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十八章 你认为我想干嘛?
    赵祉忽然用折扇托起她的下巴,认真地打量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上官若警惕地往一侧挪了挪,避开他的“魔扇”。

    赵祉凑近她玩味地问道:“你认为我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乱来啊,我……我没那种嗜好!”上官若边说边往挪动着身子。

    “哦?那种嗜好是哪种嗜好呀?”赵祉将上官若逼至角落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是……男人跟男人不可以!”上官若用双手抵住他的胸口,尽量维持着可怜的一点距离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什么?”赵祉的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有亲密之举!”上官若急了,感觉脸已经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这时,马车晃了一下,上官若的身体惯性地向前倾。因为刚才两个人靠得很近,四片唇就这么贴到了一起。时间定格了数秒,她几乎忘了怎么呼吸。待反应过来,她连忙推开他,用手捂住嘴唇,心跳如鹿撞。

    赵祉也从刚才的意外之吻中回过神,嘴角微微上扬,调侃道:“不知方才你主动献吻,算不算是亲密之举?”

    上官若忿忿地用袖子擦着嘴巴,说道:“谁主动献吻拉?是因为马车晃动了一下,我才……”后面的话被赵祉吞没在唇齿之间。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王爷,到了。”毅离在车外说道。

    赵祉闻言,放开了上官若,也不下车,而是眯着狐狸眼“深情款款”得看着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像见鬼一般跌跌撞撞地冲下了马车,再跟狐狸待在里面随时都有被吞掉的可能。

    毅离不明所以,但见他家王爷笑面盈盈地下来,顿时啥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皇帝的到来,让信王府马上忙得不可开交。最忙的当数厨房,而厨房里忙得手忙脚乱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刚被封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的上官护卫。

    “大人,那是糖,不是盐!”老厨王志连忙拦住正要向锅里撒糖的某若。

    “这糖怎么跟盐长的一样白,害我差点儿放错!”上官若嘟囔道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石化,这白糖不是白的,难道还黑的不成?

    某若的爪子不知何时又拿起了一瓶黑乎乎的东西,正要往烧腾的菜里洒。王志一看,急忙阻止道:“大人,那是醋!”

    “哦,我道是酱油呢。”某若只好将醋放下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不如您先出去,等奴才门弄就行了。”王志好言劝道。厨房内的其他人也跟着规劝:“是呀!是呀!这里有我们呢,大人您就先歇会儿哈!”

    上官若拧着眉,可怜兮兮地看着大家,委曲道:“我也想啊,可是皇上还等着吃我做的菜呢。”

    王志闻言,问道:“那么大人您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水煮面。”上官若老实地回答。以前爸爸妈妈上班很晚才回来,她和弟弟上官青就是煮面充饥的。原先只会煮方便面,后来吃腻了,又学会了做鸡蛋面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大人就煮面吧。”王志建议道。煮面简单,大人应该会把。让“他”忙一样,总比四处捣乱来得好。王志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上官若点了点头,说道:“也好。”皇上只是说想尝尝她的手艺,又没说每道菜都必须由自己烧。

    众人大松了一口气,终于不用绷着一根弦来防范某大的“异举”了。

    厨房一阵鸡飞狗跳之后,终于可以上菜了。众人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,表情各异。杨欣直接竖起了大拇指赞道:“若,没想到你还真有一手,谁要是嫁给你就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阵心虚,说道:“其实也不全是我做的,厨房的人都有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说那些是你做的,那些是厨子做的。”赵祉挑眉看向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低头玩了玩手指,然后指了指边上的那碗清汤面,红着脸说道:“……我只会做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就煮了一碗面?”杨欣差点被自己地口水呛到,她决定收回刚才那句赞扬的话。

    上官若点了点头,不敢看众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上官护卫亲自煮的,朕就先尝尝。”赵祯微笑着说道。此话一出,缓解了某若的尴尬。

    黄公公令下人给赵祯盛了一小碗。赵祯尝了一小口,赞道:“不错,比宫里御厨做的还要好。这汤看似清淡,却有阵阵的清香和甘甜。这是如何做的?”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心里大松了一口气,笑着说道:“谢皇上赞赏,臣不过是在鸡汤里头加了些野山菌和上等的瑶柱,再用玫瑰花瓣吸去浮在汤面上的浮油,这样使得汤清而香甜”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好手艺!”赵祯笑着赞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想尝尝。”赵祉突然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大家都来尝尝上官护卫的手艺。”赵祯笑着说道。于是,黄公公吩咐着下人给每人都盛了一小碗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我就不收回刚才的话了。”杨欣一边吃面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直翻了个白眼,就算有人想嫁,她也不能娶呀,何谈口福?

    赵祉优雅地放下筷子,说道:“以后多学几样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撇撇嘴,这到底是表扬的话,还是命令?

