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十四章 这是真的吗?
    当上官浦无功而返时,上官若正站在原地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“若儿为何站在这里?”上官浦将他抱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等爹。”上官若回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回屋等?”上官浦言语中略带着责备的语气。本来没追到刺客就感到十分窝恼,回来见他傻愣地站在风中等候,心里更是莫名地来气。

    上官若委屈地说道:“爹爹深夜追捕刺客,若儿岂能独自贪图安逸?”

    上官浦闻言一怔,放软了语气说道:“以后不许这般胡闹,万一着凉了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嗯,若儿知道了。”上官若乖巧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上官浦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爹无能,让刺客跑了,辜负了若儿的好计谋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摇摇头,说道:“这不能怪爹,是刺客太狡猾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爹跟柯师爷再想想别的计策。”上官浦无奈地说道。这次没抓到刺客,恐怕对方下次会派更厉害的杀手过来。

    “爹,刚才的刺客已经供出幕后指使了。”上官若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愕然,不可置信地看着上官若。上官若只好将方才之事详细地说了一遍。说完,上官若见上官浦一脸沉思,便问道:“爹,那郭员外为何要杀爹爹?”

    “郭员外的独子郭桦强抢民女,并纵容家仆殴打那女子的娘致死,爹依照大宋律法判了郭桦死罪。想必郭员外因失子之痛怀恨在心,才雇刺客刺杀爹。”上官浦地说道。郭员外是当今皇后的伯父,郭家深得刘皇后重用,要办他并非易事。当初他就是顾虑到这层厉害关系,才赶在郭员外上京之前把郭桦的案给办了。他并不害怕得罪权贵,但是却担心家人会因为自己的雷厉风行而遭殃。以前只有他和雪儿,雪儿深明大义,自是愿意与他同甘同苦。然而现在多了若儿,“他”还是个小孩呀!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神情凝重,于是问道:“那郭员外是不是很难对付?”

    “若儿不必担忧,爹爹秉公办案,任他是谁,都绝不手软!”上官浦正色道:

    “爹爹威武!”上官若看着上官浦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之色。

    上官浦摸摸他的脑袋,说道:“爹先送你回房,小孩子晚睡可长不高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点点头,将头埋在他的肩膀,任由他抱回房间。

    次日,上官浦亲自上门拜访郭员外。郭淳不知其来意,命人将他引至客厅,也不上茶,叫他坐着干等了半天。待到响午,却迟迟不见郭淳过来。上官浦只好提笔在案上留下一行字“若想取某项上人头,某随时恭候”,然后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管家将上官浦留字说与郭淳,郭淳听后大怒,直骂“上官小儿欺人太甚”。不过骂归骂,他心里明白事情已经败露。上官浦并非鼠辈,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办他,怕是还没拿到实质的证据。刺杀一事不能再进行,但是这仇不能不报!他想到了皇宫里的侄女郭皇后,她与桦儿感情甚好,桦儿的仇她定不会不管的!

    郭淳遂进京觐见郭皇后,将郭桦如何“受害”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。说得声泪俱下,感人肺腑,令郭皇后赔了不少伤心泪。这郭皇后又将郭淳的一番话说给刘太后听。刘太后之前就收到了一些官员弹劾上官浦的奏表,听郭皇后这么一说,更是对他有了想法。她于是下了一道懿旨,将上官浦调回京城,封了个翰林学士。郭皇后问刘太后为什么不但没有罢免上官浦的官职,反而给他升了官。刘太后说上官浦在任杭州知府期间,兴修水利,改善民生,并未犯下任何过错,不能直接罢官。这翰林学士一职虽是显贵,却是闲职,名为升官,实则被贬。郭皇后心里不满,却也不敢当面顶撞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咕~”某若肚子的打鼓声打断了上官浦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好意思,我今天还没用早膳。”上官若尴尬地打着哈哈。

    “若儿怎么没用早膳?”上官浦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很想将她被罚的事说出来,却感受到某狐狸冰刀般威胁的目光,只好撒了个谎:“因为出门仓促,没来得及吃。”丫的,虐待我,还不许我向老爹诉委屈!

