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三章 王府门槛高
    下人们听到吩咐便退了出去,上官若急忙关上门,拉开衣服往胸口看去。只见胸部用绸缎裹住,但却轮廓分明。

    “还好!是个女的。”上官若感动得有点想哭。不过下一秒,她又拉长了脸。高兴什么呀?这可是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的时代,做一件“衣服”有啥好高兴的?也罢,女人也好,男人也好,总之过得逍遥自在就好。俗话说: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自己现在不是好好的吗,想那么多做什么?

    想通了之后,上官若便宽衣沐浴。由于身上多出划伤,一浸水就痛得直咧牙。她没敢在桶内呆太久,匆匆洗完就穿好衣服。她令下人进来撤去木桶,然后径自上床休息。因为实在是太困,没过过久她便沉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上官若从噩梦中惊醒,差点没滚下床。

    “公子是否已经醒来?。”门外一丫鬟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何事?”上官若回道。

    “可否让奴婢伺候公子洗漱?”那丫鬟复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你稍等。”上官若说罢,急忙将裹胸整理好,穿上外衣,再细细检查了一遍,接着才对外面的人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,那丫鬟领着其他下人将洗漱用品端了进来。上官若没想过洗个脸也要别人伺候,着实有些不习惯。等洗漱完毕,那丫鬟便帮她梳理发髻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上官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公子,奴婢小名翠儿。”翠儿回道。她不清楚王爷昨晚带回来的这位公子是何等身份,但是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翠儿,人如其名,秀外慧中!”上官若由衷地赞道,丝毫不查自己的言语有多轻佻。

    翠儿听罢,脸微泛红,说道:“奴婢谢公子夸奖。”

    这时,毅离走了进来,说道:“上官公子,王爷有请!”

    “呃…好!”上官若回道。她不清楚这王爷找她有何事,心里有点慌。

    “毅大哥,您可知道王爷找我何事?”上官若跟来毅离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下见了王爷便知。”毅离回道。

    这说了等于没说,上官若在背后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毅离忽然停了下来,上官若正东张西望,自然又给撞上了。毅离皱了皱眉,说道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上官若说道,她还没做好心里准备呢。

    “你就在此候着,我进去通报一声。”毅离对上官若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点了点头,看着他走进一间雕栏玉砌的高大楼房。约莫半刻功夫,毅离又走了出来,领着上官若一齐进去。上官若心不在焉,进门之时被门槛绊了一脚,一头往前栽去。还好毅离眼明手疾,扶了她一把,不然这么直直地是倒下去,即使不磕破门牙,也得落个脸青鼻肿。上官若心里暗叹王府门槛之高。

    “禀王爷,上官若带到。”毅离说罢,退到一旁。这时赵祉正在批阅文案。

    “草民上官若叩见王爷,王爷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”是这么说的吧?上官若一边行礼,一边想道。

    赵祉抬眼看了看她,冷冷地说道:“上官若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上官若吓得直哆嗦,心里倍感委屈。她犯什么罪来着?要说也是遭罪呀。

    “草民不知,请王爷明示。”上官若低头说道。原来昨晚的款待,就为了今天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“你诱拐郡主私奔,此罪就可要了你的脑袋。”赵祉冷冷地说道,手中的笔并未停下。

    私奔?跟郡主私奔?两个女人?上官若一惊一咋,居然忘了喊冤。当她想开口辩解时,却听到某人淡淡地说道:“不过,念在你曾经救过本王,本王倒可以帮你隐瞒此事。”

    啊?她都还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这就被定罪拉?也罢,私奔就私奔吧,反正他都说了会帮她隐瞒。

    “草民谢过王爷大恩。”上官若叩首道。

    赵祉放下书中的毛笔,说道:“以后你就留在王府做本王的贴身侍卫,本王会派人通知上官府,你就不必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没听错吧,贴身侍卫是做什么的?她不会武功耶。

    “还不赶快谢恩!”毅离见她发呆,好心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草民,呃,属下谢过王爷!”上官若说道。管他呢,反正人生地不熟,谋个差事混口饭吃也不错。但是,他所说的上官府是…?

    “过来为我研墨!”赵祉吩咐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立即收回心神,急忙走过去帮他研起墨来。从现在起,这位爷就是她的老板,伺候好他老人家日子才好过。她边研墨边看他写字。这人不仅帅得“祸国殃民”,而且还写得一手好字。果然,上天是不公平的!想她上官若也生得花容月貌,然而这字却难登大雅之堂。

    咕~,某人的肚子很不争气的打起鼓来,上官若顿时刷红了脸。不怪她,自从昨天下了飞机,她就一直没吃过东西。

    “毅离,你去吩咐下人,本王要用早膳。”赵祉淡淡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毅离应诺,然后退了出去。没多久,下人们便把早膳端了进来,摆好。

    赵祉遂走到桌前坐下,上官若紧随其后。所谓贴身侍卫,应该要形影不离吧,上官若如是想着。赵祉见她傻站着,于是说道:“坐下用膳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微微一惊,拱手说道:“谢王爷!”言罢,坐到赵祉的位置。待他起筷,她才敢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其实此时此刻吃惊的岂止上官若一人,毅离和众下人也都惊讶不已。他们的王爷向来孤傲,冷酷无情,现在居然让人跟他同桌用膳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上官若实在饿得慌,低头只管往嘴里塞食物,不过碍于某人的威严,她尽量保持优雅的食相。用过了早膳,赵祉又开始批阅公文,她自然是站在他旁边继续做起“书童”的工作。这么一站就是两个时辰,可怜某人手脚早已麻木,却不见他有歇息的意思。上官若有点想哭的冲动,这差事一点都不好做。她开始觉得很想家,很想那个老爱耍酷的弟弟上官青。

    正在上官若神离的时候,忽然听到某爷的吩咐:“倒杯茶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上官若答道。却不料忘了把砚放下,随着转身顺手一甩,墨汁飞溅到赵祉的衣袖上。她惶恐地看向他,可见某爷脸色铁青,火山即将爆发,上官若“咚”地一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