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二十三章 没钱的日子真难过
    “因为他身上的气味。”上官若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愿闻其详。”包拯认真地讨教道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闻香识男人,男子和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是不同。当时刺客搂着我,呃,是挟持着我。我与他非常贴近,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淡淡地雅香,那香味不同于女子身上的幽香。跟王爷身上的香味相似,却有所不同。”上官若摸着下巴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说有何不同?”展昭不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的男人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却让人有安全感;而有的男人闻似热情,却是一种危险的气息。王爷属于前者,刺客责属于后者。”上官若对于他的轻蔑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无稽之谈!”展昭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上官若本想骂他两句,不过眼珠一转,说道:“唉!展大人身上有一股火气,很明显是长久阴阳失调所致。肝火过盛,这鼻子也就跟着不好使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阴阳失调,那你便是阴阳倒置!”展昭白了他一眼说道。他是越看“他”越不顺眼。柳眉杏目,樱唇皓齿。一个男人长得如此娇媚,可惜了这六尺之身。

    上官若也不气,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嗅了嗅。展昭不明所以,却也没避开。

    上官若叹了口气,说道:“阳气太重,阳极则转阴,确实有“阴阳倒置”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展昭气得肩膀微抖。

    “唉呀,我这才刚说,你的病就犯了。展大人怎么如此不自惜身子?啧啧,我见犹怜呀!”说完还不忘向展昭挤了挤眉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,看了一会儿戏的包拯轻咳了两声。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展昭这般失常,看来上官若不简单呀。

    上官不好意思地坐了回去。她是被展昭气蒙了,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尊大神。

    “且暂不论其身份是男是女。刺客离开时故意留下一包盐,不知意欲何为?对于此举公子有何高见?”包拯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轻了轻嗓子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依我所见,刺客此举定是想暗示一件跟盐有关的事情,或者是重大案件。”

    展昭白了她一眼,这活用你说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毫不示弱,狠狠地回了他一记。然后接着说道:“进宫行刺乃杀头之罪,刺客甘冒此险,要么是本事过人,要么是有重大冤屈。当然也不排除有其他目的。”话可不能说得太绝对,万一分析有误,到时会很丢脸的。丢脸不要紧,但是决不能在那只呆猫面前丢。

    “上官公子之言论,本官定会斟酌。时候也不早了,我让展护卫护送公子回王府。”包拯说道。上官若看似浮夸,但不像是说谎之人。他心里已经有所衡量,没必要再问下去了,以免打草惊蛇。上官若是重要证人,又与刺客有一定关联,派展昭跟着较为妥当。

    展昭可不乐意了,为何要他护送“他”回王府呀?不过既然大人这么吩咐,定有他的理由。他也只好勉为其难了。

    “是”展昭不情不愿地应了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展大人拉!”上官若笑得好不得意。嘿嘿,这回还气不死你?

    辞了包拯,两人便出了开封府。上官若走在前面,展昭在后面跟着,但始终保持着五步的距离。上官若哪是安分的主,尽往人多的地方挤。这个摊位上看看,那个店里转转。原先只是想气气后面的那只猫,不过逛着逛着就忘乎所以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在摊位上看到了一个银簪子,簪子上雕刻有祥云图案,简单而不失华贵。

    “这簪子真好看”上官若由衷地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好眼光!这簪是新到的货,用纯银打造,整条街就这么一支。公子一表人才,此簪配公子最合适不过了。”摊主牛二金看她穿着华贵,定是有钱的主,满脸笑容地推销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满脸纠结地拿着簪子,想放下,却又舍不得。这两个月的月俸都被王爷扣光了,又不好向家里要,现在的她身无分文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买呀。”站在原地有半刻钟的展昭终于忍不住,走到她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语,将银簪放下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展昭定定地看着她走远,突然觉得那个瘦小的背影很落寞,与周围的繁华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这银簪怎么卖?”展昭转身向摊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两。”牛二金回道。对方是开封府的人,他可不敢狮子开大口。

