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二十八章 你到底勾搭了多少男人?
    上官若并不理会自言自语的壮汉,一枚心思都在赵寒身上,因此也错过了那人离开时眼中闪过的凶光。

    看着赵寒愈加苍白的俊脸,上官若心里一揪。她亏欠他太多了,无论是以往的那个上官若,还是现在的自己。如果她不是对他纠缠不休,如果她没有撬他紧闭的窗户,如果她没有揭他的屋顶,如果她没有在他转身的那一霎那紧抱住他,如果她没有允诺一生一世做他唯一的妃,如果……

    上官若心痛地抚平他紧皱的眉头,心里暗暗向上苍祈祷他能够快点醒来。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对他弃之不顾。如果他不能醒来,她就照顾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少顷,门帘一掀,壮汉走了进来。上官若蹙眉看向他,对于他突然闯进房间很是不悦。

    壮汉丝毫没有觉察自己的莽撞,笑容满面地对上官若说道:“夫人,我和我爹已经烧好了菜,想请夫人出来一同用膳。”这么文绉绉的话,他还是刚跟他爹学的。他爹年轻时上过几年学堂,不想他那般鲁莽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山大哥和老人家的好意,雨若不饿。”上官若礼貌地回绝道。

    壮汉一听急了,如果她不吃饭,那么等下就不好办了。本来他想用强的,但是爹说这女子贞烈,怕会抵死不从,万一出什么意外,这媳妇也就没了。他于是按照他爹教的那套说道:“夫人是否嫌弃俺家穷,拿不出好的饭菜?”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不好意思再拒绝,于是说道:“大山大哥误会了,我只是担心我夫君而已。既然饭菜已备好,那么我就和两位一起用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夫人请!”壮汉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人早已打点好一切,见自己儿子把上官若请了出来,心中暗喜。他热情地招呼上官若坐下,并把预先盛了好的一碗米饭端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夫人请用膳,就当在自己家一样,不必客气。”老人说着,给上官若夹了一根鸡腿。壮汉见状,也有样学样地给上官若夹菜。

    上官若说了声谢谢,然后埋头吃饭。不知为什么,她老觉得两人的目光不对。她低头的那一瞬间注意到了老人眼里闪过的精光。而那壮汉的目光更是贪婪,就像一头狼在盯着一只猎物。正所谓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”,就算民风淳朴,他们也过于盛情,恐怕这里头有什么不见得人的勾当。现在寄人篱下,赵寒又昏迷不醒,多长个心眼总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壮汉见她把饭菜咽了下去,喜形于色,眼睛更加肆虐地打量着眼前的美人,还时不时地猛咽口水。老人见状,用脚踢了踢他那没出息的儿子。壮汉被他一踢,才稍微收敛。

    上官若对于他们的互动装作不知,继续小口小口地吃着饭。她心里了然这饭菜已经被那两人动了手脚,但是想到自己不怕毒蛇咬,连欧阳沐风的毒针也没拿她怎么样,这蒙汗药对自己而言也不过是小菜一碟。不如吃饱一点,等下有力气跑路。

    吃过了晚饭,老人便开始收拾碗筷。上官若说自己觉得头有点晕眩,借故回到了房间,不料那壮汉也跟了进去。看到他那色咪咪的嘴脸,上官若心里头一阵厌恶,然而表面却依然保持着平静。她对壮汉说道:“大山大哥,能否麻烦您帮忙烧一桶水过来,我想洗漱一番再睡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..好,你等着!”壮汉说罢,便转身出去。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美人出浴图。

    待壮汉一走,上官若急忙背起赵寒往后门离开。她很兴幸这农家的房舍开有后门,不然就得爬窗出去。自己还好,但是要带着昏睡着的赵寒,这得耗费不少功夫。而且万一被那两人觉察,恐怕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正在洗碗的老人见儿子兴冲冲地走进厨房,于是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啦?”

    “娘子说要洗澡,让我来烧水来者。”壮汉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人大说了一声“不好!”,然后放下碗筷跑了出去。壮汉不明所以,但也跟了出去。老人掀起门帘一看,房中哪有上官若和赵寒的身影。紧跟其后的壮汉也目瞪口呆,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?

    “爹,这可怎么办?娘子跑了”壮汉顿足道。

    “她中了蒙汗药,又带着一个昏迷的人,我料她也走不远。我们追出去找找看!”老人说着便拎起扁担冲出房间。壮汉则空手追了出去。那可是他娇滴滴的娘子呀,哪舍得伤害?至于那个病怏怏的小白脸,他的一个拳头便能将他送上西天。

    这时,上官若正背着赵寒拼命地逃。虽然刚吃饱了饭,但是却使不上劲。还没走多远,便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他们追来了,怎么办?”上官若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眼见那那两人就要追上,情急之下,她只好背着赵寒往芦草里一躲。默默祈祷上苍保佑,让她和赵寒能逃过此劫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在哪里?是不是我们招呼不周,所以你才会不告而别?老夫给你赔不是来着”老人边走边喊道。壮汉也跟着喊:“夫人,你在哪?快回来!”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敢吭声,心里却暗骂着:“回去任你宰割?我傻呀?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我呸!”

