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十章 当街强抢民男
    离开上官府,上官若独自走在大街上。她并不急于回王府,只想在外面溜达一会儿散散心。说起来,她这还是第一次单独出王府,走着走着就找不到北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老觉得背后有人跟着,回头看却一无所获。难道是心理作怪,上官若甩甩头,又继续走。突然背上一记重创,眼前一黑,人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醒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下手重了,请郡主恕罪!”

    上官若刚醒来便听到一男一女在对话,她不急于睁开眼睛,而是继续装晕。

    “啊,痛!”不料手被针刺了几下,上官若想再装也不可能了。她蹙眉看着眼前的绝色男子,此时的他还拿着一根银针。他那双冰冷的星眸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潭,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这时,一身华丽装扮的美丽少女喝叱道:“大胆,见到本郡主还不行礼?”

    上官若收回视线,眉皱得更紧,不情不愿地在床上拱手施礼道:“在下上官若见过郡主。”郡主又如何?当街强抢民男,不知廉耻!她心里暗骂着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少女看出她的不悦,反而温和地微笑了。少女又转向身边的男子说道:“冷寒,你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冷寒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人都走了,还看?”少女用手在上官若眼前晃了晃,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尴尬地低下头,这下糗大了。要说俊美,王爷和夜凌君也不相仲伯,自己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们男人也会欣赏男人。”少女好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早已羞得耳根通红,不过还是强自镇定地问道:“不知郡主请在下来有吩咐?”虽然自己是被抓来的,但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,用“请”字比较礼貌。

    少女走到床边坐下,笑着对上官若说道:“我猜你也认不出我来。我是杨欣。”

    “杨欣?欣姐姐,真的是你吗?”上官若握住杨欣的手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杨欣也激动地反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欣姐姐,唔唔…”上官若喜极而泣,没想到在这陌生的地方还能见到熟人。

    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我都没哭,你哭什么?”杨欣嘴角抽了一下,这家伙长得像女人不说,连脾性也像。要不是早知道他是个男的,还以为是女扮男装。

    上官若止住了哭泣,傻傻地看着杨欣,心里挣扎着要不要跟她澄清自己是女的。穿越之前没澄清,穿越之后难道还要让误会继续?思来想去,她还是决定说出真相:“欣姐姐,其实…其实…我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其实我也很难过。但是既然穿了,就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,好好地过好现在的生活不也很好吗?”杨欣见“他”楚楚可怜的样子,只好拍拍“他”的肩膀安慰道。

    话被打断,上官若也就没再说下去。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等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杨欣见“他”低头不语,继而安慰道:“别再难过了,以后我们就是亲姐弟,我会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点点头,眼眶又是一阵湿润。

    杨欣见”他”泪眼汪汪的样子,实在忍不住,说道:“打住,你可千万别再哭了,有点男子气概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”上官若用袖子拭干眼泪,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
    杨欣笑了笑,拉着她的手说道:“走,我们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于是随杨欣用了晚膳,又回到房间。两人互相述说来到宋朝的遭遇,时而感慨,时而嬉笑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在街上看见你坐在信王马车上,又是欣喜又是吃惊。没想到你这么倒霉,做了信王的男宠。”杨欣一脸同情地看着上官若。

    上官若嘴角抽了一下,说道:“我不是什么男宠,我是他的贴身侍卫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的。”杨欣拍拍“他”的肩膀安慰道,心里更为同情。

    上官若只想翻白眼,她那样子哪像是明白,分明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贴身侍卫!”上官若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贴身侍卫,贴身侍卫哈。”杨欣安抚道。“他”的遭遇已经够可怜了,又何必再伤害“他”那脆弱的自尊心?

    上官若挫败地叹了口气。这时,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,而下人们正忙着将廊灯逐个点亮。

    “欣姐姐,我要回去了,太晚回去王爷会怪罪的。”上官若突然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别急,我已经派人去跟信王说了,你今晚就留在贤王府,明天再回去。”杨欣拉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又坐了回来,说道:“可是我没换洗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先穿我的好了。”杨欣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的?”上官若惊愕道。穿女装?不就露馅了吗?

    杨欣笑笑,说道:“怕什么,我也经常穿男装呀,衣服而已,你就将就将就吧。等明天你的衣服干了再换回去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也罢,就算被别人认出是女子也没什么,又不是什么欺君大罪。上官若点点头。

    杨欣见她同意,于是令丫鬟将自己的那套新做的紫色襦裙取来给她,又令下人伺候她沐浴。下人们先往房里抬进一个大木桶,又往里面注入早已备好的热水,并再水中散上花瓣。上官若不习惯别人伺候着,同时也不想自己的秘密泄露,于是屏退了众人。

    虽然泡澡很舒服,上官若也没敢在水中待太久。这里毕竟是贤王府,谁知道有没有暗流潮涌。万一忽然冒出个不速之客,那就亏大了。出了木桶,拭干了身子,她拿起杨欣给的那套襦裙穿上。这么晚了,也就不必再束胸。本来就发育不良,再束恐怕就真的成了男人了。

    “若,你好了没?”杨欣在外面敲门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应了一声,便开门让她进来。杨欣一见到身穿襦裙长发披肩的上官若,嘴巴张成了大大的“O”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拉?”上官若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若,你真美!”杨欣啧啧称赞道,又绕着她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你穿女装会那么妩媚,怪不得信王会对你…”杨欣知道自己失言,突然打住。

    上官若眉头蹙得更紧,男宠就男宠吧,雌雄难辨最好,她也不必刻意去掩饰什么。

    杨欣见她那般,以为是真生气了,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上官若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你还是早点休息吧,我们明天再聊好了。”杨欣愧疚地说道,说完便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语,默默地看着她离开,然后把门关上。夜色渐浓,走廊上的灯在风中一晃一晃。她无心睡眠,独自倚在窗边凝视着天空中的下弦月。月盈月亏本乃定数,又何故扰人心扉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