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十一章 身世之谜
    小男孩带着上官浦在林里绕了好几个圈。少顷,他们来到一条小溪旁,小男孩带他在小溪里走了很长一段路,却始终没过去对岸。

    上官浦受了重伤,走起来十分吃力。他觉得头越来越晕眩,忍不住问小男孩道:“请问还有多远的路?”

    小男孩见也走了一段距离,于是说道:“我们上岸吧。”说完,他却向原来方向的岸边走去。

    上官浦才恍然大悟,原来他这么走是为了迷惑那些杀手。杀手定然想不到他们根本没过对岸,只不过沿着小溪走了一段而已。就算他们放狗来追踪,气味早已被溪水冲去,而且周围也无血迹或脚印可寻。妙哉!他看着小男孩的背影暗叹道:“想不到这小儿年纪小小,心思竟如此缜密,将来定然会有一番大作为。”

    上了岸,再绕过一片桦林,便看到一间茅草屋。屋前有一座小土坟,坟前竖着一根桃木墓碑,碑上刻有“娘亲唐琬之墓”六个字。从稚嫩的字体可以看出,这些字应该是小男孩自己刻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小男孩推开柴门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于是跟着小男孩进了屋。但见此屋家徒四壁,除了一张破旧的木床,再也找不到任何多余的摆设。

    小男孩从床头的木箱捣出一瓶金创药和一块破布,然后对上官浦说道:“把衣服脱了,我帮你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笑笑,说道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这毕竟只是个半十大的小孩,自己一个大男人,怎么好意思劳烦他。

    小男孩闻言,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能够得着背?”

    “呃…..”上官浦一愣,尴尬地回道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快脱吧,伤口不早点处理会发炎的。”小男孩嗔怪道,活像个老大人。

    上官浦笑笑,想不到自己活了二十几年,现在要听个小屁孩说教。不过他还是乖乖地把衣服脱了。由于血液凝滞,衣服都粘在皮肉上了,痛得他直咧牙。

    “不痛,不痛”小男孩对这他的伤口轻吹着气喃喃道。接着,小男孩打开药瓶,小心翼翼地往他的伤口涂上金创药。待上了药,小男孩便用破布为他绑扎伤口。由于年纪小,只能使出全身的力气才将破布缠好。粉嘟嘟的小脸因为使力,鼓得更加红润,好不可爱。

    上官浦见他手脚麻利,禁不住问道:“你的医术是跟何人学的?”

    小男孩喘了喘气,说道:“跟我娘学的。娘亲说,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,我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。”说到这,小男孩泪眼婆娑,却始终没有忍住没有滴下来。

    上官浦被小男孩的倔强所震撼,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,让一个年仅五岁多的小孩变得如此坚强?

    “你爹呢?”上官浦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小男孩摇了摇头,回道:“我不知道。娘亲从来没有说过爹爹的事情。”他也有问过,但是娘亲只是哭而不答。久而久之,他也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上官浦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赵若,我娘都叫我若儿。”小男孩回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细细打量着赵若,精致的五官和水灵灵的眼睛都足以说明他的父母定然长得不俗。如此可爱的小孩,却有着这般凄凉的遭遇,大概是上天也嫉妒他的容貌和聪慧吧。

    赵若见他呆呆地盯着自己看,不明所以地摸着自己的小脑袋,眼睛扑闪扑闪地回视着他。上官浦笑笑,问道:“你方才为何会忽然出现,并救了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打算去捉野鸡,不料看到你们在厮杀。我娘说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于是我就扔了几颗烟雾弹过去?”赵若一本正经地说道。红扑扑的小脸蛋故作深沉的样子,更加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“烟雾弹?”上官浦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嗯,娘说这是唐门的独门武器,危急时释放可以趁机脱身”赵若玩弄着手中的药品解释道。

    上官浦叹了一口气,摸着他的小脑袋说道:“想不到你小小年纪,竟如此正义果敢,你娘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!”

    赵若闻言,嘟起小嘴说道:“我不小了,我已经六岁了!娘亲说我已经长大了,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心里一滞,想必他的娘亲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,只好用这样的话语鼓励他坚强地生存下去。看着他气鼓鼓的模样,上官浦心疼地将他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咕~”怀中的小人肚子发出一声抗议。赵若红着小脸说道:“我去做饭”说完便从上官浦的怀中钻了出来。这位叔叔的怀抱很温暖,如果他是我的爹爹多好。小男孩如是想着,又看了看坐在床上的上官浦,脸上荡开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上官浦不知这小儿的心思,但看到他一脸笑容地看着自己,眼神也益加柔和。

    赵若从床底掏出一个鸡蛋,准备给上官浦煮鸡蛋羹。这几天母鸡都没下蛋,篮子里的鸡蛋只剩下三个了。但是叔叔受了重伤,要吃点好东西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上官浦想上前帮忙,然而被赵若阻止了:“叔叔受了重伤,不可以随便乱动,万一扯到伤口又要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闻言,只好乖乖地坐了回去,安静地看着小孩忙里忙外。如果他的谨儿还在,想必也是这般懂事吧。想到那个刚满五岁,却被病魔无情地夺走了生命的儿子,他的心隐隐作痛,眼睛也变得湿润。