    壮汉见追了那么远都不见人,哭丧道:“爹,你不是说在饭里下了药吗?怎么她还能跑了?”

    老人执扁担往地上狠狠地敲了敲,说道:“还不是你蠢,你要是看紧了,人怎么会跑?”

    壮汉懊恼道:“我哪儿想到她会使诈?”

    老人恨铁不成钢,大骂道:“没出息!她长得跟仙人一样,脑子能笨到哪儿去?你以后也别想了,跑了就跑了罢。这等出色的女子得了也守不住!回吧!”

    “唉!”壮汉顿足捶胸,一步三回头地跟随老人回到农舍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们不再追来,于是又重新背起赵寒,用剑支着继续赶路。沿着小路走,总能找到一户人家吧?希望这次不会倒霉地再遇上坏人。

    背着一个男人走十分吃力,每走几步上官若都要停下来喘气。“嗷呜——”不远处传来狼嚎声,她的心咯噔了一下。刚刚才从狼窟里脱身,现在又遇上狼群,她这辈子敢情跟狼有缘!

    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上官若只好将赵寒放下,准备随便捡些柴枝生火。然而火还没生起,就看到周围无数颗绿色的眼睛盯着他们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,她下意识地抽出长剑,护在赵寒的前面。

    黑夜中看不清周围,但见数十双绿眼珠狰狞地盯着她和赵寒。这是一群饥饿的野狼,就算她拼尽了力气,恐怕也难逃成为狼群餐食的命运。寒,这回我们要共赴黄泉路了,也算是兑现了“生死相随”的承诺。

    正在想时,一头野狼首先扑了过来,上官若长剑一挥,只听得“呜”的一声,那头狼便倒向一边。空气中顿时弥漫了血腥的味道。狼群受到刺激,一齐围攻了上来。上官若绝望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一排箭齐齐射来,扑来的野狼应声倒下。嗖!嗖!嗖!又一排箭射来,狼群死伤无数,有几只受惊落跑。

    “王爷”上官若激动地看着坐在白马之上的赵祉。她从来都没有发现他的形象有如此时此刻这般伟岸。

    赵祉看了看她,接着看了看她身后的赵寒,眼底的冷意更是染上一层霜。

    上官若落下的心又提上了嗓门,她下意识地挡在了赵寒的前面。心虚地说道:“我…呃,他….”因为刚才受了惊吓,现在又过度紧张,舌头都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将他们带回王府!”赵祉冷冷地丢下一句,便调转马头离开。

    毅离长臂一捞,将上官若拎了上马,而赵寒也被护卫张武抱上了马背。

    “你轻点,他受了重伤。”上官若在前面瞪着张武说道,对于他那般粗鲁的动作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张武闻言,动作放轻了一些,将赵寒扶正了才拍马跟上。

    一行人回到王府,已经是二更天。书房内,上官若跪在案几前,时不时偷瞄坐在前方的赵祉。赵祉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看了很久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着桌面。

    半响,赵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:“你现在的胆子越来越大了,居然敢…擅自离开王府。”本来他想说跟人私奔来着,可是话到嘴边就觉得不妥,于是急忙改了口。赵祉心里一阵沉闷。他肯定是被她气疯了,所以才会蹦出那种荒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见您和毅大哥都出去了,我就想回家一趟…..”上官若说着,微微抬头看了看赵祉的脸色。然而某爷似乎从进来开始脸色就没变过,比包大人还要黑。

    “你的发簪呢?”赵祉眯着眼睛看向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阵心慌,急忙解释道:“我在回家途中遇到色狼,呃,就是登徒子….”不对,登徒子是指贪恋女色的人,而她现在是男子身份,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上官若思考着如何形容欧阳沐风,而在赵祉看来,她这是做贼心虚的表现。想不到他才出去一天,“他”就到外面胡作非为,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再看她衣衫不整,披头散发的样子,赵祉怒不可遏,怒孔道:“你到底勾搭了多少男人?”此话一出,两人都懵了。他怎么会问出这种话?

    “我…我没勾搭他,是他非礼我”呃,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奇怪?上官若额头冒了三条黑线。她怎么感觉自己像是红杏出墙的妻子,被丈夫审问一般?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