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一章 被他吃定了?
    当他们回到家中,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情形。王彬满身鲜血,紧闭着双眼倒在地上。柳氏手里拿着一把短刀,短刀上鲜红的血正沿着刀刃往下滴。

    “爹——”王显松开王惠奔到王彬跟前跪下,用力摇晃着他,希望能将他摇醒。可惜王彬早已应失血过多而离去,苍白的脸没有一点生息。他的面容安详,那双生前一直紧蹙的剑眉也已舒展开,痛苦而短暂的人生从此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“爹——”王显悲戚的呼唤声响彻天际,附近的邻居纷纷聚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人拉!快报官!”

    “这柳氏好生狠毒,丈夫也杀害!”

    “抓住她,别放她跑了!我们要为王公子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到三炷香时间,官差便来到了王家。屋外的雨随着人们的愤怒声越下越凶,柳氏被人捆绑着双手,被官差押解回兰考县衙。

    王惠从呆滞中醒了过来,她疯狂地追了出去,向押解的官差苦苦哀求道:“别捉我娘!别捉我娘!秋秋求求你们不要捉我娘……”被他纠缠的官差不耐烦地甩开她,王惠一个不稳,跌倒在泥泞中。她想爬起来,却发现全身都没有力气,眼睁睁地看着柳氏被带走。那些村民只是冷眼旁观,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扶她。对于他们来说,王彬是双井村人,是自家人,而这对母女是外乡人。现在柳氏杀死了王彬,王惠是柳氏带过来的拖油瓶,村民自然也将王彬的死迁怒于她。

    而此时,王显悲痛着抱着王彬不肯放手。留下来的官差要将尸体带走,却怎么也分不开两人,又不能强行将他拉开,只能好言相劝。在那些官差的耐性将要磨尽的时候,刘虎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什么,那些官差居然就这么离开了,只留下两人在现场。

    王彬被杀一案当日升堂开审,柳氏当堂认罪并画押。由于犯人自愿认罪,案件一审结案。县太爷判柳氏谋杀亲夫罪名成立,游街三日,秋后问斩。

    王家一日之间家破人亡,只剩下王显和王惠两个小孩。刘虎自事情发生之后,一直留在王家帮忙。由于案子已经结案,王彬的尸首可以入土为安。王家本是大户人家,后来没落了。但是王家世代有恩于村民,村里人并没有忘记这份恩情。村里人可怜王彬的身世,又知道陈氏为了他宁死不改嫁,于是让村长出面跟陈家人商量,让王彬与陈氏葬在一起。陈氏的哥嫂对于陈氏之死心中有愧,二话没说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出殡的那天,送葬的队伍不下百人。王显扶着王惠,刘虎扶着王显,走在队伍的前面。满天飞舞的冥纸随风散落,悲伤笼罩了整个灰茫茫的天空。陈家人挖开了陈氏的墓穴,让人将王彬的棺木并在陈氏的棺木旁,然后在原来的墓穴上盖了一个圆形的墓冢。墓冢前面立了一个墓碑,上面刻着王彬陈芙之墓,并在两侧刻上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两行字。

    这对苦命鸳鸯在世之时不能白头偕老,死后能够同穴,也算是一种安慰。听说合墓之时,人们看见一对鸳鸯蝴蝶在墓前翩翩而飞,一蓝一粉,跟王彬赠给陈氏的鸳鸯蝴蝶钗一个颜色。它们绕着王显转了两圈,然后齐齐飞向远方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城东春来风光好,万千柳枝抚绿水。

    墙头红杏独枝秀,娇艳无双惹人怜。

    浮生长恨欢娱少,情深怨浓几时休?

    不如化作鸳鸯蝶,双双展翅在人间。

    听完王显的阐述,众人皆唏嘘不已。虽然不知道王斌和陈芙之间存在什么样的误会,又与王显口中的漂亮叔叔有何纠葛,但是爱情这东西实在太过于脆弱,容不得半点沙子和多疑。人生苦短,相爱的人为何要彼此猜忌和折磨?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么给毁了,让人如何不惋叹?这人有没有下一辈子还不好说,又如何冀望于来世相守?

    “柳氏已经认罪,王彬也已下土,你打算怎么审这案子,上官护卫?”狐狸祉挑眉看着上官若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回过神,目瞪口呆地看着他。关于这点她还真没想过,她只是一心想帮人而已。赵祉一脸看白痴的模样,无言地说了句:“你自己惹的事,自己想办法”。上官若蹙了蹙娥眉,转头看向赵寒。赵寒对她温柔一笑,回予一个鼓励的目光。人家都说美人“回眸一笑百媚生”,没想到美男一笑也是很倾城。这一笑,差点晃了上官若的眼睛。赵祉见状,用扇子往她脑门上敲了一记。他就是见不得她对着别的男人发花痴。

    “呀,好痛,干嘛打我”上官若不满地看向赵祉。可恶!这狐狸老爱敲她的头,不知道敲多了会变笨蛋的吗?