    展昭从钱袋中取出十两银子,说道:“这簪子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牛二金接过银两,正要说谢谢。那边展昭已经取走簪子,一阵风地消失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“上官二公子好生厉害,连展大人都被迷惑!”旁边卖胭脂水粉的小贩阿贵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位玉面公子便是上官二公子?怪不得,我道是哪来如此俊俏的公子爷。”发饰牛二金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,孤陋寡闻了吧?他现在是信王的新宠,京城何人不识他。”阿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也是刚听说。我上个月回乡下了,昨儿个才刚回京城。”牛二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见到他还是退避的好,那小子很会勾人。听说连皇宫刺客见了他都不舍得伤害。”阿贵继续吹嘘道。

    “果真有此事?道来听听。”牛二金好奇心被燎起,急忙追问道。

    阿贵于是将道听途说而来的皇宫刺客一案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。有的没的,说得是口沫横飞,好不精彩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上官若自放下银簪离开,便一路无精打采地走回王府。没钱的日子真难过,想买什么都不能。唉!谁让她摊上一位抠门的主?动不动就扣她月粮。她在这无依无靠,容易么?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呀?是不是走错了?好饿,好渴!老爸,老妈,我好想你们。

    上官若越想越委屈,眼泪哗啦啦就涌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丑死了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飘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猛地抬头望去,只见赵祉衣袂翩翩地站在不远处。她不敢置信地擦了擦眼泪,看清那人正是赵祉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.”上官若心里一暖,快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祉不语,转身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上官若静静地跟着他,心里充满了感激。他是她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第一个认识的人。他总是在她彷徨的时候出现。没钱花又怎么样,她又没饿着。虽然现在是很饿啦。等回到王府她要好好饱餐一顿,让翠儿和小梅陪她一起吃。

    赵祉走了一段路,突然停下脚步。上官若由于归心似箭,没及时刹住脚步,直接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王…王爷,您怎么突然停下拉?”上官若急忙推后一步赔笑道。

    赵祉没理会,从袖中取出一支发簪,冷冷地说道:“展昭托我将此簪转交给你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看,这不正是她方才在摊位上看中的银簪吗?

    “银簪!是他送给我的?”上官若不可置信地问道。那只猫怎么会送她东西?她没听错吧?

    “恩”赵祉应道。刚才他在路上碰巧遇到展昭。展昭说他与上官若在大街上走丢了,并让他将这支银簪转交给“他”。最初他不明所以,但还是接下了发簪。原来是他送给“他”的礼物。思及此,赵祉眯着桃花眼冷冷地盯着上官若看了数秒。

    上官若被他盯得发毛,不禁打个寒战。每当他用这种眼神看着她时,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簪…….”上官若弱弱地问道。她想拿,却没胆。发簪还在某爷手中,而那爷正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赵祉收回视线,冷冷地说道:“这发簪先由本王保管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上官若无奈地应了句。这爷不把她诈干,就不会罢休。她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本王的人,以后不许接受其他人赠送的东西。”赵祉冷不丁地又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说得是如果…….”上官若正想为了个人利益“垂死挣扎”的时候,却听赵祉说道:“一律没收!”

    晕,够绝!哼!你不给明的,我可以来暗的。

    “若被本王发现私藏赠品,双倍加罚!”赵祉冷冷地说道,彻底将某人那点小心思给扑灭。

    “哦”上官若可怜吧唧地垂下头。她就知道他会来这么一句。跟某爷久了,对他腹黑的本性早就摸透。

    时值响午,烈日当空。怎么还没到阿?平时好想没走过这条,不过貌似她来到这也没走过几条路。上官若饥渴难当,快步跟上赵祉,问道:“王爷,我们还有多久才到王府呀?”

    赵祉撇了她一眼,没有回答。上官若知趣地闭上了嘴巴。切,不问就不问。你是王爷,我就不信你不回府。

    某若跟着某祉约莫走有半个时辰,来到了一个荒废的府宅。此处杂草丛生,方圆一里无其他人家。

    “唐府?”上官若看着大门上方的牌匾念道。正想问赵祉为何来这儿,却见他已经推门进去。她只好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门院之内虽然长满了杂草,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此院曾经被洗劫过。满目疮夷,破碎的瓷片瓦片零散于各处。折断的窗棂随风晃动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在这格外安静的庭院里显得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上官若大气都不敢喘,紧紧跟赵祉,生怕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。虽说是午时,但也难保不会突然蹦出个什么妖魔鬼怪来。原来她也不信邪,可是自从穿越之后,她已经不得不信了。

    赵祉走到一间厢房前停下,用手轻轻将门推开,走了进去。上官若也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上官若突然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