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六章 我一定会娶你的
    “娘子好绝情,都不肯认夜夜。亏夜夜听到娘子的琴音,便从五里开外赶来。”白衣少年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曾料到弹一下琴便引来两只狐狸,不对,是两只狼。她想再次澄清,正像开口。这时,白衣少年注意到了床上躺着的赵祉,指着他说道:“娘子是不是为了他才不要夜夜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上官若被他的话呛到,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见她迟疑,只当是默认了,明眸中闪过一抹杀气。“既然如此,等我杀了他!”白衣少年说着已经来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就在他要一掌劈下去之时,上官若及时喝止了他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只好收回掌,不满地说道:“娘子就那么在乎他?”

    上官若无奈,只能好言相劝道:“夜夜误会了,我并非是在乎他,而是职责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职责所在?”白衣少年气焰明显降了下来,眼里那抹杀机也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上官若想了想,说道:“夜夜有所不知,我昨日跌落山崖,醒来之时却已经不知自己是谁。幸得王爷收留,还让我做他的贴身侍卫。常言道:‘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’。我上官若虽非什么君子,但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。夜夜能明白吗?”

    白衣少年摸了摸后脑勺,傻笑道:“夜夜不是很明白,娘子会不会觉得夜夜很笨?”

    上官若见她孩童般的举止,着时好笑,于是说道:“简而言之,就是我失忆,不记得自己是谁,自然也不记得夜夜。如今在王爷手下当差,混口饭吃。如果夜夜杀了王爷,我也就丢了饭碗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真不记得夜夜啦?”白衣少年可怜兮兮地问道,那水灵灵的模样将冰山的雪都给融化掉了。好一个男颜祸水,上官若早就给他电得七荤八素,母性泛滥成灾。

    “夜夜别急,忘记了可以重新认识啊。”上官若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重新认识?”白衣少年眨巴眨巴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!我是上官若,今年十八。”上官若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眼眸一亮,欣欣然地说道:“我是夜凌君,今年十六。”

    “夜凌君?名字真好听!”上官若由衷地赞许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夜凌君一把搂住上官若,霸道地说道:“娘子永远都是夜夜的,谁都不可以跟夜夜抢!”

    “呃…好!没人会抢,也没人敢抢哈!”上官若实在拿他没辙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怎么认识的。”上官若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半年前,夜夜下山游玩,在湖边遇见娘子。当时娘子身中合欢散之毒。娘子要夜夜帮娘子解毒,而且说以后会对夜夜负责。”夜凌君回忆着与上官若第一次见面的情形,不觉脸色泛红。

    啊?合欢散?这名字咋那么耳熟?难道,,,难道…难道…“不要!”上官若脸色发白,与夜凌君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夜凌君发现了她的异样,急忙松开她,焦急地问道:“娘子怎么啦,脸色怎么那么差?”

    上官若看着眼前无辜的受害者,突然觉得自己很邪恶,一个纯洁的少年就这么被自己给…唉!没想到自己穿越过来所附的这个身体居然罪孽深重,先有拐骗未婚少女一事,现又有这么一桩事,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流氓!

    既然事情做下了,就得负责到底。上官若上前握住夜凌君的手,大义凛然道:“夜夜放心,我一定会娶你的!…呃,不对,是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玉儿…别走…”这时,床上传来赵祉妮妮呓语,却吓坏了一旁的上官若。

    “你先走,万一被发现了就麻烦了。”上官若一脸紧张地对夜凌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夜夜舍不得娘子。”夜凌君恋恋不舍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只好低声劝慰道:“夜夜乖,这里是信王府,外人不能随便进来的。而且我又是王爷的贴身侍卫,如果被人发现我跟你在一起,到时候不知如何解释才好。你先回去,以后我们再找个机会见面。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夜凌君点点头,说道:“好吧,就依娘子的。”说罢,便风一样地离开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    上官若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然而倦意也慢慢席卷而来。那酒后劲十足,才刚走动几步头脑就开始犯迷糊了。她眼睛朦胧地走到床边,却不小心绊了自己一脚,直直地倒在床上。好像床上有什么东西。不待她思考,便被一直大手揽进被窝里。上官若只轻哼了一声,房间又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次日早晨,毅离见王爷迟迟没有起身,怕耽误了早朝,只好在门外叫赵祉起床。刚才听林伯说王爷昨晚在偏房过夜,他十分惊讶,不过很快镇定了下来,并吩咐下人不得乱说,违者定然严惩不怠。王爷太久不近女色,有那方面的需要也无可厚非。更何况那上官若虽是男子,却生得比女子还要娇媚,难怪王爷会一时失控。毅离思及再三,最后决定推门进去叫醒王爷。门被打开,但见赵祉怀里抱着上官若,两人相依相偎,好不亲昵。这画面过于暧昧,毅离急忙闭上门,将背后众多好奇的目光统统阻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毅离将目光落在地面,跪半膝说道:“王爷,该上早朝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床上似乎有了动静。上官若懒懒地睁开眼睛,立马感觉到有什么不妥。她抬头一看,正对上赵祉恼怒的双眸,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。赵祉狠狠地将她甩开,害她差点没滚下床。上官若不明所以,昨晚怎么上的床都记不清了,还好衣衫完整,应该没发生什么不应该的事情。她见赵祉下了床,自己也从跟着下来。

    毅离于是令下人进来伺候赵祉洗漱。上官若不知道该做什么好,呆呆地站在一旁,脸早已通红。这时,一个丫鬟将打湿的毛巾递给她,上官若接过毛巾,擦净了脸又递还给那个丫鬟。原来毅离也安排了人伺候她,这让上官若更加感到无地自容。本来伺候王爷的工作是由她去打点的,这下好了,第一天就失职。

    洗漱过后,赵祉便踏出了偏房。上官若不知道该不该跟去,但是想到贴身侍卫不就是要跟随左右吗,遂也跟了上去。毅离见上官若跟了过来,而王爷也没出声,于是便由着她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