    不久,小男孩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汤出来。赵若将鸡蛋汤递给上官浦,说道:“叔叔趁热喝”。

    上官浦没接,说道:“我不饿,你喝吧。”他如何不知,小男孩家里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。

    赵若以为他怕烫,于是用小嘴轻轻地吹了又吹,直到感觉没那么烫手了,才送到上官浦的嘴边,说道:“现在不烫了,喝吧”说完,一脸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上官浦觉得眼眶有点湿,“嗯”了一声便将嘴凑上去喝了两口。接着,他故意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鸡蛋好像坏了。”

    赵若闻言,不可置信地嘟囔道:“怎么会?母鸡几天前才下的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坏了,不信你喝试试。”上官浦认真地说道,心里却在暗笑。

    赵若果然上当,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,说道:“没坏啊”。

    “你再喝几口试试。”上官浦憋着笑说道。

    赵若又喝了几口,发现自己被忽悠了,撇过脸不满地说道:“你骗我!”

    上官浦终于忍不住,大笑了出声。然而这却不小心扯动了伤口,“嗤”的一声敛住了笑容,方才解释道:“我不这么说,你怎么会和我一起分享这碗美味呢?你救了我一命,以后我们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如何?”

    赵若想了想,问道:“那么你做我的爹爹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上官浦闻言,大喜道:“好!乖儿子!”说着还不忘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肩膀。

    赵若将碗搁到床边,扑到上官浦的怀里叫道:“爹!”

    由于身上有伤,上官浦只好先留在茅草屋休养几天。而赵若自打认了爹,就更加小心翼翼地照顾他。

    赵若一大早就出门,回来时提着一只五彩山鸡。人未进门便听到他高兴地说道:“爹,我刚打到一只山鸡,等会儿煮锅鸡汤给你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正在运功疗伤,听到他童稚般的声音,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哦?若儿是如何打到山鸡的?”上官浦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赵若将山鸡扔到地上,在腰间取出一个丫杈弹弓说道:“我用这个射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儿好本事!”上官浦摸摸他的脑袋赞许道。

    赵若受到表扬,心里乐滋滋的,但他不善于言辞,蹭的一下提起山鸡,说道:“若儿给爹做鸡汤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一把拉住了他,说道:“这些事儿让爹来做。”

    赵若遥遥头,说道:“爹爹受了伤,还是让若儿来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拍拍他的小肩膀,说道:“爹是男子汉大丈夫,这点伤算什么。”说着,他便接过山鸡,竟自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赵若拧着小弯眉,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官浦虽说是少爷出身,然而但凡习武之人,多多少少也学过一些野外生存技能,这些粗活自然不再话下。半个时辰过后,一锅美味的鸡汤便煮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香呀,没想到爹爹的手艺这么好。”赵若盯着锅里滚烫的鸡汤说道,肚子里的馋虫早就蠢蠢欲动。想起来,他今天还没用早膳呢。

    上官浦看他一脸馋样,先给他盛过一碗,叮咛道:“待凉了再喝,小心别汤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爹。”赵若开心地接过鸡汤,用嘴慢慢地吹。娘说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”,虽然这不是豆腐,但是倘若烫伤了,又得消耗不少药膏。

    山里的食物是非常珍贵的,自从娘亲去世后,赵若基本上是饥一顿饱一顿。喝完了碗里的鸡汤,他就自觉地将碗洗净收起。

    上官浦原先不明白,后来猜测他必定是不舍得吃,遂将自己的那碗给他,说道:“这碗也摊凉了,若儿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赵若遥遥头,说道:“若儿喝够了,爹自己喝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想了想,也罢,不如将山鸡捞上来切给他吃。于是,他将鸡汤放在灶上,然后用筷子将鸡捞起放到砧板上,接着用刀将鸡切成小块。他走过去将赵若的碗拿起,把鸡翅和鸡腿夹入碗中,递给赵若,说道:“快吃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赵若看了看碗中的美食,又看了看上官浦,吞了沫口水说道:“若儿不饿,爹吃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浦笑笑,说道:“爹爹一个人怎么吃得完?若儿吃吧,吃完爹再去打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山鸡不好打。”赵若盯着碗里的鸡肉做着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“若儿信不过爹爹?”上官浦故作生气道。

    赵若见他板着脸,急忙说道:“不是,若儿当然信爹爹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若儿就将这些都吃完。”上官浦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赵若点点头,接过碗便用手抓起鸡腿吃。上官浦看他吃得津津有味,心里泛起丝丝暖意。也许是上天怜悯他失子之痛,因此将眼前的这个小男孩赐给他。不管将来如何,他也要好好地爱护他,让他过上安定的日子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