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十七章 为什么要不告而别?
    正当某人在纠结于某爷是不是好人之时,突然身体被人狠狠一甩。上官若还来不及尖叫,就已经被另一双有力的臂膀环抱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”上官若吓得脸色惨白,还没看清来人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爷?难道在你的心里只有他吗?冷寒蹙眉看了看怀中的人儿,一发力,稳稳落在一处宫殿的屋顶。

    晴朗的天空明月高挂,给大地挥洒着柔和的银光。他用指腹轻轻地描绘着她如玉的脸庞。就是这幅绝美的容颜,刻骨铭心地纠缠着他。每当午夜梦回,让他的心倍感孤寂。曾几何时,他以为他不会爱上任何人,可是他爱了,却爱得如此地惨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不告而别?难道你的承诺和誓言都只不过是随口说说?既然如此,为何还要来招惹我?为什么?”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的声音变得颤抖和嘶哑。

    昏睡中的上官若似乎听到了他揭撕底里的控诉,眉头拧了拧。冷寒用手指轻轻抚平她紧蹙的眉心,就如以往她为他所做的那般。

    小时候的他,万般宠爱在一身。他是康王府的小王爷,父王和母妃相敬如宾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然而,这一切却在一个美艳女子的出现之后彻底地改变了。她夺走了父王所有的宠爱。后来不知为何那个女子会不辞而别。本以为这样,他的父王又会变会从前那样关心他和母妃。却未想到,在那个女子离开的同时,也带走了父王的心。从此,父王变得更加冷淡,对人对事都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他恨那个夺走他父王的女人,甚至憎恨一切美貌的女子。然而,她的出现让他慢慢明白了父王的绝情和痴情。原来一个男子,在遇上一个令他痴狂的女子时,心也会随她而动。她的一颦一笑,都能让自己平静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。与她相伴之时,心是满满的,是痴情的。可是,当她离去之时,心也跟着被掏空了,变得冷漠而绝情。冷寒深情地凝视着怀中的女子,思绪飘浮到一年前...

    三年一度的华山论剑,各大门派弟子都云集于此。当时,上官若拜翠羽派海棠花使何翩翩为师,代表翠羽派挑战武当。而冷寒则拜武当派清风道长为师,代表武当派迎战。至于为什么翠羽会跟武当敌对,这其中是有一定渊源的。

    当年清风道长林诩原与翠羽掌门王雨烟曾有婚约,两人郎才女貌,本该是一对天配佳偶。然而不料林家遭遇变故,家道中落。看破红尘的林诩决意出家,任由王雨烟在武当山下跪了三天三夜,他始终没有回头。自此,王雨烟因爱成恨,创立了专克武当派武功的翠羽派。翠羽派人视武当派弟子为“负心汉”,并立下门规,凡翠羽弟子,不得与武当派人有所纠葛,更不可心生情念。对此,武当派人并不以为意,毕竟大部门弟子都是修道之人,自然不能有儿女之情。至于俗家弟子,掌门也一再交待他们必须严守清规,不得招惹翠羽弟子,以免惹出祸端。

    比武规则以淘汰方式进行,以抽签形势决定对阵的门派。每个门派在每轮比武中选三名弟子出战,一对一比武,三盘两胜。胜出的门派将进入下一轮比武,直至分出名次为止。

    不知是机缘还是巧合,武当抽签的对手正好是翠羽派。武当派出资质最好的三名弟子出战,但暗地吩咐众人点到为止,不可伤及对方。清风道长之所以这么安排,自然有他的顾虑。翠羽派原与武当派有宿缘,若是处理不当,恐怕祸害无穷。

    冷寒本不在比武之列,只因七师兄来华山的途中意外受了伤,腿脚不方便,清风道长临时指派他代为出战。清风道长要求冷寒一直以纱遮面,一来怕人多目杂,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,一来则是担忧他俊美的容貌会给武当派招来不必要的麻烦。二师兄冷风迎战翠羽弟子雨莲,五师兄冷情迎战翠羽弟子雨梨。由于五师兄失利,因此冷寒对雨若(上官若的师门赐名)一战成了失败关键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蒙着脸呀?是长得奇丑不敢见人?还是怕打不过我,输了丢脸呀?”上官若对冷寒挑眉道。易了容的她看起来长相平凡,唯有那双清澈的眼睛特别水灵动人。

    冷寒对于她的挑衅不予理会,只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出招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不光是长得难看,还是个哑巴,我见犹怜呀!”上官若说话的同时出招。

    翠羽刀法招式柔美,却是环环扣有杀招,如女子的怨念,痴缠不休。上官若先使海棠压境,接着是一招雨打梨花,然而都被冷寒化解了。连连出招都没占到好处,上官若倒也不急。她故意对冷寒调侃道:“你这般相让,该不会是对我动心了吧?”

    见冷寒不应,她又继续说道:“你也不必害羞,男欢女爱天经地义,不如我去跟你师傅说说,让你还俗,然后我们双宿双飞,做一对人人艳羡的鸳鸯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知羞耻!”冷寒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不是哑巴呀?”上官若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无聊!”冷寒说着,用剑挡开她的攻击。

    上官若接着使出飘雪环霜,大有一招定胜负的架势。冷寒不敢松懈,用清风挽月去化解攻击。然而上官若在使连环刀时,改变了一刀的方向。冷寒不料她会冒此险招,却已收手不及,在她挑开他的面纱的同时,他的剑锋刺进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冷寒一惊,急忙抽回剑。

    上官若捂住受伤的肩膀,含笑地看着他说道:“你真狠,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冷寒听罢,冷漠地转过身,不再看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,定定地看着他的背影。呵呵,我们是何其地像,那般地落寞。肩膀处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她眉头紧蹙。还好他手下留情,不然她这半个月都得躺在床上度过。

    “九师妹,你没事吧?”雨莲走过来扶住她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轻轻地摇摇头,回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雨莲取出止血丹给她服下,然后搀扶着她回道队伍中去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