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九章 他有断袖之癖
    上官若还搞不清状况,不敢乱喊人,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,让二哥进屋再说吧。”此时,一个蓝衣少年的声音转移了大家的视线。

    上官若这才注意到那少年,毫不惊讶道:“你…你…你是上官青?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没事吧?怎么问青儿这种问题?”上官青皱眉道。他觉察到了上官若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呃…其实我失忆了,在跌落山崖之后。”为今之计也只能这么说了,上官若心里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若儿,肯定吃了不少苦。都是娘不好,没能好好照顾你。”妇人上前拉住上官若的手心疼地说道,话语间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上官大概明白了一点,现在牵着她的手的妇人应该就是上官夫人,也就是她在这里的娘亲。而那位中年男子是她的爹。至于上官青,自然是他的弟弟。只是没有想到他跟自己现代的亲弟弟同名并如此相似。该不会他也穿了吧?上官若如是想着。然而经过一番观察,她基本可以确定此上官青非彼上官青。

    上官若被领入大厅,下人送来茶点,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爷,若儿现在这样,不如您去跟王爷说让若儿回家休养吧?”上官夫人对上官浦说道。

    “男儿大丈夫,敢做就要敢于承担!现在八王爷不计较,又得信王收留,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试问我还有何脸面去问王爷要人?”上官浦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”上官夫人哽咽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这般,心中不忍,于是说道:“爹、娘,我在王府过得很好,王爷待我如上宾,还有下人伺候着。”这些倒是真心话,那爷虽然有点可恶,但对她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上官夫人早就听了些风言风语,如今反而更加担忧地说道:“可娘听说他有断袖之癖,娘怕你…”。

    “道听途说之言岂可信之,别人云亦云,惹出祸端!”上官浦阻止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爹说的对,王爷他正常得很,怎么会有那种嗜好。”上官若附和着说道,不过心里却不是那么的肯定。像他那样的妖孽,恐怕也会有不少男子垂涎的吧。

    “二哥既然都那么说了,娘就放心吧。”上官青也劝慰道。

    上官夫人不在反驳,却低声念叨着:“信王好养男宠世人皆知,我们若儿天生丽质,你叫我如何放心?”虽然声音很小,却能让屋里的人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啊?娘说的是真的吗?难怪他…”上官若大惊道,却马上意识到了不妥,及时打住要说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“难怪什么?若儿,莫非你与他…?”上官夫人这声引得众人的目光全部投向一脸窘态的上官若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有…我和他是…没什么,呵呵,呵呵。”上官若脊梁早已渗出冷汗。她本想说他和她是清白的,然而这词用在两个男人身上似乎不大合适,虽说她本是女儿身,但毕竟现在是男子身份。

    上官若这心虚的回答更是引起众人的狐疑,气氛一下静了下来,静得让她感觉呼吸的声音也很重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上官浦故意传出的两声咳嗽打破了沉静的氛围。

    上官若从尴尬中缓过来,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于是关切地对上官夫人问道:“娘,孩儿听说您病了,现在好点没?”

    上官夫人听罢,轻轻抚摸着上官若的脑袋说道:“傻孩子,娘若不让下人这么说,王爷怎么会放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原来娘是装病呀?”上官若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娘不还是因为想你才这么做。你可知道你这么一走,娘有多伤心。”上官夫人边说着,边用袖子抹泪。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走呀?为了和郡主私奔吗?”上官若问道。目前为止,她还是未能搞清状况,自己明明是女子,为何会跟郡主私奔呢?

    “若儿…”上官夫人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都过去了,就别提了。难得若儿回来,我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。”上官浦阻止她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们一家人好久都没一起吃饭了。娘,您不是让下人做了几道二哥喜欢的菜吗?”上官青附和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!若儿,跟娘去偏厅用膳。”上官夫人说罢,便拉着上官若的手走向偏厅。

    众人围着桌子坐下。望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,上官若很是感慨。来到这世界快一个多月,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想家。

    “若儿,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甜酥鱼排。”上官夫人边说边给上官若夹菜。

    “谢谢娘!”上官若感动地说道。在这里有了爹娘,还有一个跟上官青很像的弟弟,看来自己的遭遇也不算太糟糕。

    用过了善,上官若直犯困,上官夫人只好陪同她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“若儿好好睡会儿,等下娘再来看你。”上官夫人说罢,退出了房间,并把门带上。

    上官若在床上翻了几下身都没能睡着,现在更是睡意全无,于是起身在房内走动。这是以前那个上官若的房间。看看房内的摆设,便知道它以前的主人是个高雅之人。墙上字画的落款是上官若,想不到以前的那个她居然能书会画,不错不错。上官若边观赏边赞叹,若是外人听了,还以为她狂傲自大呢,哪有人人自己称赞自己的。上官若注意到房内摆放的古琴,那画她现在是画不出来了,不过琴倒还记得怎么弹。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,她突然间记起这副身体原本的记忆。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为了打发时间,上官若随意拿起书架上的一本诗集看了起来。不知不觉中,天色微暗。她放下手中的书,准备回信王府。她出了房间,让丫鬟带路,前去向爹娘辞别。上官夫人自然不舍,再三挽留。

    “娘,孩儿回去了,过些时日孩儿再回来看您。”上官若对挽着她的手的上官夫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儿何必急着回去,娘已经命厨房备好了晚膳,不如用了晚膳再走也不迟啊。”上官夫人依然牵着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王爷只让孩儿出来一趟,孩儿担心回去晚了,王爷会责怪。”上官若为难地说道。那王爷阴晴不定,难伺候得很。

    “夫人,若儿如今在王爷身边办事,怠慢不得,还是让他早点回去吧。”上官浦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娘,还是让二哥早点回信王府吧”一旁的上官青也劝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夫人无奈地松开上官若的手,含泪道:“若儿,以后要常回来看看你爹和娘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上官若点点头,眼睛早已湿润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