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二十四章 为什么不可以?
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,赵祉已经射出一支飞镖,正中七寸。盘在上官若脚踝上的小青蛇应声松下。上官若脚下用力一甩,把蛇甩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赵祉急忙何止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吓得不敢动,定定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赵祉快步上前将她抱起,放到一张破旧的木椅上,然后脱下她的靴子检查伤口。只见她脚踝处有毒蛇留下的两个深深的牙印,血迹乌黑,但已经止住,而牙印周围并未因中毒而肿胀或发黑。

    “奇怪”赵祉心里狐疑,却并未表露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一脸严肃,一颗心提到了嗓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还有救吗?”上官若再笨,也知道那条青蛇有毒。她在生物课上学过,这蛇也叫七步蛇。顾名思义,就是一旦被咬,不出七步必毙命。她还不想死啊!呜呜…….

    “死不了”赵祉淡淡地说了一句。虽然还弄不清楚为何上官若中了蛇毒却一点事都没有,但也可以肯定“他”暂时性命无忧。

    “真…….真的?”上官若喜出望外,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丑死了!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低头嘟囔道:“我刚才不是吓得嘛”。当她抬头时,发现赵祉正对着墙上挂的一副女子画像看得出神。画中女子一袭紫衣,裙袂飘飘,眉黛如柳,美目盼兮,樱唇微扬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上官若也被画中的女子所吸引,倒不是为了那绝色的容颜,而是因为她发现那画中的女子跟自己长得十分相似。邪门了,这破屋之中怎么会挂着一副这样的画像?那女人是谁呀?不会是自己多年失散的姐妹吧?怎么娘没有跟她提起过。呃……这事还是待回去之后问问娘好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望得脖子酸,下意识地扭了扭脖子,不经意地瞥见窗户外一抹紫飘过。她急忙擦了擦眼睛,再看去时,却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别自己吓自己,我什么都没看见,我什么都没看见,…….”上官若抚了抚胸口自我安慰道。

    赵祉扫了她一眼,上官若立马闭上嘴巴,不再念叨。

    赵祉不再理会她,将画像从墙上取下,卷好收起,然后走出厢房。上官若急忙追了上去,一个不留神后脚被门槛绊倒,面朝地直直倒下,吃了一脸灰。

    “哧,好痛!”上官若吃痛地从地上爬起。她用袖子擦了擦脸,又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。丫的!今天犯冲,不宜出门。

    咯吱,厢房的门不知何时关上。上官若咽了咽口水,抬腿便玩命地往前跑。

    “王爷,等等我!”上官若不见赵祉,心里更慌了。这一慌又摔了一跤,膝盖磕在碎石上,血一下就染红了裤脚。上官若顾不得疼,爬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出唐府,沿来时的路追去。越走越发现不对路,怎么兜来兜去还能看到唐府呢?她该不是迷路了吧。本来就少出门,这下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王爷,你在哪里?”上官若大声喊道。可是喊了大半天,嗓子都哑了,却依然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不知何时天空已经乌云密布,阴风咋起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不要丢下我一个人,我很害怕!.”上官若边走边哭。他怎么可以丢下她不管?她多希望这个时候能听到他说一声“丑死了”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办?好像要下雨了,她不要回到那座鬼宅避雨拉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又一声惊雷。上官若四周寻望可以避雨的地方。此时电闪雷鸣,草木在风中摇曳,发出沙沙的响声。草丛深处,但见一座灰白色的墓塚隆起,墓前立着一块大理石墓碑,碑上刻有“爱妃唐玉儿之墓”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唐玉儿?刚才厢房之内的女子画像上似乎也署着唐玉儿…….

    上官若顿时吓得脸色惨白。她好想喊,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,一口气没提上,眼前一黑,便直直栽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上官若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在梦里她来到一个竹林,竹林里有个小木屋,木屋内只有一张木床和一张四方桌,再也没有多余的东西。一个身穿男装六岁左右的小女孩,拉着一位绝色女子的裙角问道:“娘,为什么我不能穿裙子啊?我今天在市集看到人家女孩子都穿漂亮裙子的。”

    绝色女子弯下腰抚摸她的小脑袋,语重深长地说道:“我的好若儿要牢牢记住娘亲的话,红颜薄命,如果不是遇到真心爱你的男子,千万不要暴露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嘟着嘴说道:“若儿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绝色女子站直了身,走到窗边望向前方,说道:“若儿将来会明白的。”语气隐含着淡淡地的哀愁和无奈。

    小女孩用小手挠了挠头,思考着娘亲方才的话,眉毛皱成了倒八字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不久,只见那绝色女子一脸安详地躺在木床上,脸色苍白而恬静。

    小女孩轻轻摇晃着她的手,声音沙哑地哭喊道:“娘快点醒来,别丢下若儿一个,若儿害怕…..”