    赵祉冷哼了一声,不作答。上官若不满地瞪了他一下。赵祉没料到她竟敢瞪他,狐狸眼微眯扫向上官若。某若很没出息的别过脸,逃避某狐狸危险的目光,心里不禁懊恼,为什么自己那么怕狐狸?面对皇上她都没觉得惧怕,这狐狸有啥好怕的?难道这辈子就这么被他吃定了?不行!她要反抗!她要推翻狐狸大山,我的地盘我做主!呃……貌似自己还处在别人的地盘。

    王显见上官若面色沉重,似乎很为难的样子,微微喊了句:“大人?”

    上官若回过神,冲着王显点了点头,说道:“放心,大人我一定会帮你娘洗刷冤情的。”面对一个八岁,却如此懂事的男孩,她不想令他失望。

    由于这起案件,众人不得不暂时停留下镇上。他们选了一家比较干净的客栈住了下来。这客栈一共才八个房间,其中三个已经有客人住上了,剩下五个房间自然是全要下了。皇上住了最大的厢房,郡主和两个王爷分别霸去了三个,剩下的人挤到一个房间里。两个小孩住在杨欣的房间。杨欣现在虽贵为郡主,却是“半路出家”的,倒没什么架子,两个小孩很快便跟她熟络了。至于某若,虽然被封了御前护卫,但是还是被狐狸祉以近身侍卫的身份拽到了他的房间,皇上对此也没说什么。你看人家展猫也同样被封了御前侍卫,不也留在开封府任职吗?她还能找什么借口避开狐狸的魔爪?况且,跟狐狸一个房间,总比跟一大帮男人挤在一个房间的好,不是么?思来想去,上官若觉得这种情况也不是那么糟糕。

    用过了晚膳,大家回到各自的房间。上官若屁颠屁颠地跟在赵祉后面,将小跟班的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。不管怎么说,狐狸可是她的老板,怠慢不得。在外面有皇上,寒,和欣姐姐在,狐狸不敢太离谱,然而回到房间,那就不好说了。一想到要跟狐狸共处一室,她就觉得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回到天字二号房间,赵祉对同样跟随而来的莫离吩咐了几句,便让他退了出去。房里就剩下赵祉和上官若两人,尤为安静。

    赵祉轻咳了两声,说道:“本王要歇息了”。

    上官若马上迎了上去,为他更衣。赵祉没料到她会突然过来扯自己的腰带,惊讶道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脱衣服啊?”上官若理所当然地回道。这人怎么啦?明明是他自己说要歇息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眼见腰带被除,衣服松了开来,赵祉急忙用手阻止上官若继续上下其手。上官若的手被握住,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本……本王还没准备好……”赵祉结结巴巴地说着,俊美的脸上泛起一抹可疑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准备什么?”上官若越来越糊涂了,不就是睡觉麻,还需要准备么?

    赵祉意识到自己误会了,顿时恼羞成怒,对上官若吼道:“当然是准备洗澡水啊,未曾沐浴更衣,你叫本王怎么睡?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愣,也对,今天走了那么多的路,风尘仆仆,不洗澡确实很难睡下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去!”赵祉不耐烦的说道,一股莫名的燥热令他火大。

    上官若被他一喝,连连应了几声“是”便退出房间。下了楼,她给客栈的伙计吩咐几句,让他烧好水之后送去赵祉的房间。那伙计做事也算麻利,不一会儿便将木桶和热水抬上二楼。本来以为要侍候这脾气古怪的主,不料狐狸直接挥了挥手,让她到外面等候。上官若大舒了一口气,毕竟男女有别,那不雅画面看过一回儿就够了,再看真会长针眼的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一时不知去哪好。她也很想洗洗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若儿”赵寒远远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转头看向他,低唤了一声:“寒……”

    赵寒来到她的身边,拉起她的手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上官若问道,脚步不自觉地跟随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赵寒不语,只是默默地牵着她走,直至他所住的房间门前。他松开她的手,说道:“我已为你备好了热水和换洗衣物,你先进去沐浴,我在外面为你守门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一阵感动,没想到他这么细心。“谢谢!”除了这两个字,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自从脑海中破碎的记忆慢慢清晰,她对眼前如玉的男子更是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。有迷恋,有亏欠,有压抑,有心痛,种种情绪令她备感不安。然而不管如何,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沉沦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赵寒摸了摸她的头,满脸的宠溺。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充盈了他曾经残缺的心,如今的他只想用自己满心的爱意去呵护她,将她牢牢锁在自己的身边,永远不再分开。那种撕心裂肺的经历有过一次就够了,他没有勇气再面对一次。

    上官若点了点头,推门走了进去。但见房内有一个屏风,屏风后放着一个大浴桶,浴桶内冒着白色的蒸汽,而浴桶旁边有一矮凳,凳子上放置着一套干净的衣服,衣服之上居然还备了一条白色的裹胸布。见此,上官若脸色为之一红,没料到他连这个也准备了。如此体贴的男人,让她如何不动心?哪像那只狐狸,卑鄙无耻,机关算尽!

    此时,天字二号房间的赵祉莫名地打了一个喷嚏,以为是水凉了,岂会料到是某若在背后损他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