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十三章 不安什么好心!
    上官浦为官清廉,但是相对于家穷徒四壁的赵若而言,这房间已经相当豪华了。雕花大床足足有一米八宽,三个人同时睡在上面也不会觉得拥挤。

    “爹,你一个人睡这么大的床吗?”赵若摸着床沿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说道:“不是,还有你娘,也就是爹的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赵若回了一声,然后抬头问道:“娘她人呢?”打进府以来,他还没见过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她和秋兰去普陀寺上香,应该这两天会回来。”上官浦微笑着说道。原本他还担心若儿会不愿意认雪儿做娘呢,现在总算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秋兰是谁?”赵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秋兰是你娘身边的丫鬟。”上官浦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”赵若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,柯崇文轻敲了两下门说道:“大人,早膳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回了一声“好”,然后牵起赵若的小手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若的小肚子早已饥肠辘辘,一听到有吃的便来了精神,三步作两步跟着上官浦来到膳堂。按照上官浦的饮食习惯,厨子只做了几个简单的菜。一碟香酥鸡柳,一碟鱼香茄子,一碟香辣土豆丝,有荤有素。

    赵若咽了咽口水,问道:“爹,好多菜哦!”

    上官浦笑笑,夹起几块鸡柳送到赵若的碗里,说道:“趁热吃,不够爹再让厨房加菜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够了!”赵若含着饭菜说道。自从娘去世以后,他就没尝过一餐温饱,现在有这么多好吃的,他很知足。娘说做人不能太贪心,得到的同时也会失去,得到的越多,失去的越多。就比如说他有了爹爹,就失去了房子。虽然现在的房子更大,但是总觉得离娘亲太远了。娘亲夜里回来,看不到房子,又看不到自己,会不会很难过呢?想到这,他的眼眶盈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上官浦看到了他的异样,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啦?是不是见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赵若遥遥头,回道:“不是,只是……只是这饭菜太好吃了。如果每天都能和爹爹一起用膳,那该多好!”

    上官浦放下筷子,宠溺地抚摸他的头发,说道:“傻孩子,你是爹爹的乖儿子,当然每天都跟爹爹一起用膳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赵若含泪看着上官浦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笑着点头,说道:“若儿以后跟爹姓,叫上官若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”赵若点头道。

    自此,赵若改名上官若。上官浦对他视如己出,并亲自教他读书写字。上官夫人于他们回来的次日回府,一见上官若便十分喜欢。特别是上官若第一次叫她娘,令她感动的痛哭了一场。害得上官若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,直到听了上官浦劝解她的话以后才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上官夫妇有过一个比上官若大两岁的孩子,那孩子自幼聪明,却因为一次失足落水拉下病根,最后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夭折。孩子去世以后,上官夫人因为伤心过度,身体时好时差,再也没能怀上孩子。这次去普陀寺上香,一来是祈福,一来是求子。不料上天这么快就给他们送来这么一个乖巧伶俐的孩童,叫她如何不激动?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上官若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小时候那么聪明!”上官若说道。本来她想说没想到那个上官若小时候的身世这么凄凉,但觉得不妥,于是才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很怀疑上官大人所说的那个男孩与你并非同一人。”赵祉瞥了她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撇撇嘴,这人,不损她不行啊?算了,好女不跟狐狸斗。再说了,狐狸所说的话也确实是事实,她跟那个上官若还真不是同一个人,至少不是同一个灵魂。

    “爹,后来有查到那些刺客是何人指使的吗?”上官若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点点头,说道:“查到了,爹还是用了你出的计谋,若儿难道都忘了?”

    “呃,孩儿对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。”上官若心虚地回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凝视了她片刻,他的若儿变了,眼睛里少了几分忧郁,多了几分澄明。也许失忆对若儿而言未必是坏事,这孩子身上背负了太多。虽然“他”从来没说,但是他知道“他”一直都很压抑。

    “若儿还在怪爹吗?”上官浦忽而问道。

    阿?这哪跟哪啊?不是在说刺客的事吗?怎么突然就转移了话题?怪他?怪他什么呀?上官若一头雾水,不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爹,不如您先说刺客的事吧。”上官若挠挠头说道。在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,她不想代以前的上官若做任何回应。更何况这里还坐着某狐狸呢,他那么关心自己的过往,肯定不安什么好心!俗话说得好,小心驶得万年船!

