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十七章 那人会是谁呢?
    “这很有可能是死者在被害前曾经挣扎过,可是她的嘴巴被凶手捂住了,因此不能开声求救。”上官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杨欣也一副深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正在众人沉思之时,上官若又接着说道:“不过,这也有可能是死者在临死之前,自己制造出来的他杀的假象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都一阵唏嘘。赵祉瞄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也能想到这点,实在不容易!”

    上官若撇了撇嘴,什么叫“你也能想到这点”?她很聪明的好不好!

    “嗯,臣以为上官公子之分析也不无道理。死者可能是他杀,亦有可能是自杀。而无论何种情况,此簪都是破案的关键。”包拯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簪既然是关键,那么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欧阳沐风!”杨欣接话道。

    赵祯点了点头,对包拯说道:“包卿家,无论此人是否就是元凶,也要先将他抓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包拯拱手道。

    这时,上官若忽然站出来说道:“皇上,小人觉得此簪未必就是王爷所赠的那支发簪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赵祯看向她问道。这上官若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天资聪颖,怪不得皇兄要将“他”收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道理很简单。既然王爷能请工匠,按照展大人所赠之簪打造出同样的发簪来,那么其他人也可以这么做。”上官若回道。

    “倘若真是如此,为何发簪上要刻上信亲王之名讳?”赵祯一脸严肃地说道。盗用亲王名讳,恐怕此案背后暗藏着更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“如果那人跟王爷有仇,那么做自然是想嫁祸。”上官若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可想不起来有哪位仇家想至本王于死地。”赵祉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可以慢慢想。”上官若说道,心里则想:“你仇家那么多,确实不好想到是谁。”

    赵祉眯眼看向她,问道:“你是本王的贴身侍卫,时常陪伴左右,你认为那人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这个可不好说呀!小的虽然是您的贴身护卫,可是也不清楚您在小的任职之前有否得罪过什么人……”上官若缩着脖子说道。自己不过实话实说而已,他干嘛那样盯着她看?

    “那就说说在你任职之后,本王有哪些仇家?”赵祉挑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小的也不是一直跟着王爷,比如……比如王爷上早朝之时,小的就只能候在外面。”上官若边说边擦汗。她干嘛要踩狐狸尾巴呀?人家有没有仇家干自己屁事,都是多嘴惹得祸。“言多必失,言多必失!”上官若在心里狠狠地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赵祉冷哼了一声,撇过脸不看她。

    “皇兄,上官若之言也非空穴来风,信亲王府的防卫要加强,皇兄更要多加小心。”赵祯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多谢皇上关心。”赵祉拱手道。说完,他转头看了上官若一眼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咯噔了一下,不知道哪里得罪狐狸了。或许人家只是随便看她一眼,可惜某若有深度恐祉症,不管是哪种眼神,她都怕的颤抖,总在想他会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这时,王朝进来禀报,说停尸房失窃,那具女尸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尸体都有人偷?”杨欣嘴巴张大成“O”字。

    上官若瞥了她一眼:欣姐姐,注意形象。杨欣合拢嘴,回了她一眼:我这不是吃惊吗?

    “停尸房如何失窃?”包拯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据当值的衙差回报,当时停尸房内忽然飘进来一阵熏烟,他们疑是失火,不料还没踏出两步便倒下,等醒来时,就发现尸首不见了。”王朝回道。

    “停尸房外不是有人守卫吗?”展昭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被人点了昏穴。”王朝回道。

    “可曾看清何人所为?”展昭继而问道。就算是被点穴,也应该看到来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是被从暗处投来的石子击中了昏穴,未曾看清是何人所为。”王朝回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此人武功不低。”包拯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那个欧阳沐风!”杨欣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欣姐姐,凡事要讲求证据,你就这么断定是他?”上官若说道。虽然欧阳沐风也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被这冤枉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。更何况上回刺伤他,她的心里还是很内疚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,还能有谁?”杨欣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还想说点什么,这时,赵祯说道:“死者与宫中失窃一案有重大干系,如今尸首被盗,可见事情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宫中失窃一案?”上官若疑惑道。这怎么又跟宫中失窃联系上了。

    赵祯见她不解,于是说道:“前不久宫中失窃,盗贼偷走了一颗西夏进贡的夜明珠。事后侍卫在案发现场找到了一包盐,以及贼人不小心遗失的一只黄玉耳环。后经查明,那耳环乃左侍郎二公子张旭赠给百花楼花魁碧华之物,上面刻有‘旭’字。而那名女尸,经由百花楼老鸨辨认,死者正是碧华姑娘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下,这古代男人送女人东西,怎么都喜欢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?等等,狐狸送东西给自己的时候知不知道自己是女子?如果不知道,他是不是真有那癖好?如果知道,他却故意装作不知,占她便宜……可恶!太可恶了!

