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十章 难道真喜欢上了男人?
    张武不明所以地看着上官若手指指天,似乎在念叨着什么,便装作惶恐道:“你该不是在诅咒我吧?”

    上官若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少臭美,我才没那闲功夫!”

    “何谓‘臭美’?”张武一脸好奇宝宝地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瘪瘪嘴,决定不再理他,拣起扫帚继续扫地。“咕~”此时,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一声。哎!今天早上还没吃早餐呢。刚才又狠命追着小狐狸打,现在肚子是空空如也。那狐狸要她扫完地才准吃饭,到时早就肚皮贴着背了。

    “地不是这么扫的!”张武突然按住她手上的扫帚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干脆松开扫帚,双手抱腰挑眉道:“那么劳烦张大侠示范一下应该如何扫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武笑笑,内里一提,一招横扫千军,周围的树叶便乖乖地卷作一团。

    上官若惊得目瞪口呆,口张大成“O”字,可以塞下一个鸡蛋。等回过神,跳上前挽住张武的胳膊,满脸崇拜地说道:“张大哥,你好厉害噢,能不能教我呀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一个愠怒而冰冷的声音传来,上官若顿觉背后凉飕飕的。扭头一看,赵祉正一脸阴寒地看向他们,眼睛直盯着某人挽着别的男人的手。上官若吓地急忙松开手,站离张武一尺远。

    赵祉见两人分开,阴沉的脸缓和了些,望向正在发抖的张武说道:“自己去领三十军官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张武连忙拱手应了声,便逃也似的离开。他宁肯屁股开花,也不愿被王爷盯着。王爷刚才那目光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,好可怕呀!

    上官若见张武跑得飞快,她也很想跟着一起逃,然而却两腿发软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但见某爷脸上乌云密布,正一步步压近。上官若不自觉地连连后退,耳边秋风呼呼地响。

    赵祉突然停了下来,手一挥,本来集作一团的树叶哇啦啦地飞向四面八方。看到遍地的狼藉,某爷似乎很满意自己的“杰作”,微笑着转过身走向腾云阁。

    一切来得太快,上官若呆呆地站在原地良久。待反映过来时,眼前早已没了某爷的身影。她的嘴角抽了抽,这狐狸不是一般地恶劣!看来今天连晚饭都不用吃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哀叹了一声,准备提起地上的扫帚继续扫。谁知手才刚碰到,扫走便瞬间裂成了碎片。心里一阵恶寒,还好她不是那把扫帚!

    呃……,没了扫帚,自己还要不要扫地阿?算了,不如偷溜去看看她的寒。想到这,上官若脸上的阴貍顿时扫去,大摇大摆地走向临风阁。但是转念一想,万一那只狐狸忽然折返怎么办?于是,她又转为猫着腰,偷偷摸摸地走。每走几步就回头看一看,见真的没人跟来,她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狐狸应该在批看公文吧!每每见到他眉头紧锁的样子,她就很想伸手为他抚平。当然,这也只是想想,她还没傻到去撩狐狸毛。就他那千年寒冰般的目光,不把人冻成冰棍才怪!

    上官若边走边在肚里腹诽,丝毫没注意到前面正站着某块千年寒冰,“砰”地一下便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揉了揉被撞红了的鼻子,连忙赔笑道:“小的正要去取扫帚,没料到这么巧,又碰上王爷您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赵祉看了她一眼,也没责怪,说了一句“跟来”。上官若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,但还是乖乖地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出王府,便看到府门前面已经备好了马车。“王爷”毅离等人看到赵祉过来,纷纷拱手行礼。赵祉点了点头,然后径自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上官若愣在原地,不知道该跟他上去还是骑马,但是这里似乎没有多余的马匹。

    “还不上来?”赵祉冷冷的声音透过车帘传来,上官若仍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接着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等马车走稳,上官若忍不住问道:“王爷,我们这是去哪?”若是去那个破唐府,打死她也不去!