    赵祉冷漠地坐在一旁品着茶,对于他们的互动尽收眼底。包括上官若的心虚,以及有意无意地避开话题。

    上官浦叹了一口气,继而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晚,月明星稀。刺客在屋内的油灯熄灭不久之后,便悄悄潜进了上官浦的卧房。他对准了床上隆起的地方“唰唰唰”几刀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人?”刺客在刀落时发现了异常,正欲退出,只见卧房外面的火把齐举。上官浦从衙差中走了出来,身边还跟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刺客操起刀欲砍过去,却发现周身无力,差点瘫软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中了我下的软骨散,不想武功尽失就别妄自使用内力。”上官若提着稚气的童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在林中用迷烟的也是你?”黑衣人盯着上官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上官若毫不畏惧地回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想不到我黑风杀人无数,今天竟然栽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手上!哈哈哈!”黑风狂肆地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叫邪不能胜正!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!只要你供出幕后指使,我爹可以对你从轻发落。”上官若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想让我束手就擒?恐怕会让你失望,小屁孩!”黑风说着,将手中的刀对准上官若一抛。

    上官浦急忙将上官若拉开,但见弯刀刺入他们身后的假山,摆动了还几下才停了下来。好险!倘若被这刀刺中,她这辈子也只能长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“追!”上官若在上官浦的怀里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衙差门一齐看向上官浦,等待他的命令。上官浦点了点头,示意他们听从上官若的指挥。衙差们于是向刺客逃跑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上官浦将上官若放下,说道:“若儿留在这里,爹去追刺客。”言毕,也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庭中只剩下柯崇文和上官若。柯崇文走到上官若身边说道:“小公子,这里风大,不如先回房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摇摇头,说道:“不必,爹让我留在这里,我就在这儿等爹。”

    柯崇文闻言,耐心地解释道:“大人他不是这个意思,他是要公子留在府中等候,而非站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装作不解,问道:“爹爹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柯崇文点头说了一声“是”。他原以为小公子很聪明,没想到也有犯迷糊的时候。

    上官若纠结着脸,似乎思考了很久才说道:“我还是想留在这里等爹爹回来。柯叔叔不用管我,我自己在这儿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柯崇文没料到她会这么坚持,略为犯难。公子年纪尚小,留“他”一个人在这似乎不妥。而且“他”身子单薄,万一着凉了可不好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明白他的想法,故意摆摆手催促道:“柯叔叔肯定有很多公文要处理,快去吧,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柯崇文迟疑了片刻,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,只好叮嘱道:“那么柯叔叔先走了,公子自己要小心,如果累了就直接回房休息。”说完又看了看她,才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人都走光了,便对藏身在屋顶的黑风说道:“下来吧,人都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黑风一怔,探出身来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
    上官若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可别忘了我是下毒之人,自然知道你逃不远。你那障眼法骗得过别人,可骗不过本公子我!”

    黑风大笑几声,说道:“好小儿,是我小看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别笑那么大声,省得引来衙门的官差!”上官若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黑风止住笑,问道:“你不是想捉我吗?为何要引开他们?”眼前的小男孩不简单,不容他轻视。

    “我想放你走。”上官若将双手背到身后说道,一副官大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黑风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就算抓了你,也问不出什么话来。”上官若如实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没想到世上最了解我的竟然是你这小屁孩!”黑风干脆在屋顶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摇摇头,说道:“我并非了解你,而是觉得你跟我很像。”

    黑风嘴角微扬,问道:“哦?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你很寂寞,想要人疼。”上官若看着他的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黑风敛住笑,冷然道:“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!”说着便往屋顶往外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转过身,正欲离开,却听到背后传来黑风的声音:“郭员外赏金一千五百两,买上官浦项上人头!”说完,便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上官若嘴角微提,无言地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