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五章 白衣少年
    好不容易解开了腰带,上官若略松了一口气。既而帮他解外袍,不料这爷的紫色蟒袍上绳扣还贼多,光领口就两个。上官若真是欲哭无泪,原来电视剧都是骗人的,这古人的衣服一点都不好脱。

    因为没找到要门,扣子怎么都解不开。这时,头顶上某爷冷冷的声音响起:“你似乎玩得忘乎所以,真那么有趣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…”上官若抬头想解释,却对上他如星般的眼眸,脸一红又把头低下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你了。”赵祉终于忍不住,自己脱起衣服。

    上官若以为解脱了,转身就想离开。还没走几步,就听到背后的赵祉冷冷地说道:“给本王擦背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瞬间定格,无奈的回了声“哦”。缓缓地转过身,只见赵祉已经泡浸浴池,水池烟雾弥漫,看不到不该看的,悬着的心也暂时定了下来。她走到池边,执起浴球轻轻地帮他擦起背来。虽然水汽迷蒙了双眼,却也能看得清他的皮肤很好,光滑如玉,连身为女人的她都嫉妒三分。不知道得多优秀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如此完美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没吃饭呀?用点力!”赵祉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被他忽如起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,手中的浴球脱手而落,掉进池里。正在欧不知所措间,赵祉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听到可以走了,逃也似地离开了混堂。赵祉看着那抹瘦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离开,眉头微蹙。不就是伺候他沐浴么,怎么这小子怕成这样,难道自己真有那么可怕?

    出了混堂,上官若直接回到偏房。关上房门,才敢大口地喘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吗?洗个澡也要人伺候。本大小姐就是没吃饭,如何?”上官若小声地嘀咕着。这人真不是一般地抠门,不就是睡过了头么?居然不给她吃饭。

    这贴身侍卫才当了一天,上官若就觉得累坏了。匆匆洗了个澡,便上床睡觉。然而饥肠辘辘,辗转难眠。她只好又爬了起来。不经意瞥见窗户下的古琴,琴弦在月光下闪着银光。上官若下了床,竟自走到古琴边坐下。她用手指轻轻地拂过琴丝,清脆的琴音响起,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。自己好像没学过弹琴吧,怎么好像会弹似地?她试探性地弹了几下,果然不陌生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。正好心情惆怅,弹首曲子解解闷也好。想罢,便径自抚琴。美妙的曲子行云流水般穿透月色,闯进每个未眠人的心扉。

    美人盈盈笑如嫣,面若桃花眸如星。

    朱唇皓齿尤娇媚,倾城一顾始误君。

    去年元宵初相遇,心心念念只是卿。

    从此相思无穷尽,寤寐辗转难入眠。

    四月蔷薇争吐艳,妖娆搔首惹人怜。

    疑似故人来相会,左顾右盼不见卿。

    山花烂漫红似火,霪雨霏霏暮轻寒。

    梦时恩爱何缠绵,醒来方觉泪满襟。

    早知当初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相恋。

    枉付痴心悔已晚,良辰美景徒凄凉。

    独自凭栏弄玉箫,悠扬婉转述衷肠。

    但愿与卿相逢日,结尽同心缔尽缘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脑海中浮现了这样一首诗。似乎是一名痴情的男子,给他心爱的女子写的。芊芊玉手抚弄着琴弦,心却随着琴音念着那首深情的诗。一曲尽,心中闷气不减反增。上官若站起身,往门口走去。方打开门,却见一人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王…王爷,你怎么会过来?”上官若过于吃惊,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赵祉一手拿着酒壶,一手拿着酒杯,还没等上官若反应过来,人已经进了房间。上官若娥眉微蹙,轻轻把门带上,思索着如何打发这位爷。

    “过来陪本王喝酒!”略醉的赵祉声音也一如平常地冷清。

    上官若摇摇头,走了过去,在赵祉旁边的凳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王爷,酒多伤身,您还是少喝为妙。”上官若好言相劝道。

    赵祉定定地看了看她数秒,不语,接着往杯中填满酒,送到上官若的嘴边,冷冷地说道:“喝了!”

    上官若本想拒绝,却又不敢得罪前面这位爷,只好接过面前的酒一饮而尽。喉咙间传来火辣的感觉,让极少喝酒的她忍不住咳嗽了几下。还没等她缓过来,赵祉又往她嘴边送酒。上官若蹙了蹙眉,然而还是乖乖地把酒喝下。这样三杯下去,她已经感到有些晕眩。空腹喝酒果然容易醉,上官若轻轻拍了拍脸颊,力求能让自己清醒一点。就在恍惚间,赵祉自顾自地喝起闷酒,直到喝尽最后一滴琼浆。

    赵祉摇摇晃晃地起身,迷迷糊糊地说道:“本王好像醉了…”说着便往房内的大床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走错了。”上官若急忙上前阻止他。然而下一秒她就后悔了。赵祉直接往她身上倒。上官若虽想挽救,却已经来不及。“砰”的一声,两人就这样摔倒在床上。虽然床上铺着厚厚地软褥,可怜的上官若还是撞出了满天星。本来就摔得很疼,还被赵祉压着,上官若一阵火大,用力把身上的男人推开。她本想开骂,却想到那人现在是自己的老板,不好得罪。酒醉还有三分醒,谁知道他会不会记仇?权衡利弊之后,上官若站起身,深吸了一口气,将心里的怒火强行压下,然后上前帮赵祉褪去鞋袜,扶他谁好,并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床被人霸占了,今晚她该睡哪儿?想到这,上官若又是一阵懊恼,真不应该开门放狼进来的。就在她叹息间,一抹白影从窗外掠了进来。上官若吓了一大跳,心提到嗓门却叫不出来。待她看清时,原来是一个十六岁上下的白衣少年。借着烛光,眼前之人姣好的面容清晰可见。只见他一头银发如霜,浓黑的眉宇下是一双过于清澈的桃花眼,俊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微微上扬,带出一个浅浅的小酒窝,十分可爱。上官若似乎被他勾了心魂,痴痴地盯着人家看。

    没等上官若回过神,那少年便一把将她抱住,兴奋地叫道“娘子!”

    上官若被他地的话惊醒,急忙想要推开他,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动。

    “娘子,夜夜好想你!娘子有没有想夜夜呀?”那少年用脸磨蹭着她的发丝说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先放开我再说!”上官若被他抱得快喘不过气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夜夜不要放开娘子!”那少年不依不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开拉!再不放开我真得生气了!”上官若心情本来就不好,又遇上个难缠的,心里直叫苦。

    那少年听罢,依依不舍地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上官若理顺了呼吸,然后说道:“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娘子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听,立马急了起来:“娘子怎么拉?娘子不要夜夜拉?”那样子像足了被抛弃的小孩。

    看来是个傻子,上官若开始同情心泛滥。她摸摸他的脸蛋安抚道:“夜夜乖,你的娘子不是不要你,而是你真得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