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十五章 美艳不输慕容龙阳
    上官若拿筷子的手一抖,油嘟嘟的鸡屁股就这么掉到桌上,又从桌上滚了下去。她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看向赵祉。爷,不是我不想吃,是它长腿了。

    赵祉冷哼了一声,又给她夹了一块,不过这次夹的是鸡翅膀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!”上官若笑得好不灿烂。她感叹造物者的英明,一只鸡只给它长了一个屁股。

    两人的“恩爱”,上官夫人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她向赵祉福了福身,说是身体不适,想先行告退。赵祉点了点头,同意她离席。

    “娘,我扶你回去。”上官若见她脸色苍白,连忙跟上去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夫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,说道:“若儿不用担心,娘没事。你留在这儿多陪陪王爷。”不然往后他娶了王妃,若儿就是想陪,人家王妃也不会答应。她将后面的话咽在喉里,没有道出。

    “王爷那儿众星捧月,身边多的是人陪,何用得着我?还是让孩儿陪您吧。”上官若扶着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毅离,王府里还有比低等护卫更低的职位吗?”后面忽然传来某祉阴恻恻的声音。

    上官若硬生生地止住脚步,竖起耳朵听下文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毅离回道。

    “王府从来不养闲人,本王听说宫里正缺太监,你回去将那些擅自离位的低等护卫都送去净身房。”赵祉一边晃着酒杯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”毅离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的额际忽然冒出一排冷汗,她对身旁的上官夫人说道:“娘,我发现自己还没吃饱,还想再吃点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夫人并不清楚他们在打什么哑谜,不过还能明白一点,就是王爷不想她的若儿离开。她摸了摸上官若的脸蛋,说道:“若儿就留下来吧,娘自己回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上官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身边是疼她爱她的娘,背后是可恶的狐狸,可是她没得选。回头?这似乎很不孝。不回头,某狐狸真会把她送到皇宫做太监的。虽然她并非男儿身,不怕卡擦那一刀,可是一进净身房,不就马上穿帮了吗?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欺君之罪,倘若算,那么卡擦的就不是下面,而是上面了。

    正在上官若两难之际,上官青站起身,向赵祉施礼道:“王爷,在下欲先送娘亲回房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“嗯”赵祉淡淡地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上官青于是走到上官夫人旁边,对上官夫人说道:“娘亲,就让青儿扶您回去吧。二哥是王爷的护卫,不便走远。”

    上官夫人点了点头,任由上官青扶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上官若在心里暗骂了一千句狐狸,然后换上阿谀的笑脸回身走到赵祉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的给您添酒。”上官若非常狗腿地拿起酒壶给赵祉斟酒,又忙给他夹菜。

    赵祉冷亨了一声,不过还是很受用地吃着她为他夹的菜。

    席上只剩下赵祉,上官浦和上官若三人。赵祉和上官浦谈论了一些朝中之事,从时局变化到国计民生,听得某若混混欲睡。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人,就让他们为这个时代热血沸腾吧。小女子来自现代,坐观时变就好了。

    用完膳,下人撤了席,换上水果糕点。

    上官若趁谈话停顿之际,问上官浦道:“爹,不如你说说我练武功的事吧,我到底会还是不会呀?”

    上官浦知道“他”是闷坏了,回道:“若儿自然是会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包大人故意试探我?”上官若瘪瘪嘴道。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上官浦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此事都怪爹的疏忽,让你在练习轻功的时候从屋顶上落下,受了重伤,昏迷了三天三夜。那年你才十岁,郎中说可能活不成了。我和你娘一直守在你的床边,你娘哭得跟个泪人似的。到了第四天清晨,忽然听到你说“水,水……”,我们给你喂了水,不久才转醒。自此以后,你娘就不许我教你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一直没练吗?”上官若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笑笑,说道:“若儿天生好强,又岂会放弃习武。你白天认真读书,却在夜阑人静之时偷偷起来练习武功。你娘不知,我也是在无意中发现。我答应了你娘不能教你武功,但是又怕你一个人练习找不到门路,于是将你送到翠羽门。翠羽门不收男弟子,但是海棠花使何翩翩当年欠过我一个人情,许你男扮女装留在翠羽学习武功,为期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也同意?”上官若疑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摇摇头,说道:“你娘自然是不会答应,因此我也只道是送你去私塾。你娘开始不同意,我说你是男子,不能老呆在家中,必须出去磨练磨练,况且又不是不回来,不过三年而已。你娘心中不舍,但最终还是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撇撇嘴,心里嘀咕道:“男人的话都不足信,那怕他有多爱你。”不过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为何包大人说她武功,原来是老爹他有所期满。既然要瞒过娘亲,自然也不能让外人知道。只是不知道后来她为什么又回到翠羽门,还认识了赵寒。

