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章 过来伺候本王
    “王爷饶命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上官若很没骨气地求饶道。

    赵祉微微皱眉,这一点都不像他所认识的上官若,虽然之前他们只见过两次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紧蹙着眉头看着自己,心里更慌了。她泪眼汪汪地看着赵祉,等待他老人家发话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赵祉淡淡地说道,然后继续伏案批阅公文。

    这就没事啦?上官若有点愕然。不过老板不罚她,她还是快点开溜的好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告退。”上官若站起身,脚底抹油般离开。然而待她前脚正要跨出门槛的时候,却听见某爷淡淡地说道:“把毅离叫来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只好收回脚,转过身回道:“是!”说完便一溜烟地“逃离”现场。

    赵祉抬头望向早已没了人影的大门,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玩味的弧度。

    不久,毅离便走了进来。这时,赵祉早已批阅完所有堆积的公文。

    “属下拜见王爷!”毅离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!”毅离于是起身。

    “本王令你办的事查得如何?”赵祉语气依然平淡。

    “回禀王爷,属下已经查明。昨天密林的黑衣人乃五毒教中人,打伤王爷的黑衣人是左教使欧阳沐风。”毅离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欧阳沐风?看来事情越来越有趣了!”赵祉嘴角微微一扬,眼里透射着寒光。

    “王爷,属下还打听到莲心郡主已经回府。”毅离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赵祉微眯着眼,食指轻抚下巴,然后说道:“让上官若搬来腾云阁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毅离虽然不知道王爷心里有什么打算,但作为下属是不应该过问的。

    毅离辞了赵祉,径自来到上官若目前所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毅大哥,你怎么来拉?是不是王爷要我伺候?”上官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吩咐,让你搬进腾云阁。收拾一下,跟我走吧。”毅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没什么要收拾的。”上官若说道。她可是空手空脚进府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跟我来吧。”毅离说着便转身离开。上官若只好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当他们来到腾云阁前,上官若吃惊地问道:“这不是王爷住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毅离并不回答,也没停下脚步。他领着上官若来到一偏房,这偏房不比上官若所住的房间豪华,但是也一应俱全,布置十分儒雅。窗户旁边还摆着一把古琴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住在这,照顾王爷起居。”毅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上官若显然被他的话惊到了。

    毅离也不理她,径自把人叫了进来。走进来的男子大约五十多岁。那人先给毅离行了离,然后问道:“不知毅大人找老奴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上官公子,以后由他负责王爷起居。”毅离说道。

    林伯于是向上官若施礼,说道:“老奴见过上官公子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向他回了礼。

    毅离又对上官若说道:“这是一直照料王爷起居的林伯,你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毅大哥。”上官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下会命人将换洗衣服和日常用品给你送来。”毅离说完便离开。

    上官若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心里充满感激。然而一想到以后要照顾那个“可怕”的王爷,她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郁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林伯给上官若简单的交代了一些王爷起居的习惯和喜好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不是贴身侍卫吗?怎么听着倒像是贴身侍婢。上官若心里泛着嘀咕。不过,能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谋份差事,也算是件不错的事情,怎么说也比露宿街头强吧。累了一天,上官若直接倒在床上睡觉。本来她只打算小憩一会儿,不料这一睡就是两个时辰。等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“上官公子,王爷请你过去。”林伯敲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马上过去。”上官若回道。她迅速整理了一下衣冠,然后随着林伯过去。原来自己就住在王爷临近的房间,怪不得叫偏房。不对,这偏房不是小妾的意思吗?不要!上官若狠狠地敲了自己一记,想什么呢?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见了某爷,上官若先是毕恭毕敬地行礼。

    赵祉用手指轻轻敲着案,过了好几秒钟才问道:“现在什么时辰?”

    上官若歪着脑袋想了想,她哪晓得什么时辰呀。不过爷问到,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只好老实回答道:“属下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本王告诉你,现在是酉时五刻。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然而就这平淡的语调,却也让跪在地上的上官青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我…呃…属下睡过头了。”上官青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看来你睡得不错,连伺候本王用晚膳的事都忘了。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手心早以冒出汗来,这爷在无形中给她压迫感。正在她不知怎么应答的时候,赵祉却说道:“既然晚膳时间已过,厨房不会再给你备膳,今晚也只能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委屈,一点也不委屈!”上官若嘴里虽然这么说,心里却骂他小气鬼。

    “你在骂本王小气?”赵祉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上官若慌忙说道。难道他会读心术?看来以后骂他也得走远点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伺候本王沐浴。”赵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上官若仍在思绪之中,一开始并没有听清赵祉的话,等她回过神来,才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还磨蹭什么?”赵祉不耐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,属下跪久了,脚麻。”上官若回道。脚麻是真,不愿意伺候他沐浴才是主要的。

    “真没用!”赵祉说着便离开房间。上官若也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混堂内水雾弥漫,一股股热气从漂满花瓣的池面上扩散开来。下人们早已备好沐浴用品和衣物。眼下混堂内只剩下上官若和赵祉两人,气氛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愣着做什么?还不过来伺候本王。”赵祉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”上官若连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祉张开双臂,上官若先是一愣,然后会意。她暗暗给自己壮了下胆,不就是给男人脱衣服嘛,就当做是在上生物课,把他看成一种地球上普遍存在的雄性动物就可以了。心里虽然这么想,手却抖得厉害,老半天都没解开腰带。再加上两人靠得太近,赵祉身上不时传来淡淡的龙延香气,熏得她满脸通红。上官若心里暗骂道:“男人涂什么香料,真是妖孽!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