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十九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
    过了好久,上官若依然抱着赵祉不放。

    “上官若!”某爷的耐性明显到了极限,额头青筋抖动。

    上官若眯着眼看了看周围,确定自己已经安全了,才不情不愿地放开赵祉,然而手里却仍揪着某爷的衣角。赵祉对于她小女人般的动作并不喝止,任由着她拉着他的衣角随他回彰华宫。

    此时,宾客已经散去。只见夜凌君和杨欣几个在大殿前焦虑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娘子!”夜凌君一见上官若就迎上来把她抱住。

    “夜夜,刚才吓死我了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上官若在夜凌君怀里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夜夜不好,没能保护好娘子。”夜凌君自责道。他一听到上官若被刺客挟持便追了过去。可是追了很久都不见人,敢情是追错了方向。他只好又回到彰华宫门口打探消息。不料才到大殿外,紧接着就看到赵祉领着上官若回来。

    “夜夜不必自责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上官若撒完了娇,反而安慰起夜凌君来。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夜凌君轻抚着她的秀发,眼里满是宠溺。就在前一刻,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,害怕她会出现什么闪失。如果这样,他一定要让那个伤害她的人碎尸万段!然而现在,看到她完好无损地站在他的眼前,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涌上心头。他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一定要把她牢牢圈在身边,不让她再出现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“咳!咳!这里是皇宫。”杨欣实在看不惯两个男人当众卿卿我我,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沉醉在二人世界的两人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才离开夜凌君的怀抱。她注意到杨欣身后的冷寒,那家伙正一副冷漠得很欠扁的表情。既然救了她,又为何又丢下她?她到底亏欠了他什么?看来有必要回家一趟,问问娘亲有关上官若以前的事情。上官若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赵祉跟毅离交待了几句,让他跟上官若等人先行回府,而自己则去面圣。

    “毅大哥,你不留下来保护王爷吗?”上官若站在马车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命我先送你回去,他有四大护卫跟着,不会有事。”毅离回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“哦”了一声,便随夜凌君上了马车。她这个贴身侍卫真的很不称职。如果不是自己笨手笨脚被挟持,可能王爷早已将刺客制伏。现在让刺客跑了,不知道皇上会不会怪罪他。虽说是亲兄弟,不过常言道:“伴君如伴虎”,皇家是最无情的,难保皇帝不会责罚他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没事吧?”夜凌君看到她一脸愁容,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上官若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夜凌君伸手环住她的腰,让她靠得更舒适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会武功就好了。”上官若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娘子会武功的,只是忘记了而已。”夜凌君轻抚着她的发丝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以前会武功?”上官若听他这么一说,心里一阵心奋。她以前真的会武功吗?这么说,只要加以练习,她也会像他们那样飞来飞去。就算被扔在屋顶,她也不必害怕了。

    但是,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先了解了解上官若的过去。她老觉得自己亏欠了很多人,可是……她不过是穿越过来的而已,以前那个上官若所欠下的情债,可不可以不要算到她的头上?

    “夜夜,我们是怎么认识的?呃,因为失忆了,我很想知道以往的事情。”上官若想了想,决定从身边的人打听起。

    夜凌君听她这么一问,羞红着脸说道:“娘子真不记得拉?这事让人很难以为情耶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小媳妇般害羞的模样,嘴角抖了一抖。她女儿家都不害羞,你一个大男孩羞什么?难道当时场面很火爆…….?上官若的脑海里开始浮想联翩,脸颊也跟着绯红。

    夜凌君低头玩弄着手指,羞赧地说道:“半年前,夜夜第一次来中原……”他一边说,一边用眼角投瞄上官若的神情。那腼腆的模样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。

    上官若秉着耐性听着。她很怀疑他是在挑逗她,害得她有好几次想要冲上去吃他几口的冲动。淡定!淡定!上官若时刻提醒着自己,对方是未成年少男!

    原来夜凌君是西夏国人,因为仰慕中原文化,长途跋涉来到大宋国游玩。开封是大宋国都,街市繁华,商品琳琅满目,文人骚客常聚一起舞文弄墨。由于不喜打扰,他选了一家比较僻静的客栈投宿。游逛了一天的他略感疲惫,便吩咐小二备好热水给他洗澡。温热的水汽散漫整个房间,泡在水里的他闭目养神,十分安逸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窗户被撞开。夜凌君抬眼望去,只见一白衣男子脸颊绯红,星眸璀璨地盯着他看,那眼神就像狼看到了猎物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夜凌君一脸戒备地看着“他”。

    上官若添了添干裂的嘴唇,望着眼前赤(和谐)裸的男子咽了一下口水,说道:“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说完便直接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夜凌君顾不得全身赤(和谐)裸,当即越出浴桶,抓起屏风上的外衣往身上一披,呵斥道:“何来无耻之徒,报上名来留你个全尸!”

    上官若扑了个空撞到木桶上,身体的疼痛让她的头脑清醒了一点。她跳入水中,运功压制体内媚毒引起的燥热。

    夜凌君定眼看着“他”,不,应该是她。浸泡在水中的白衣变得透明贴身,虽然裹着胸,但已经曝露了她的性别。

    “你中了媚毒?”夜凌君问道。看她两颊绯红,呼吸急促,他猜测她应该是中了媚毒。

    上官若抱歉地看向夜凌君,回道:“是合欢散,方才失礼了!”就这么一看,她体内的燥热又骚动起来。上官若急忙稳住心神,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解毒!”夜凌君拧眉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惊,不可置信地看向他。眼前的男子俊美无铸,秀色可餐,她的理智又开始模糊。不可以!虽然此生不能与冷寒长相厮守,但是自己绝对不可以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!想毕,她狠狠地咬破自己的嘴唇,以使自己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夜凌君凝视着满脸痛苦的她,上前点了她的穴道,将她抱离浴桶,走向宽大的木床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