    某狐狸对于她的回答还算满意,遂将“冰刀”收起。上官若回以他讨好的笑容,就差没摇尾巴装小狗了。

    上官浦对于他们“含情脉脉”的眼神交流很是怀疑,而这种怀疑慢慢升级为不好的预感。难道真如夫人所说,王爷他有龙阳之癖?屋里的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没用早膳。”赵祉突然冒了一句。

    上官浦回过神,对上官夫人说道:“夫人,劳烦你去吩咐下人给王爷备膳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上官夫人应了一声,才起身退了出去,临走时还不忘哀怨地看了一眼上官浦。都什么时辰了,还没用早膳?这王爷荒/淫无度,可苦了若儿这孩子。

    上官若挠了挠头,不明白娘亲为何一副怨妇的表情。“不就是一顿早饭吗?能把上官府吃穷不成?嗯,可能娘亲跟自己一样怕洗碗。唉,要不等下帮着一起洗好了。”某若一厢情愿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若儿在王府住得可习惯?”上官浦问道。

    “习惯。”上官若如实回道。穿越来古代这么久,不习惯也得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他待你可好?”上官浦接而问道。他本来不想当着王爷的面问这话,但是若儿很少回家,这次回来王爷也跟着。那王爷一看就是霸道的主,怕是不肯让若儿独自回来。想到这,他的心里一阵愧疚。

    这咋听起来像似父亲对出嫁的女儿问的话呢?去!去!去!胡乱想些什么呢?上官若暗自鄙视了自己一番,然后才笑嘻嘻地回道:“好,很好!”好得老欺负她!压榨她!虐待她!当然后面的话她没敢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上官浦喃喃道。虽然他还不能接受这等事,但是既然儿子喜欢,那就由着他去吧。若儿性格刚烈,倘若逼他,就怕他会像上次那样离家出走。只是…王爷迟早要娶王妃的,到时候叫若儿如何自处?上官浦想罢,暗自在心里抹了把辛酸泪。

    上官若饿得两眼昏花,哪里会注意到上官浦的神色。只觉得屋里太过于安静,离吃饭时间尚早,于是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对了,爹,听包大人说我以前不会武功,这是真的吗?”上官若问道。按照她依稀的记忆,以前的上官若应该会武功才对,但是包大人是不会骗人的,这其中肯定存在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“包大人?”若儿怎么会跟包拯有瓜葛?上官浦并未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不解,于是解释道:“呃,就是开封府的包大人。我在协助他办案,他无意中提到我不会武功的事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听她一说才释然,抿了口茶,说道:“这事要从你十岁那年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啊?又要从那么久说起啊?”上官若蹙着媚说道。她很饿呀,能不能长话短说?

    上官浦笑笑,说道:“若儿肯定是饿坏了,不如等会儿用完膳再说?”

    “嗯”上官若点头如倒葱。人一饿,耳朵也会累。当她一抬眼,便收到了赵祉鄙夷的目光。某若自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这时,上官夫人走了进来,行礼道:“王爷,老爷,饭菜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上官若惊讶道。该不会是直接到酒楼里端来的吧?

    上官夫人面露尴尬,说道:“民妇担心王爷等太久,于是让管家到天香楼点的菜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撇撇嘴,还真让她给猜中了。不过有饭吃就好,管他哪里烧的!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去用膳吧。”上官若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赵祉点了点头,然后随众人到了偏厅。上官若看着满桌子的佳肴,咽了咽口水,暗叹道:“这回儿恐怕真要把上官家给吃穷了!”

    赵祉先坐下,上官若坐在他的旁边。上官夫妇和上官青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没等赵祉下筷,自己先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热汤暖胃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汤呀?挺好喝的。”上官若看向上官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夫人支支吾吾,半宿没答上来。站在一旁的管家见状,急忙上前回道:“回二少爷,这是鹿茸三珍汤。用上等鹿茸,配以鱼翅、海参、干贝、鸡脯肉一同熬成。具有壮肾阳,补精髓,强筋骨之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咳!咳!”上官浦轻咳了两声。管家知趣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额头冒了三条黑线,她又不是男的,壮什么阳?

    赵祉眉梢抖了抖,总算明白了为何方才上官夫妇会出现那种奇怪的表情。不过对于这种误会,他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厌恶。

    饭桌上又恢复了安静,只听见上官若吧唧吧唧嚼菜的声音。因为实在太饿,压根就没心思顾及个人形象。吃至半饱,见众人都盯着自己看,上官若不好意思地放慢吃饭的速度。她偷偷瞄了瞄旁边的赵祉,后者举止优雅,哪像她那般粗鲁?皇家的教养就是不同!某若不知哪来的胆,突然想作弄他一番。她用自己吃过的筷子夹了一根鸡腿往赵祉碗里送,笑得很欠扁地恭维道:“王爷,吃鸡腿。”嘻嘻,这狐狸最爱吃鸡了,看你怎么“优雅”地啃鸡腿。

    赵祉眯眼看了看她,嘴角一扬,夹起一块鸡屁股往她碗里送,说道:“这凤尾肉养颜,你该多补补。”上官若哪里不知某狐狸是借机讽刺她长得丑。可恶!她最讨厌吃鸡屁股了。某若夹起鸡屁股就要扔。某祉即刻投来“冰刀”,你敢扔试试?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