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二十七章 我不要你有事!
    上官若才刚侧过脸,便见欧阳沐风向她飞来。赵寒见状,连忙使出风卷残云,将上官若抱开,速度之快令站在一旁的冥未能阻拦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欧阳沐风向他们齐发了数根毒针。赵寒抱着上官若闪开,毒针没入他们原先所站的草丛中,青草瞬间枯萎焦黑。

    “先点开我的穴道!”上官若对赵寒说道。只要穴道解开,她就会想办法脱身。她不想成为他的累赘。

    赵寒啪啪两下解开了她的穴道,那边欧阳沐风又杀过来。赵寒连忙将上官若推开,用剑抵挡他的攻击。冥似乎得到了主人的暗示,直向上官若袭来。赵寒手指一弹,飞出的珠子正好点中冥的穴道。上官若伺机沿着马蹄印跑。

    欧阳沐风瞥见他的小猫逃跑,一扇挡开赵寒的剑便向她追去。赵寒又一招风卷残云,挡在了上官若前面。

    “喂,那个欧阳沐风,反正你也打不过我夫君,不如你走吧,我和我夫君也不跟你计较了。”上官若站在赵寒背后说道。那家伙一身都是毒,与他纠缠也不是办法,迟早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要走也要跟娘子你一起走呀。”欧阳沐风向她挤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受伤了,不如先回去包扎伤口,有时间我们在约出来喝茶。”上官若打算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娘子如此关心为夫,教为夫我如何舍得丢下娘子自己离开?”欧阳沐风说着,却也在暗暗运功。

    赵寒看出了他的意图,提剑向他袭去。欧阳沐风嘴角一扬,掌风一扫,击向上官若。赵寒未料到他居然会攻击上官若,急忙回身挡住这一掌。欧阳沐风却在他回身之际射出毒针,赵寒回避不及,被刺中肩膀。

    欧阳沐风旋即飞向上官若,上官若情急之下拔簪刺他。

    “嗯”一声闷哼,银簪没入欧阳沐风的胸口。

    上官若顾不得惊吓,拉着赵寒便跑。

    欧阳沐风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,手掌握做拳头,任由指甲刺进肉内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欧阳沐风没追来,将赵寒扶到一棵大树旁坐下。她急忙拔出他肩膀上的毒针,直接用口将毒血吸出,并吐到地上,而血液一到地面便冒出黑烟。

    “你…别,有毒”赵寒没料到她会这么做,想推开她,无奈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顾他的阻止,继续为他吸出毒液,直到吐出的血变得鲜红方作罢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赵寒蹙眉看向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说话了,先看看能不能运功将体内的毒液逼出。”上官若见他嘴唇发黑,想必毒液已经渗入体内。

    赵寒点了点头,接着打坐运功驱毒。“噗!”一口黑血从口中喷出,他便倒在上官若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寒,你怎么样啦?你别吓我呀!”上官若急忙喊道。

    然而怀中的人眼睛紧闭,根本听不见她的叫唤。

    “你快醒醒呀,寒,我不要你有事!呜呜——”上官若早已六神无主,不知如何是好。她突然觉得好害怕,害怕他会这样不再醒来。

    赵寒仿佛是听到了她的呼唤,嘴唇动了动,似乎要说什么。上官若将耳朵凑进,几不可闻地听到他说了一声:“解…药...”接着便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解药?对,他身上应该备有些解毒的药丸。”上官若想罢,在他腰间摸索了一下,果不其然,找到了一个精致的紫色小瓶子。她急忙从瓶中倒出一粒金色的药丸。再一看,怀中的人早已不省人事。怎么办?如何才能让他将这药丸吞服?她突然想起了电视剧上的场景,看来也只能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将药丸含入嘴中咀嚼,接着用手指将赵寒的嘴撬开,嘴对嘴地将药送入他的口中,并用舌头将药推进他的喉咙。或许赵寒并未完全失去意识,喉咙一动,将药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大喜过望,抱紧他说道:“寒,你一定要醒来!知道吗?”

