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二十二章 再罚真的没钱花了
    今天早朝的时间较往日长,似乎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。上官若倚靠在柱子上睡觉,站着也能睡得那么酣,敢情大宋也找不出第二个。

    毅离见赵祉与包大人并肩出来,似乎在谈论些什么。他轻轻推了推一旁的上官若。

    “上课拉?”上官若迷迷糊糊地问道。

    毅离额际冒出三条黑线,这小子还挺能睡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过来了。”毅离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哦”上官若应了一声,继续睡。她实在是太困了。

    赵祉远远就看到某位靠着柱子睡觉的人,心底一阵莫名其妙的愠怒。他不喜欢别人看到“他”的睡容,至于为什么却没有深究。

    某爷已经走到跟前,上官若也许在梦中感觉到了周围强劲的低气压,眉脚不自觉地抖了抖。她下意识地挣开眼睛,吓得跌坐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王…..王爷,下早朝拉?”上官若连忙起身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恩”赵祉应了声便转身。

    正当某人庆幸某爷没发火的时候,却听到走在前面的赵祉云淡风轻地飘了一句话过来:“当值嗜睡,扣去本月月粮。”

    “啊?王爷,小的只是小睡一会儿,能不能少罚点儿?五天?呃…十天?半个月?”上官若哈腰跟在赵祉身后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错不知悔改,加罚一个月。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愣在当场。怎么一个月变成两个月?世间还有比他还腹黑的老板吗?可恶,我打不过你,我瞪死你!当某人企图以相当于300伏电压般强劲的目光射穿对方的时候,某爷突然转身了。

    “私下腹诽本王,罪加一等!”赵祉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呜~,我错了,别再罚了,再罚真的没钱花了。小的上有六十岁高堂,下有十六岁小弟,我容易么?呜~”上官若提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赵祉自顾自地走着,根本不理会装可怜的某人。上官若撇了撇嘴,自觉没趣。她站直了腰杆,才意识到有人一直跟着。

    展昭?他怎么跟着?“您有事找我们王爷?”上官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展某奉包大人之命,请上官公子到开封府走一趟。”展昭语气平淡,但是不难看出他眼底下的轻蔑。他向来嫉恶如仇,对于以色伺主之人更是不屑。

    什么态度?大侠了不起啊?上官若也不笨,自然能看出他眼中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展大人稍候,待我跟王爷说一声。”上官若口气不佳地说道,丝毫没了刚才狗腿的模样。本公子也是有脾气的!

    “不必,展某方才已向王爷请示过,公子现在就可随在下走。”展昭淡淡地说道。对上官若态度明显的变化丝毫不以为意。这种人他见得多了。在主子面前是点头哈腰的奴才样,在他人面前又是另一副嘴脸。

    走就走,谁怕谁。你是护卫,我也是,只是暂时没品罢了。在她的概念中,侍卫跟护卫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展昭领着上官若走到包大人的轿子旁,一挥手,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地起轿回开封府。

    坐惯了马车的某人是一万个不情愿。这里离开封府还有很长一段路吧,就不能骑马吗?非得要走路?

    开封府不比王府宏伟奢华,却给人*肃穆的压抑。白墙朱瓦,大门前立着两根大柱子。柱子一侧设有鸣冤鼓。每当鼓声擂响,衙门便要升堂问案。两个带刀官兵守于大门两侧,往常无人敢靠近。

    轿子并未从正门抬进,而是从侧门进去。展昭跟包大人说了什么,便吩咐下人阿福将上官若领到客厅。上官若左看看,又看看,怡然自得地参观着府内景色。前面引路的阿福只好放慢脚步等她跟上。人家是客人,他自然不敢说什么,可心里却甚是鄙夷。一个男宠罢了,摆什么架子。他忙着呢,不能走快点啊?

    本来只是百步路的路,两人足足走了半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公子且在此等候,大人稍候就到。”阿福话虽然礼貌,语气却十分冷淡。

    “好”上官若简单应了句。一个下人,她还懒得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上官若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客厅。人言开封府乃清水衙门,这形容倒是贴切,除了桌椅和几株盆栽,还真找不到多余的的摆设。这包大人也真是的,让她等那么久。这等不要紧,怎么连茶也不倒一杯给她。好渴呀!她端起桌上的茶壶抖了抖,空的!

    “来人!”上官若习惯性地喊道。她在王府虽是个侍卫,却有丫鬟翠儿和小梅伺候着。

    “公子有何吩咐?”阿福走进来问道。其实他没走远,就在门外守着。展大人要他招呼“他”,可是一看到“他”那女娃般白净的脸蛋,心里就是不爽。一个大男人长成那样,真是妖孽!