    “若,你在想什么呢?脸都红了。”杨欣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屋里人多拥挤,热得慌,热得慌!”上官若说着,假装用袖子扇了扇风。

    “上官公子若是想到什么,不妨直说。”包拯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想……我想到了刺客一案,因为……因为那刺客也留了一包盐。”上官若慌乱回道,总不能说自己想狐狸的吧。呸,谁想他了。她是在想案情,对,是想案情!

    包拯闻言,说道:“恩,这两起案件可能有重大关联。当务之急,必须先将嫌疑人欧阳沐风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这时,赵祉站出来说道:“皇上,欧阳沐风乃魔教中人,武功深不可测,又擅于用毒,不如让臣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祯还没说话,上官若抢先一步说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行?”赵祉晓有兴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上官若支支吾吾,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心里却想:“因为你去的话,我也得跟去。”她可不想去什么魔教,更不想见到那个难缠的欧阳沐风。

    还没等上官若回答,包拯即说道:“不如让展护卫陪同王爷前去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不甘无聊的杨欣也跟着起哄: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臣也去。”赵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据说五毒教总坛设在稻香村,途经襄阳,朕正有打算微服出巡襄阳,就一齐前去吧。”赵祯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嘴角抽了抽,现在是去捉拿嫌疑犯,不是报名观光旅游团!这下好了,皇帝、王爷、郡主全都去,教她这些小护卫“鸭梨”好大。

    “上官若上前听封!”赵祯看向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某若反应慢半拍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黄公公好心提醒道:“皇上让你上前听封,还不过来跪下?”

    “哦”上官若战战兢兢地走到赵祯面前跪下,低着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愣了半响,但听赵祯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朕策封你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,与展护卫一齐担负沿途安全之责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听完,急忙说道:“皇上,小的不会武功呀。”这皇帝抽什么风,封她什么御前护卫,她又不会武功!

    “你不必谦虚,能打败五毒教左教使欧阳沐风,岂是泛泛之辈。”赵祯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小的那是侥幸,并无真本事,请皇上收回成命。”上官若磕头道。女扮男装已算欺君,再弄个官职,以后想脱身都难。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,朕的旨意岂能收回?”赵祯淡淡地说道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上官若无奈,只好叩谢:“上官若谢皇上恩典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平身”赵祯道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上官若于是起身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杨欣拍了拍她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恭喜呀!御前四品带刀护卫,记得今晚请客!”

    上官若没好气地回了她一句:“好,我下厨。”如果你吃的下地话,后面那句她没说出声。

    “朕也想试试上官护卫的厨艺,今晚就在信王府用膳好了。”赵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上官若无语。谁能给她块豆腐,让她砸死算了。

    “好呀!好呀!若,你要多做一些菜,我喜欢吃水煮鱼,四喜丸子,红烧肉,还有……”杨欣一口气说了不下十道菜。

    “本王喜欢吃鼎湖上素。”赵祉冷不丁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朕倒喜欢凤入竹林。”赵祯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某若听得一个头两个大,果然是狐狸一家亲,说出的菜式都那样刁钻。她压根就没听说过,叫她怎么煮?

    赵寒最后一个出声:“我喜欢你做的水煮面条。”以前她为他煮过。

    上官若感动地看向他。还是她的寒最贴心,知道她只会这个。

    “时候也不早了,朕就随皇兄一同前去信王府,各位爱卿也一起来吧。”赵祯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应道。

    “摆驾信王府!”随着黄公公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,众人于是前簇后拥,浩浩荡荡地开往信王府。上官若感觉足下有千斤重,爬了两次才上的马车。

    赵祉冷嘲道:“就你这身手也配当御前护卫?”

    上官若不想睬他,低头想着等下如何应付这帮食客。赵祉见她不理睬,用折扇轻敲了她一下。某若“哎呀”了一声,抬头气鼓鼓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生气的模样比青蛙还可爱。”赵祉扬着嘴角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您大人有大量,就别拿小的开玩笑了。”上官若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被封了个四品官,脾气也大了?”赵祉挑眉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上官若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