的手臂环住上官若的腰身时,他就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。从那纤细得不盈一握的柳腰,还有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少女清香,他可以判定,“他”是她。只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。两位王爷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吗?皇上呢?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