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七章 信王的新宠
    上官若不会骑马,本打算跟毅离共乘一骑,不料赵祉却让她一起上马车。信王府离皇宫有一段距离,由于担心路上行人莽撞,马车走得不快。车内,赵祉在认真地看今天要上呈的走表,而上官若则倚在一侧补回笼觉。

    待马车进了宫,却见上官若依然睡得贼香,赵祉执奏表往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。上官若这才醒过来,不好意思地挠头道:“这么快就到啦?”

    赵祉不理会她,径自下了马车,上官若也跟着下去。由于宫中有规定,他们只能留在原地等候赵祉,不能擅自走动。好不容易来到皇宫,居然不能四处参观,上官若不免有些失望。抬眼望去,宫銮层叠有秩,看不到尽头。金色的琉璃瓦在晨光中璀璨耀眼。最高的那座宫殿应该就是早朝的地方吧,雕栏玉砌,蟠龙大柱拔地而起。可惜离得太远,不能细细观看。不知道皇帝长什么样,应该也很帅吧,王爷就长得很帅。想到赵祉,便想到今天早上那一幕,上官若的脸刷一下变红。

    约有两个时辰,才见赵祉跟一个肤色稍黑的人边走边聊地过来。那人一脸严肃,似乎在谈什么重大的事情。他身后跟着一位年轻的侍卫,玉树临风自不必说,与赵祉相比,少了一份邪魅,却多了一份英气。那帅哥似乎也感受到上官若打量的目光,回视过来。上官若慌忙移开视线,装作四处观望。等她在看过去,那帅哥早已尾随“黑人”而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毅离见赵祉走了过来,便行了个礼。上官若也后知后觉地行了礼。

    “回府。”赵祉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是上官若跟着赵祉上了马车。毅离一挥手,马车便缓缓开动,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由于天已亮,街道上熙熙攘攘,甚是热闹。上官若揭开帘子,望车外看去。街道两旁摆满各种小摊,有卖字画的,有卖胭脂水粉的,有卖面具的……琅玡满目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“咦?那个不是上官府的二公子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现在是信王的新宠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长得妖媚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一幅好皮囊!”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上官若瞬间引来众人的注意,可怜当事人并未察觉到周围异样的目光。毅离眉头紧走,他驱马走到上官若旁边,一把将帘子拉下。上官若不明所以,不过她看得出来毅离很生气。不给看就不看呗,反正看了那么久,她也觉得脖子酸。

    马车内只有她和赵祉两人,气氛略显压抑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对展昭很感兴趣?”赵祉冷冷地问道,嘴角扬起调侃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啊?”上官若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,然而很快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刚才那位是展昭呀?”上官若像发现了什么重大的新闻一样,表现得十分兴奋。也难怪,终于能在这个陌生的朝代见到一个“熟人”,能不兴奋吗?

    赵祉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干麻敲我?”上官若有点生气,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上官若,你胆子不小呀,敢用这种语气跟本王说话?”赵祉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个哆嗦,这才想起自己目前的处境,于是赔笑道:“小的岂敢,王爷爱敲尽管敲,不过可不可以轻点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赵祉冷哼了一声,没再理她。

    回到信王府,下人们早已备好了早膳。上官若自然是很“荣幸”地跟赵祉一同用膳。

    “上官若,你该不会是饿鬼投胎吧?”赵祉见她饿狼扑食般吃东西,故意调侃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急忙将口中的食物咽下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回王爷,小的昨晚没用晚膳,实在饿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养闲人,下次再被本王发现你偷懒,定不轻饶!”赵祉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听罢,马上陪着笑脸说道:“王爷请放心,小的定当鞠躬尽瘁,肝脑涂地,死而后已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用完膳就到书房伺候。”赵祉说罢,起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急忙放下碗筷,漱了口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时间又过了半个月,上官若这个跟屁虫做得是越来越称职。自酒醉那晚以后,夜凌君没再出现。府上的下人对她还算恭敬,但她总觉得他们看她的目光有点怪异。有件事或许她并不知晓,那就是有些嚼舌根的下人已经被清理出了信王府。王府内没人再敢胡言乱语,然而却止不住府外的流言蜚语。信王不好女色好男色之事早已街知巷闻,并被说书人改编成各种版本流传开去,甚至传进了皇宫。

    这天,赵祉被宣进宫。上官若并没有跟去,因为葵水来了。当然,她并没有明说,只道是肚子疼。赵祉见她面色苍白,准她休假一天。

    “公子,郎中来了,在门外候着。”丫鬟小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打发他回去,就说我已经好了。”上官若吃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公子面色很差,万一王爷怪罪下来,奴婢可担当不起。”小梅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得没事,王爷那边我自会说明,你不必担忧,先下去吧。”上官若已经头脑发晕,嘴干舌燥,不想再说话。

    小梅行了礼,无奈地退了出去。心道:“这上官公子虽为侍卫,却享有宾客待遇,万一出了什么差池,就怕王爷怪罪下来,小命不保。然而这主却是个讳疾忌医之人,教人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御书房内,皇帝单独召见信王。

    “臣叩见皇上!”赵祉行礼道。

    宋仁宗赵祯急忙上前扶起他,说道:“皇兄何必拘礼,这儿只有你我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赵祉说道。

    赵祉见赵祯眉头紧锁,也明白他为何而恼,于是问道:“皇上是否为太庙一事烦恼?”

    赵祯点点头,说道:“大娘娘于朕有养育之恩,而母妃乃朕之生母,生前不得正名,朕欲尊她为太后,共奉大娘娘,母妃于太庙,无奈朝中大臣极力反对,朕…”赵祯摇摇头,眸中含泪。

    赵祉沉默片刻,然后说道:“臣以为皇上之孝举并无不妥,反而更能彰显皇上之仁孝。至于朝中大臣之议,皇上不妨折中取之。”

    赵祯听罢,欣喜地问道:“如何折中?”

    赵祉回道:“以臣只见,皇上可奉穆太后于太庙,而另建一座庙宇,供奉二位娘娘于庙中。”

    “好!皇兄之见甚合朕意!”赵祯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