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二十五章 啥时候看上他啦?
    毅离刚说完,就见一身橙黄襦裙的杨欣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若,听说你生病了,我过来看你呢”杨欣边说边走到上官若的床边,直接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欣姐姐,我没事”上官若笑着说道。这个欣姐姐,哪有点郡主的模样?

    “嗯,你的脸色红晕,看也不像有事!”杨欣审视了她一遍之后说道,还不忘在上官若的脸蛋上掐了一下。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美,皮肤还这么白嫩,叫她这个货真价实的女人脸往哪搁?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不自觉地脸红更甚了。

    杨欣何其精明,眯了一下眼,问道:“你刚才做坏事拉?”

    “哪…哪有?”上官若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紧张什么?”杨欣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上官若装咳嗽掩饰尴尬。好奇的女人是很可怕的!

    杨欣见她那样,隐隐感觉到其中定有什么猫腻。她往旁边的夜凌君扫了一眼,不过也只是一眼。这男人太美了,她可不敢多看,万一迷上了就麻烦大了。为什么古代的帅哥都长得这么好?赵寒,信王,皇上….杨欣想着想着,口水险些从嘴角流出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她犯花痴,轻咳了两声,说道:“对了,欣姐姐,我正好找你有事呢。”

    杨欣拉回了思绪,兴奋地问道:“什么事呀?我正闲着无聊呢!”天知道她都快闷死了,没手机,没网络,没电视…再这么下去,她都快要憋疯了!

    上官若撇撇嘴,她有点犹豫要不要跟她说了。欣姐姐绝对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!

    “快说嘛,若”杨欣摇晃着上官若的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本来身体就虚,被她这么一晃眼睛都冒星星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你先别晃,再晃就真要晕了…..”上官若求饶道。

    看到上官若脸色发白,杨欣才意识到自己的“恶行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呵呵”杨欣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”上官若叹了一口气,这女人太活泼了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夜夜,毅大哥,你们可否先出去一下?我想单独跟欣姐姐说说话。”上官若转向杨欣身后的夜凌君和毅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”毅离说完便径自走了出去,本来这里也没他的事。

    “夜夜…….”上官若用征询的目光看向站着不动的夜凌君。

    “娘子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让夜夜知道的?”夜凌君不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夜夜乖,我只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,等事情弄明白了,便会跟夜夜说的”上官若连哄带骗地说道。夜夜的醋坦她可是见识过的,万一让他听到她和赵寒之间的事,还不知道会怎么闹呢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这样夜夜就出去。但是娘子不可以欺骗夜夜,不然….不然夜夜会很伤心的。”说道这里,他的眼光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”上官若点头道。

    看着夜凌君离去的背影,她突然觉得很内疚。太多的疑团需要一一去解开,在此之前,她也只好瞒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少在我眼前动情!”杨欣见不得两个男人深情款款地样子,直接给了上官若一个爆栗。

    “痛!”上官若小声埋怨了一句。她不敢叫得太大声,怕夜凌君又突然折回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痛说明你还有点正常”杨欣鄙视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儿不正常拉?”上官若不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某取向不正常!”杨欣肯定地回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翻了一下白眼。这女人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?

    杨欣早已好奇得不得了,一听脚步声走远便问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上官若迟疑了一下,回道:“我想问你有关赵寒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.你小子啥时候又看上他啦?”杨欣拉大嗓门好不夸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,说道:“我问正经事呢,如果姐姐再这么大声嚷嚷,我就不跟你说了!”这女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杨欣拼命地点头。她好不容易才有了好八卦的事情,不跟她说会把她憋死的。

    见她点头,上官若才收回手。

    杨欣喘了几口大气,然后说道:“他走了”