    上官浦见“他”一脸沉思,不知道自己当年的做法是对还是错。如果当时没有将“他”送去翠羽,也许后来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。

    屋里又再次安静了下来。赵祉忽然站起身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本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改天再来拜访上官大人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也连忙起身,行礼道:“下官恭送王爷。”见上官若还在发呆,他只好轻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上官若回神,急忙屁颠屁颠地跟上赵祉。

    出了上官府,赵祉和上官若先后上了马车。上官浦看着马车渐渐消失在街角,心中说不出的惆怅。这孩子天资聪颖,本该前程似锦,奈何命运多舛,现在又……,哎!

    上官若在马车上一直不作声,结合上官浦所述以整理脑海中残缺的记忆。可惜她除了和赵寒相遇相知的画面,其他什么都想不起来。看来对于以前的上官若而言,那是一段深入骨血的爱恋,刻骨铭心。她的灵魂离去了,却把这份痴情留在血液里,由她这个异世来客去承接。可是这么沉重的感情,她能承受吗?依爹爹之说,这幅身体的主人本也姓赵。倘若真如戏剧上所演的那样,两人是兄妹什么的,叫她如何是好?

    赵祉也在思考着上官府的所闻所见。上官若的身世有很多疑点。“她”跟玉儿长得很像,太像了,即使不是亲姐弟,必然也有一定的渊源;而且“他”也姓赵,虽说天下姓赵的人不少,然而据他观察,“他”和康小王赵寒似乎早已认识。他俩到底什么关系?想到赵寒为了“他”连命都可以不要,赵祉感到一阵气闷,又见上官若看向窗外若有所思的样子,心里更是不爽,执起手中纸扇“啪”的一下便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上官若摸着脑袋不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赵祉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暗骂了一句“有病”,然后郁闷地抚摸着“受伤”的脑门。

    两个人各怀心思,一路沉默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,未曾下马,却听毅离报展昭候在府门前。展昭见到来驾,下马上前向赵祉行礼,说是包大人有请。赵祉只好下令让马车调头,开往开封府。上官若本不想跟去,可是狐狸没让她留下,她哪敢吭声?她就不明白,自己都被贬做下等护卫了,为什么还要她寸步不离地跟着。她还有很多话想要当面问赵寒。事情不弄清楚,她的心里总觉得莫名地烦躁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开封府,公孙策带着府中衙差出门相迎。上官若很好奇为何包拯没有亲自出迎,这狐狸似乎也不生气。这古代不是最注重尊卑礼节吗?奇了!怪了!

    走过长廊,进了大厅,但见一位英俊不凡的银白锦衣的男子坐于正中。不过让上官若吃惊的是,除了包大人,杨欣和赵寒居然也在。

    “信亲王赵祉拜见皇上。”赵祉说着,甩开衣摆,正欲下跪。

    赵祯急忙上前扶住他,说道:“皇兄莫须多礼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比较迟钝,才反映过来眼前的帅哥正是皇帝。但是狐狸已经起身的,那么她到底还要不要跪啊?她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杨欣。杨欣对她眨了眨眼。上官若心里纳闷,这眨眼是跪还是不跪啊?

    “大胆,见了陛下居然不下跪!”一个公鸡嗓音的太监突然对上官若一喝。某若吓的腿一软,给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赵祯并没有马上让她起来,问道:“你是上官若?”上回在宫中见“他”乃女装打扮,美艳冠绝三宫;此番男子打扮,依然风采夺目,不输慕容龙阳。

    “回禀皇上,我……呃……小的正是上官若。”要她自称奴才,她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”赵祯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上官若于是起身。因为腿软,差点儿又跌跪回去,还好赵寒及时上前扶住她。对上赵寒柔情脉脉的双眸,她有片刻的失神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杨欣故意咳嗽两声,将两人的注意力拉回来。她鄙视了上官若一眼,你们“恩爱”也别在皇上面前,找死啊?上官若尴尬地撇过脸,却遇上赵祉杀死人的目光,只好又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赵祉不再看她,向身旁的赵祯问道:“皇上为何在此?”

    “皇宫失窃一案有了进展,朕过来看看。”赵祯回道。接着,他令人将证物捧上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看,这不正是赵祉送给她的银簪吗?怎么会在这儿?难道说那个欧阳沐风真的挂了?杀人偿命,包大人会不会用狗头铡把自己给咔嚓了?想到这,上官若忽感喉咙被堵,呼吸困难,天旋地转,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