    而赵寒则始终没有出声,只是默默地看着她,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微笑。曾经以为再也不会相见;曾经以为既是相见,也只剩下愤怒和怨恨。可是当得知她的消息之时,自己却如飞蛾扑火般来到她的身边。他只想问她为什么不辞而别,却换来她绝然冷情的话。痛,撕心裂肺的痛,他落魄地转过身,一步一蹒跚地离开。可是他做不到,做不到离开她,哪怕抛弃所有的尊严?他回头了,带着痛得麻木的心回去找她。然而诺大的密林空空如也,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。林中有打斗过的痕迹,他的心忽然感到一阵慌乱。他一遍遍呼唤着她的名字,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一次比一次沙哑和绝望的回音。

    后来他找到了昏迷中的莲心郡主,并将她送回贤王府。醒来的莲心郡主失忆了,根本问不出任何话。他只好扮作王府的护卫,等她记起当天的事。由于多年留在武当山习武,也没几个人认出他的身份。不久之后,他随莲心郡主出门,在街道上看到她坐在信亲王的车驾上。她做了信亲王的贴身侍卫,又或者那只是一种掩饰的身份。他依郡主之命将她虏到贤王府。即使没有郡主的命令,他也会这么做。他要当面问她,他不相信那些流言蜚语。即使要离开他,也不用那么急于投入别人的怀抱。他不信,他如何都不会去相信!

    可是他根本没有料到她居然不认得他。如果这只是演戏,那么她成功了。他从她的眼中再也看不到一丝涟漪,只剩下一片澄明,仿佛他从来就没有映入她的眼眸。可笑,实在可笑,那么自己的痴心又算什么?

    他恨过,绝望过,打算就此离开,再也不回头,可是他又再一次食言了,终究还是不由自主地跟随了她的脚步。以为就这么默默地,寂静地守候在她的身边,哪怕只是一个影子。然而就在几天前,他看到了她为他紧张,为他担心害怕。即使在昏迷中,他仍然依稀听到她一次次地呼唤,感觉到了她紧握着自己的双手不放。她心里是有自己的,不管当中有何苦衷,她对他的这份情还在。他愿意等她,等到她愿意将一切与他分担,等到她回到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上官若没想到自己煮的面会这么抢手,不一会儿就被吃光了。她在考虑要不要开家面馆,攒够钱也好给自己赎身。可是一想到那只可恶的狐狸,她就像霜打的茄子——焉了。怪就怪自己倒霉,竟摊上这么个腹黑的主?呜呜……

    赵祯见上官若呆立在一旁,于是温和地说道:“上官若,你也做下来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听到赵祯念自己的名字,怔了怔,然后向他拱了拱手,说道: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环顾了桌子一周,就剩下狐狸旁边的位置空着了。她是真不想跟他靠太近,特别是某爷中邪之后。不过想归想,她还是走过去坐了下来。好在右边是她亲爱的寒,她可以不向左看,这样也就不用对上那只臭狐狸了。虽然现在还弄不清楚自己和寒之间的一些事,但是应该不会那么巧吧。兄妹?那是狗血剧情才会有的东西,她就不信那个邪。至于夜夜,她会找机会跟他说清楚的。喜欢和爱不同,她对夜夜只能称之为喜欢,而对于寒,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爱。这份感情虽源至这副躯体本身,却早已深入骨髓,无法抹去,恐怕此生再也难以容纳别人。既然如此,她又何必自寻烦恼?不如依自己的心走下去,哪怕以后粉身碎骨,也义无反顾!

    赵寒一直注视着上官若,见她光顾着扒饭,也不夹菜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他浅浅一笑,给她夹了她最喜欢吃的甜酥鱼排。上官若抬头看向他,但见他眼中的深情,似乎要把自己融化其中。她就这样定定地看着他。赵寒不语,用手指轻轻拿掉她嘴角所粘的米粒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愣,脸色不禁绯红。感觉好丢人呀,居然嘴角粘上饭了。不过,他刚才好温柔呀……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赵祉把这些看得真真切切,特别是上官若扭扭捏捏的样子,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。他故意将酒不经意地打翻,让酒顺着桌布洒到上官若的衣裙上。上官若正在发呆,等意识过来衣服已经弄湿了。她生气地看向赵祉,而某祉却像没事一般自顾自地吃着菜,根本不看她。

    好,我忍!上官若强将怒火压下,站起身向赵祯拱手说道:“皇上,臣先下去换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赵祯点了点头,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于是离了席,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等上官若走出偏厅,赵祯看了看赵寒,又看了看赵祉,后者正无事一般吃着饭菜。他的眉头蹙了蹙,看来外面的传言不假。这上官若长得跟女子一样娇媚,连自己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这样下去,恐怕会滋生祸害。若她是女子也就罢了,偏生是男儿身。两王争一男宠,此事传出去,定会掀起一阵风波。等这案一破,他就将上官若调至宫中当值,如此一来,想必他们也会收敛一些。赵祯一厢情愿地想着,某若就这般无辜地被定为了祸害。

    一顿饭在磕磕碰碰中用完,赵祯回了皇宫,而赵寒则跟随杨欣回了贤王府。上官若基本没吃上饭,因为当她换好衣服回来时,筵席也快散了。好在她也不傻,顺手往衣袖里藏了几块点心,晚上饿了就当夜宵吃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