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十一章 有了新欢忘了旧爱?
    夜阑人静,屋外树影婆娑,一股莫名的孤独感爬上心头。她的脑海里闪过那张似笑非笑的妖孽脸,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。那家伙老是敲她的头,说她笨。王爷了不起呀?随意欺负人。想着想着,她嘴角轻轻一扬。不知道他睡了没?咦,干嘛想他?上官若的脸上浮现一抹可疑的红晕。还是早点睡吧,明天回去还要伺候那爷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上官若一转身便看到站在她身后的冷寒,吓得心都提上嗓门了。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?而且她也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虽然她刚才想事情想得入神,但也不至于有人进来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冷寒不语,只是定定地看着她,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恨意。当然,迟钝的上官若又岂能看得出来。她只是感到一阵冰凉,不敢直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不要这样看着我。”上官若一阵心虚地说道。她实在受不了他那般盯着她看,好像要把她看穿一样。奇怪,她又没做错事,干嘛怕他?

    冷寒听罢,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:“怎么?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?”

    “什么新欢旧爱?莫名其妙!”上官若不悦地说道。这人突然间冒出来吓她不说,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。

    冷寒目光骤然转寒,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让她正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好…好痛,你放手!”上官若想挣开他,却被钳得更紧。因为疼痛,委屈的泪水没在眼眶内停留片刻,便哗啦啦地流下来。这水龙头一开便没完没了。打不过你,我就用眼泪淹死你。上官若心里忿忿地想着。

    冷寒一怔,松开了钳制。上官若得到了自由,用手轻轻摸着自己可怜的下巴。冷寒凝视了她片刻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出了房间,上官若便急忙把门关上栓紧。她又走过去把窗户也关上。在确定连蚊子都飞不进来之后,她才送了口气。回想他刚才所说的话,难道自己和他也有一腿?天哪,她到底穿越到什么样的人身上,怎么到处留情?管它呢,反正她什么都不记得,又何必去伤那个脑筋?睡觉!可能真的很困,上官若刚倒在床上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上官若很早便起来。现在回信王府还能赶上早朝。这段时间她一直都陪伴在信王左右,也变得勤快了许多。她问下人将她昨天穿的衣服拿来换上。由于事先交代过,所以下人昨晚就把衣服洗好烘干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急着回去?”杨欣迎面走了过来。她的身边跟着夜寒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伺候王爷上早朝。”上官若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那么多侍从,何必一定要你伺候着,不如留在这陪我吧。”杨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出来这么就王爷会责怪的。”上官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好的,你干嘛一定要回去做下人?”杨欣略生气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她生气了,只好放低语气说道:“好姐姐,我不习惯衣来伸手,饭来争口的生活。如果不工作,我们闷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给你一份工作呀,他给多少月薪,我双倍地给你就是拉。”杨欣握着她的手说道。她不能再让“他”沉沦下去了。好端端的一个男孩给人家当男宠,说什么她也不能坐视不管。更何况她早已经当“他”是亲弟弟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蹙了蹙媚,说道:“我知道姐姐对我好,但是做人要有始有终,我不能一声不吭地就走掉。这样好了,我先回去跟王爷说说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一句’有始有终’!既然上官公子执意要回去,郡主有何必为难人家?”这时,一直平静地站在一旁的冷寒忽然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自然听出他话中带刺,却也不想辩解。敢情是以往那个上官若对他始乱终弃,他恨她来着。不管她说什么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杨欣当然没有听出冷寒此话的意思。不过既然“他”同意离开信王府,那么就说明此事还可以挽回。如果那断袖不肯放“他”走,她就直接去信王府要人!这么一想,心里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杨欣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好吧,我派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欣喜地点点头,脸上的喜悦表露无疑。

    杨欣见“他”那雀跃的模样,复又担心起来。看来“他”对信王产生感情了,想到两个男人含情脉脉的样子,杨欣胃里翻江倒海,忍不住干呕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姐姐怎么拉?哪里不舒服?”上官若关切地问道。她哪里知晓杨欣的想法,

    她气急败坏地指着上官若说道:“你,必须尽快把那份工作辞了,不然我就直接冲进信王府抢人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知道啦”上官若乖巧地回答着,完全不把杨欣的威胁当回儿事。

    看着上官若离去的身影,杨欣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急着回去,上官若一直催促车夫把车赶快点。待马车来到信王府大门,正遇上赵祉携随从出门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回来了!”上官若一见到赵祉便欢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舍得回来拉?”赵祉的语气如一贯地冷淡。

    “呃,郡主硬是要留小的在贤王府过夜,小的实在推却不得,只好留下。但是天还没亮,小的就马上赶回来伺候王爷您。”上官若非常狗腿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恩,既然这样本王就从轻发落,扣你半个月粮饷以示警戒。”赵祉云淡风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我不过没回来一个晚上,怎么扣半个月?”上官若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“那就改为一个月。”赵祉冷冷丢下一句便径自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的背影,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赵祉见她发愣,于是不耐烦地说道:“还不上来?”

    “哦”上官若回过神,急忙爬上马车。不料过于冲忙,一个没站稳便往前道。

    赵祉伸手一挽,及时抚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王爷。”上官若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。你长得够丑了,倘若再撞出个疤痕了,就更见不得人。”赵祉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上官若一时气结,丑?她哪里丑了?人家欣姐姐都说她漂亮来着。这家伙肯定眼睛有问题!

    上官若憋了一肚子的气,本来她还兴冲冲地赶回来,谁知他竟然当头就给她泼了几盆凉水。她越想越气,狠狠地瞪着他。然而坐在对面的赵祉根本不理会她,全神贯注地看着公文。此时的他剑眉微蹙,修长的睫毛下星目深邃,高挺的鼻梁,两片薄唇紧抿。他的皮肤真得很好,嫩如凝脂。世间怎么会有这么美的男人?上官若一脸花痴地盯着赵祉看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没有?”赵祉突然放下手上的公文,玩味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怔,吓得心跳漏了半拍,尴尬地低下头。偷窥被当场逮到,确实够丢脸的。他不是在看公文吗?怎么会知道她在看他。这下糗大了,好丢脸呀!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