    “走了?去哪里?”上官若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儿知道?那天中秋晚宴回来他就不告而别。平日里也没见他跟谁说过话,所以也无法打听他的去向。”杨欣耸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王府的护卫吗?怎么会突然离开?”上官若心底闪过一丝失落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我原本以为是,但后来才知道不是。”杨欣回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明所以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杨欣见状,只好解释道:“我穿越来这里时,是他救了我。他一直不出声地送我回府,我以为他是王府护卫来着。可是不久前,我父王外出回来。他见到我父王并没行礼,父王他居然也没怪罪。我猜测他不是一般人。要么是大有来头的人;要么就是不屑权贵,恃才傲物的人。而且,王府的下人也说以前没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回想梦中的场景,他好像是王爷来着。以他冰冷的性格,见到贤王不行礼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嘛不说话?”杨欣不满地问道。不是说有话要跟她说吗?怎么现在却成了自己在说了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。”上官若心不在焉地回道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会离开?是因为她不认得他而伤心吗?可为什么是这个时候?难道说是因为同台出演徐长卿与紫宣的那一幕。当她取下面具的那一霎那,她明显看到了他眼底划过的一丝哀伤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离开,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?”赵寒的那句幽怨的话突然回荡在她的耳边,心底莫名地刺痛感让她略感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杨欣觉察到脸色不对,于是担忧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上官若回过神,对杨欣勉强挤出笑容道:“我没事,姐姐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杨欣拉过她的手,温柔地说道:“别骗我了,你那样子哪像没事?如果你当我是姐姐,就跟我说,让我为你分忧,好吗?”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嘴唇动了动,最终没说话。不是她不想说,而是因为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杨欣见“他”欲言又止,心里干着急,却又不忍逼问。她的眼神尽是落寞和忧伤,是因为赵寒吗?他们似乎也没见过几次面吧?

    “你说两个深爱着对方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分开?”上官若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”杨欣没想到她会这么一问,一时间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因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吧。”杨欣不确定地回道。拜托,这问题也太难回答了吧。她又不清楚谁跟谁。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……”上官若喃喃道。

    杨欣还想问什么,却听下人喊“王爷”。

    “那姓赵的家伙回来了,我先走了。”杨欣对上官若说道,她忘了自己也姓赵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.”上官若拉住她。她还有很多话要跟她说呢。

    杨欣虽然也想多聊一会儿,奈何那个大冰块气场太强大,每次见到他都会不自觉地打冷颤。

    “有话我们以后再聊,你要好好保重身体,别…呃…总之凡事要有个节制。”杨欣一脸“沉重”地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只想翻白眼。有没有豆腐?直接砸死她算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要节制?”赵祉冷冷地声音传来。一进屋,他的目光直接定格在上官若拉着杨欣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王…王爷”上官若吓得急忙松开杨欣的手。

    “若,我还有些事,先走了”此时不走更待何时?杨欣匆匆丢下一句便逃也似地离开。

    冰山压境,上官若也想逃,不过她不能。先不说她是他的人,呃,是属下,她还欠人家一大笔钱没还呢。

    赵祉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接着从怀中取出一支银瓒放到桌上便抬脚离开。临踏出房门时,他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戴上它,簪在人在,簪亡人亡”

    上官若莫名其妙地摸摸头,不明所以。她起身走到桌子旁边,拿起银簪来看了看。这银簪跟那天在大街上看到的银簪似乎不是同一根,虽然雕刻一样,但手工更加精致,最可恨的是上面还刻着一个“祉”字。要她戴着,不就是每天都被他压在头顶?想到这,上官若气不打一处出,挥手就要将银簪望外扔。“……簪在人在,簪亡人亡”赵祉临走时的丢下的那一句话突然响气,举起的手也软了下来。哎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想她上官若也是条铮铮的“铁娘子”,现在也只能向某狐狸低头。她到底前世造的什么孽?就连她最信赖的欣姐姐,也一见某祉便弃她而去。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呜呼哀哉!可恶!可恨!

    抱怨归抱怨,某若还是乖乖地梳好发髻,将银簪别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本公子就勉为其难地戴着吧”上官若对着镜子弄了弄几丝散下的碎发,满意地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,上官若便走出了房间。她来到赵祉书房前,轻轻地敲了敲房门,没回应。她又敲了敲,还是没回应,于是问一旁的侍卫道:“王爷呢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,王爷出去了。”侍卫张武回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可交待他去哪儿?”上官若继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知”张武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毅大哥呢?”上官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毅护卫也随王爷出去了”张武据实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”上官若不再多问。为什么王爷出去也不带上自己?难道他担心我身体还没好?某若自以为是地想当然,并好不感动地抹了一把热泪。他的老板还是挺关心她这位员工的,害她刚才还啧怪他来者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错,不如跟夜夜一起出走走。睡了那么久,也该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了。于是她便去找夜凌君,可是发现他也出去了。一个两个都怎么回事儿?出去也不交待一声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都不在,不如就回上官府一趟吧。她很想将以前的事情弄清楚,这种不明不白的感觉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