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十三章 还害什么羞?
    夜凌君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,委屈地说道:“夜夜是被人暗算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楚楚可怜的模样,心早就揉成水了。她急忙安慰道:“夜夜别怕,有话尽管说,凡事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夜凌君点点头,叹气道:“半个月前,夜夜在街上见到一个姑娘掉了钱袋,于是便拣起追过去还给她。但是当夜夜追至一小巷,眼前突然出现几个黑衣人。夜夜知道自己中了圈套,想离开,却发现全身无力,原来那钱袋上涂了软骨散。然后眼前一黑,醒来的时候便到了醉红楼。由于软骨散之毒未除,夜夜一直困在醉红楼。今天好不容易逃了出来,夜夜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可恶了!居然用这等卑劣的手段!可狠!无耻!我要将那帮人给剁了!”上官若听完夜凌君,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不管事情经过如何,他现在已经是我们醉红楼的人。我们醉红楼有醉红楼的规矩,王爷是个明白人,相信不会让在下难做。”慕容洛向赵祉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气的快爆炸,她指着慕容洛骂道:“你,拐卖人口,逼良为娼,现在还敢提什么规矩,你还有没有王法?”

    慕容洛听罢,轻笑道:“这公子好生有趣。我醉红楼打开门做生意,虽说做的是声色买卖,却并未违反大宋律例。人是我花真金实银买来的,有字据为证。”说完,他便从袖中取出一张卖身契。

    “你”上官若为之气结,二话不说便要去抢。

    刚才那几名壮汉见状,一齐上前护在慕容洛前面。

    “慕容老板开价吧。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王爷开的金口,好说。我慕容洛就当卖王爷一个人情。一万两,如何?”慕容洛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本王就此谢过慕容老板。”赵祉说罢,示意毅离将银票付上。慕容烙接过银票,遂将那张卖身契交给毅离。

    赵祉看了一眼呆在原地的上官若,冷冷的说道:“回府”

    上官若才反映过来,拉着夜凌君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上官若对跟赵祉感激地说道:“王爷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你无须谢我,那一万两在你月饷里扣。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,请问我的月饷有多少?”上官若弱弱地问道。她一直都没有问过,赵祉也从来没有提过。

    “十两”赵祉云淡风轻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听罢,直接昏了过去,倒在夜凌君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娘子!娘子!你怎么拉?”夜凌君焦急地叫唤着。怀中的人儿脸色惨白,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赵祉一把将上官若抢抱了过来,往她人中一按。上官若的睫毛扇了扇,慢慢地挣开了眼睛。她正好对上他那双清澈如秋潭的眼眸,留恋地不愿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赵祉蹙了蹙眉头,厌恶地松开双手,上官若应声摔倒在车厢内。

    “好...好痛!”上官若揉了揉撞伤的胳膊,不满地看向赵祉。这人怎么这样?松手也不提前说一声,痛死了!

    夜凌君懊恼地扶起她,他很想阻止一切发生。可是身上的软骨散毒还没散去,全身无力。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被赵祉抢走,又将她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夜凌君一脸担忧,只好笑笑安慰道:“我没事,夜夜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夜夜没用,害娘子受委屈。”夜凌君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用手捧起他的脸蛋认真地说道:“夜夜千万别这么说,我答应过要对你负责的。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愿意为你分担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你对夜夜真好。”夜凌君感动得眼珠都能滴出水了。

    赵祉对着两个大男人含情脉脉的样子,额头青筋在抖动,讽刺道:“上官若,本王今天才发现你还有这等嗜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嗜好?”上官若不明所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赵祉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脸色不太好,于是伸手去探他的额头,轻声问道:“王爷,您见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赵祉慌忙甩开她的手,警告道:“离我远一点,你这断袖之徒!

    上官若愣了一下,继而明白了过来。她现在可是男子身份,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跟夜凌君你侬我侬的,难怪赵祉会有那么大的反应。她的眼珠贼溜溜地转了一圈,换上满脸笑容对赵祉说道:“王爷说的什么话?小的曾伺候王爷沐浴,又跟王爷有过一夜同床共眠。小的有没有那种癖好,王爷最清楚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赵祉听罢,脸色一沉,“嗖”的一下跳下马车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毅离见赵祉突然跳下马车,而车厢内传来上官若肆意的笑声,正不明所以。不过他还是很识趣地让出自己的马,恭敬地将马缰递给赵祉,自己则跳上马车的驾座。

    上官若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。没想到这冰山王爷也有可爱的一面。可爱?是的,这时候的他确实很可爱。上官若抿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跟那个王爷到底怎么回事呀?”夜凌君吃味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没什么,我是逗着他玩的。”上官若尴尬地回道。差点忘了旁边还坐着夜凌君,在正主面前调戏别的男人,似乎不大好。上官若,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坏了?肯定是这副身体的原因,自己本性不是这样的。不过,好像逗趣那爷挺好玩的,谁让他欺诈自己血汗钱来着。一个月十两那么苛刻,那她岂不是要给他打一辈子的工都还不清?哼!不欺负欺负他,这心里的气怎么能理顺?想罢,她探出马车,向赵祉抛去一个眉眼,激得他掉了一地鸡皮疙瘩,脸色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赵祉横了她一眼,恨得咬牙切齿。好呀,敢戏弄本王,本王奉陪到底。想罢,他的嘴角扬起一个魅惑的弧度。

    上官若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撩虎须,还得意洋洋的在车厢里闷笑。

    车驾走到信王府前停住。上官若扶着夜凌君下了马车。赵祉也下了马,径自走到她的面前。还没等她反映过来,便被赵祉横腰抱起。

    “王...王爷”上官若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赵祉俯下头,在她耳边暧昧地说道:“你我都同床共枕了,还害什么羞?”

    上官若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,这是“神马”情况?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