    “我渴了。”上官若说道。

    阿福没回答,不知从哪取来一罐茶叶,放到桌上,说道:“茶叶在此,水在厨房,还没烧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..”上官若气得够呛。她在王府何时受过这种待遇?

    阿福不理会她,径自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甩袖,忿忿然正要离开。听到前方下人在给包拯行礼,她只好按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上官若见过包大人!”上官若向迎面而来的包拯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“上官公子不必多礼,请进屋再说。”包拯说道,语气威严却不失礼节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。”上官若恭敬地说道,遂跟着走了进屋。虽不知包拯找她有何事,然而本着对他的钦佩,自是会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待两人坐下,阿福便将刚彻好的茶奉上。

    上官若早就渴得不行了,但又怕失了礼节,硬是优雅地端起茶杯小口小口的抿。

    阿福见她憋屈的模样,很不厚道地掩嘴偷笑。

    上官若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放下茶杯。谁知这黑心的家伙会不会在茶里加点什么?还是不喝为妙。

    心细如包拯自然看出了其中端倪,示意阿福退下。转而向上官若赔礼道:“倘若本府下人有怠慢之处,还请公子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岂敢,包大人太客气了”上官若嘴上这么说着,眼角则不经意地划过站立在一旁的展昭。

    展昭对于她的挑衅不以为意。眼中的不屑让上官若心里莫名火大。好女子不跟猫斗,我忍!

    在包拯面前,上官若自是不敢胡闹,正儿八经地端坐着。人家对着皇帝都敢大喷口水呢,她还是老实点为好。至于展昭麻,以后找个机会修理修理他。这事可以跟杨欣姐姐商量商量,嘿嘿。

    “本官这次请上官公子来,是想了解一下皇宫刺客一案。”包拯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请问话,晚辈知无不言。”上官若收回思绪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包拯捋了捋髭须,问道:“敢问上官公子可与刺客认识?”

    上官若没料到他会这么一问,愣了愣,然后回道: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“公子别误会,本官见殿中文武百官皆在,而刺客独独挟持公子,故有此一问。”包拯不紧不慢地说道。话外之意就是就算两人不认识,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上官若岂会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,急忙撇清道:“我是真的不认识那刺客,刺客为了脱身,定然要挟持人质,我刚好成了倒霉那个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据本官所闻,公子当时多次协助刺客,并出手打伤王爷。不知公子作何解释?”包拯继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帮刺客?我是在帮王爷!只是…….只是没扔准罢了。况且不过区区一个苹果而已,怎能伤到王爷?”上官若连忙说道。包拯不语,时而若有所思地捋了捋髭须。

    上官若以为他不信,心里有点急了,她可真不是在帮刺客,天地可证,日月可鉴呀!

    “大人,晚辈身为王爷的贴身侍卫,岂能见王爷与刺客交手而无动于衷。可怜我前些日子因坠落山崖而武功尽失,才会错手击中王爷,反倒助了刺客。”上官缓言说道。这么解释应该没问题吧?总不能直接跟人家说我是穿越的主,之前的上官若早不知道哪里云游去了吧。

    “哦?据本府调查所知,上官公子乃文人雅士,不曾习武,何来武功尽失一说?”包拯疑问道。

    啊?不曾习武?夜夜说她以前会武功的呀?难道夜夜是哄她来着?

    “这……,不瞒大人,其实我失忆了。就是坠崖那次,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上官若挠挠头回道。她真不晓得该如何解释穿越之事。

    “大胆!居然敢在大人面前胡言乱语。”展昭喝斥道。这人分明是在胡诌,一会儿说武功尽失,一会儿说失忆,简直一派胡言!

    上官若被吓了一跳,拍了拍胸口说道:“你干麻那么大声,想吓死人呀?”真是的,突然那么大声,吓得她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狂跳。

    包拯挥了挥手,示意展昭退下。

    上官若顺了顺气,然后说道:“不管你们信不信,我确实不记得以前的事了。我向来敬重包大人,自然不会故意欺瞒。刺客我是真不认识。不过,虽然他蒙着脸,但我可以确定他是一名男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着宫女装,皇宫上下之人尚未有所发现,敢问公子是如何确定他的身份?”包拯问道。那天衙门有事耽搁,他未能参加中秋晚宴。但据宫人所述,刺客行刺前身份并未遭到质疑。行刺失败之后,也未见何人有此一说。此事的确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