    画面一转,小女孩已经长成婷婷玉立的少女。眼前站着一位俊美的男子。少女轻轻揭开易容的面具。男子明显吃了一惊,转身便欲离开。少女急忙将紧紧地他抱住,直到男子终于放弃了逃避。

    他们手牵着手,一起看日升日落,月盈月缺。在桃花树下,他吻了她。他对她说:她是他此生唯一的王妃!

    她害羞地倚在他的胸膛,心道:“娘,若儿终于找到真心爱若儿的男子了”。

    他将她带回他的王府,亲自操办他们的婚事。少女笑颜洋溢地试穿着金丝刺绣的嫁衣,在镜子前转来转去。她快成为他的妻子了,心里满满地幸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可以成亲!”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英俊的中年男子。那人样貌跟赵寒很像,只是年长了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成亲?”少女问道。

    那男子说了什么,她再也没听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昏迷中的上官若喃喃道:“为什么不可以?为什么?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子,娘子”上官若隐隐听到夜凌君的叫唤,艰难地睁开眼睛。眼皮很重,头也很痛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终于醒啦?吓死夜夜了。”夜凌君泪眼婆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.?”上官若环顾了一下周围。这不正是她的房间吗?她何时回来的?

    “娘子,你没事吧?”夜凌君一脸担忧地问道。娘子该不会是烧坏了脑子吧?怎么连自己的房间都不认得?

    上官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回道:“我没事,让夜夜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?娘子都昏睡了两天两夜,一直高烧不退,连御医都束手无策。我和王爷只好轮流给你输真气,直到昨晚高烧才退。”夜凌君边说边用袖子帮她拭去额头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王爷呢?”上官若问道。她本来还在生他的气,但是听到夜凌君说他曾轮流给自己输真气,心里的气一下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进宫去了,好像说边关有战事。”夜凌君撇嘴道。娘子一醒来就找王爷,这让他好生嫉妒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想着事情,自然没有注意到某人的不满。她一定要找机会问问王爷有关唐府的事情。还有,她刚才所做的那些梦是什么回事?那些是不是原来这副身体的主人的记忆?还有他和赵寒之间又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“娘子在想什么?”夜凌君不悦地问道。娘子肯定是在想王爷。一想到那天他抱着她回来的样子,心里就一阵懊恼。如果他不是有事出去,怎么会让别的男人抱她的娘子?

    上官若轻咳了两下,以掩饰尴尬。她还不想让夜夜知道她和夜寒的事。

    夜凌君见她心虚的样子,眼底闪过一丝寒意了。他目光直直地盯着上官若的眼睛,试图看穿她的心思。如果他的娘子爱上别的男人,不管他是谁,他也绝对不会放过他!

    上官若被她盯全身不自在,故意抿了抿嘴唇说道:“好…好渴,好想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等等,我去给你取水”夜凌君说着,连忙起身走向摆着茶具的桌子。因为茶壶用热水温着,倒出来的水还微微冒着蒸汽。

    “娘子,水来了。”夜凌君小心翼翼地将杯子送到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上官若喝了几口,说道:“谢谢夜夜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为何跟我那么客气,却跟王爷有说有笑?”夜凌君酸溜溜地问道,随手将茶杯望桌子一扔,不偏不倚刚好稳稳落在原来的位置。娘子刚才分明是故意避开自己的审视,以为这样就可以躲得过去?

    上官若惊的口张成老大个“O”字,武功好也不带这么显摆的。等等,刚才他说什么来着?“有说有笑”?跟那冰块?

    夜凌君见她不回答,心里更加恼怒,质问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他?”

    上官若终于明白过来,原来她的夜夜在吃醋呀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?”上官若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岔开话题,你说,你是不是喜欢他?”夜凌君眯着凤眼质问道,略带童稚的脸难得板起,浑身透射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一咯噔,这样的夜凌君她还是第二次看到。第一次是他们初次见面,他看到睡在床上的赵祉的时候。男人吃起醋来还真可怕!

    “怎…怎么会?呵呵”上官若打着哈哈。这喜欢的范围太大,不好回答呀。

    “那你发誓!”夜凌君对于她的回答并不满意,逼近她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渐渐靠近而略带愠怒的俊脸,上官若情急之下,直接亲了过去。当唇瓣传来柔软的触感,夜凌君先是一愣,接着用手将她搂紧,加深了那个吻。她本来身体就虚,被他这样一吻,更是柔软无力。他趁势将她压倒在床上,不给她迟疑的机会。上官若意识到了危险,想推开却使不上力气。虽然她喜欢他,可是现在还不可以…….

    “咳,咳!”这时候,毅离不知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夜凌君不甘愿地放开上官若,一脸不悦地看向那个三番五次破坏他好事的人。

    毅离撇撇嘴,他也不想呀,谁叫你们办事的时候不把门拴上?王爷也真是的,就这么默许了他们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暗舒了一口气,问毅离道:“毅大哥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毅离只好忽略某人杀人的目光,回道:“莲心郡主来访,说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