    寂静的树林中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,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,洋洋洒洒地落在草地上。斑斓的日光随着树枝的摇晃而浮动,温柔而多情地轻抚着地面。一片黄叶随风飘零,最后停落在他们的眼前。常言道:“一叶知秋”,现在正值深秋,除了身边这几株一身傲骨的松柏,其他树木的叶子早已落光。

    血红的太阳渐渐西落,林中湿气较重,秋风乍起,上官若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想:现在太阳快下山了,然而寒还没醒来。到了入夜,气温会更底,而且荒郊野外,万一有豺狼野兽出没,那就更糟糕了。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还是找个地方歇脚方为上策。可是寒毕竟是男人,她又不会武功,如何能背得动他?管不了那么多了,这本是习武之身,就算忘记了武功,也应该使得上力气才对。

    想罢,上官若深吸了一口气,扶起赵寒往背上放,手执他的长剑支地而起。艰难地走了几步,一个踉跄,两人同时摔倒在地。听得闷哼一声,她急忙起身,紧张地对刚才被她压在身下的赵寒说道:“对不起,寒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赵寒只是眉头紧锁,并不回应。上官若用手去探他的气息,还好,呼吸均匀,心中的大石才稍稍放下。她再次背起赵寒,咬紧牙关继续寻路。途中走走歇歇,不知摔倒了多少次,最终走出了树林。

    这时,天色已黑。忽听得“吱扭吱扭”的车轮声。上官若寻声望去,一辆载着干草的牛车正缓缓驶来,赶车的是一位满面尘灰的花甲老人。她将赵寒放下,让他靠在路边的树桩上,然后上前拦住那辆牛车。

    老人见前面有人拦路,只要将车停了下来。但见此人一袭白衫,长发披散,老人心里一惊,难道夜路走得多,今天终于给他撞见鬼了?不对呀,鬼不都是面目狰狞,长舌咧牙的吗?怎么这鬼长得跟仙人一样?

    上官若见老人家神情怪异地打量着她,心下了然。她于是礼貌地向他拱了拱手,说道:“老人家,小女子雨若,随夫君来京城省亲,不料路上遇到歹人,我夫君受了伤,望老人家能借个方便,载我们回城。”

    老人听她这么一说,心想:“原来是个女娃,怪不得长的如此标致,料她女扮男装也是图个出门方便。”他转而又看了看一旁昏睡中男子,此人相貌堂堂,五官俊美,但是脸色苍白,似乎是受了重伤。想他活了大半辈子,也是头一回见到如此般神仙眷侣。这对人儿过于俊美,难免招惹事端。罢了,就载他们一程吧。

    “夫人,此刻城门早已关闭,不如你们先到寒舍屈就一晚。明日一早我要去城里一趟,到时可以搭你们一程。”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大喜,说道:“那就打扰老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她在老人的协助下将赵寒扶上了牛车。等两人坐稳,老人鞭子一甩,牛车便缓缓走动。

    “吱呀吱呀”,在这寂静的夜晚,车轮滚动的声音显得那么地突兀。寒秋的晚风如刀割般扑面而至,上官若将赵寒紧紧搂来怀里,生怕他受了风寒。

    不知走有多少里路,但见月光朦胧,树影婆娑。上官若忍不住问老人道:“老人家,请问还有多久才到?”

    老人指着前面说到:“快到了,寒舍就在前方不远处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,前方果然有一茅舍,虽然灯火昏暗,但借着夜色还能辨得清。

    牛车驶至茅舍前停下,老人吆喝道:“大山,快出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木门“吱——”的一声被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粗壮的大汉。

    “爹,你回来啦?他们是……?”壮汉打量着牛车上的两个人。当看清上官若的脸时,心不由一震,世上怎么有这般的美人儿?

    “这是我在回来路上遇到的落难夫妻,他们来京城省亲,不料途中遇到歹人,那位相公受了重伤,你帮我将他背进屋再说。”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也走上前对壮汉拱手说道:“这位大哥,我们夫妇二人途中遭遇磨难,如今我夫君又受了伤,幸亏遇到了老人家,今晚欲在寒舍借宿一宿,多有刁扰,还请海涵!”

    “好说!好说!”壮汉灿灿地说道,眼睛则贪婪地盯着上官若看。

    上官若娥眉蹙了蹙,那人的目光令她觉得很不自在,但是现在有求于人,也只好忍着。

    老人踢了踢壮汉,斥道:“还不过去背那位相公!”儿子的小九九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壮汉哎呀了一声,然后急忙过去背车上的人。一看清那人的脸,壮汉微微愣了一下。不过他很快恢复了过来,将人背起往屋里送。男人长得俊顶屁用,又不能娶了做媳妇!

    壮汉将赵寒背进他的房间。碍于美人当前,他难得一回儿小心翼翼地将背上的人放下,让赵寒平趟到石炕上,接着对上官若说道“你们今晚就睡我房间吧。我和爹先去烧些菜,烧好了就过来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山大哥。”上官若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我这就去烧菜。”说着,壮汉依依不舍地走出房间。由于目光一直停留在上官若身上,“砰”的一声便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门太小,呵呵”壮汉摸着起了包的脑门说道,然后再看了上官若两眼,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