    “上官府”赵祉淡淡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上官府?是不是去她家?上官若心里欣喜,却又不敢肯定。她想问赵祉,却见他正闭目养神,自是不敢打扰。安静了下来,车厢内的气氛也变得冷清。昨晚没睡好,上官若干脆靠在软垫上补回笼觉。或许确实是累坏了,不知不觉间她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行驶,突然顿了一下,像是车轮磕到了石头。熟睡中的上官若直直地往前栽了过去。赵祉眼明手快,及时地接住了她。某若只是眉头皱了一下,继又呼呼大睡。赵祉宠溺地将她搂在怀里,嘴角浅浅一笑,冰冷的俊颜浮现了久违的暖意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,马车停了下来。毅离下了马,对车厢内的赵祉说道:“王爷,上官府到了”。

    “嗯”赵祉应了一声。见怀中的上官若仍在熟睡,没有起来的意思,他只好轻声唤醒她:“到了,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却只是往他胸膛拱了拱,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继续睡。

    赵祉想再出声叫醒她,却没来由地被她的睡容吸引住。她有一张与玉儿相似的容颜。两弯柳眉如铅画,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扇动着,遮住了那双灵动的美眸。鼻腻鹅脂,俏而直挺。薄薄的双唇似含朱丹,娇嫩欲滴。此时的她温柔沉默,观之可亲。他细细地端详着她,最后目光定格在她的樱唇上,心头一热,便亲了上去。他本来只是想浅尝一下那两片柔软,却不料会沉醉其中,再也不愿松开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上官若感觉到了一股火热,微微睁开眼睛,却看到某狐狸正在啃她。两眼相对,赵祉忽的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手一松,某若便往后倒。“砰”的一声,上官若的后脑门直接跟车座来了个亲密地接触。还好上面设有铺垫,否则定然要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怀中一空,赵祉感到莫名的空虚。他定定地看着摔倒在一旁的上官若,似乎还没从刚才的举止中回过神来。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男人?不是的!肯定是因为‘他’长得像玉儿!想到唐玉儿,赵祉的眼神中尽是痛苦。

    上官若更是惊得目瞪口呆。惨了惨了,狐狸自从那天从‘鬼宅’回来就不大正常,说不定是被那个紫衣女鬼迷了心窍。那鬼好死不死又长得跟自己那么像,害她要陪着他一起断袖了。忽然想起他昨天那句“至于以身相许,本王会考虑考虑”,上官若如遭雷击,彻底地风中凌乱了。完了完了,她的清白啊…….!

    上官浦听下人报信王来访,急急忙忙出门迎接。当他看到赵祉和上官若从马车里出来之时,眉头不禁皱了皱。上官夫人更是差点晕了过去,还好有上官青在一旁扶着。他们的宝贝儿子此时头发有些凌乱,面色潮红,嘴唇微肿。总之很难让人想到没什么,也很难让人不想到有什么。然而上官浦毕竟多年为官,见过大场面,很快便恢复了平静,脸上带笑地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下官不知信王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请王爷恕罪。”上官浦行跪礼,不卑不亢地说道。后面众人也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,方才起身。“王爷请!”上官浦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上官浦将赵祉领至大厅,又命人彻了上等的龙井。

    赵祉抿了一口茶,说道:“本王此次来访,是有些事情想跟上官大人求证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只管问,下官定然知无不言。”上官浦说道。

    “据本王调查,上官若并非上官大人所出。”赵祉也不绕弯,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上官浦闻言,怔了怔。上官夫人把脸撇想一边,眼里含泪。上官青很是吃惊,不可置信地看向他父亲。而当事人上官若则若有所思。怪不得她会做那样奇怪的梦,在梦里她喊一个绝色的女子叫娘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”上官浦叹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赵祉说道。语气平淡,却不容商缓。

    上官浦看了一眼上官若,然后将多年以前的事情陈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要从十三年前说起……

    当年,上官浦正值青年,意气风发。高中榜眼的他被任命为杭州知府。上官浦为人正值,刚正不阿,得罪了不少权贵。

    一天,他出门调查一件棘手的案子。当轿子走到一片树林时,不知从何处窜出来十几个黑衣。几声惨叫,随从和轿夫便被杀害。

    上官浦虽是文官,却自小习武。他躲过了刺入轿子的一刀,冲出轿子喝道:“你们是何人?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你无须知道我们是何人,乖乖送命来,大爷我给你个痛快!”带头的黑衣人说着,便挥刀砍过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招招狠戾,上官浦手无寸铁,只能空手回击。其他黑衣人见状,齐齐出招杀来。上官浦双拳难敌四手,很快便招架不住,背后中了一刀。本以为就要命丧于此,却不料周围忽然冒出黑烟,黑衣人纷纷倒下。上官浦身上吃痛,勉强支撑了下也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醒来,只见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盯着他看。这小男孩脸上涂得漆黑,一双眼睛却是十分水灵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上官浦问道。虽然他也难以置信是一个小孩放的迷雾,但是众观周围,也只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小男孩不答,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他的口中,说道:“他们很快会醒来。我背不动你,如果还能走动就随我来。”小男孩说完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上官浦吃痛地支起身,步履蹒跚地跟了上去。他不知道他要带他去哪,但是却十分地信任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