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二章 信王府
    果然,上官若这一声喊叫立竿见影,一群手持佩刀,侍卫装扮的“演员”闻声而来。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王爷!”众“演员”跪半膝行礼道。上官若努努嘴,心想:“你们敬业归敬业,能否将这位仁兄先挪开?”

    这时,她身上的某人有了动静。这名叫做“王叶”的“演员”张开眼眸,正对上上官若那双欣喜的目光,两人就这般“含情脉脉”地定格了数秒。正所谓非礼勿视,他们的王爷身下正压着一位衣衫不整的少年,众人依然跪着不敢正视。良久,某人才不紧不慢用掌撑地而起。没有了重压,上官若也长舒了一口气,也缓缓起身,苍白的脸色微红。

    “属下护卫不利,请王爷降罪!”带头的青衣男子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!”赵祉说道。他正是当朝赫赫有名的信王,并非某人所以为的“替身”演员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!”众人遂起身。

    “可曾查明刺客是何人指使?”赵祉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尚未查明,属下本想留下活口,不料他们口中早含有毒药,皆服毒自杀了。”青衣男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交给你去查,现在先回王府。”赵祉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众人应道。青衣男子于是牵来一匹白马。赵祉一个跃身上了马,然后对青衣男子冷冷下令道:“将他一同带回府。”言罢,便扬鞭策马离去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将愣在一旁的上官若“拎”上马,也策马追上,其他人紧跟其后。其速度之快让上官若半响才反应过来,她想了想,然后侧过脸,对身后的青衣男子弱弱地道:“我们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没有回答。上官若撇了撇嘴,心道:“这人真拽!”不过,貌似自己也不够醒目,总得互相认识认识才好问话吧。于是她换上了一个自认为很和善的笑脸,对青衣男子说道:“在下上官若,敢问兄台大名?”

    “在下毅离。”毅离冷冷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毅大哥,幸会幸会!”上官若依然讨好地说道。青衣男子低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抬眼望向前方,很明显不想再搭理她。上官若知趣地闭上嘴,不再自讨没趣。“长得帅也不用这么拽吧?我也很帅呀!不对,是很漂亮!”上官若心里嘀咕着。当然,她不敢吭声。人家可是很轻松的将她拎上马的,自然也可以很轻松地将她扔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马穿过密林,又跑了一段山路。当他们来到城下,早已日落西山。上官若抬眼望去,只见城门上写着“开封”二字。她不禁一愣,自己何时从南京跑到河南来拉?再看这班人,丝毫不像是演员,难道……?不会的!她才不会那么倒霉呢!也许这是在演戏,他们拍完外景,现在正回演城呢。对,一定是这样。上官若自我安慰着。然而待他们进了城,她的心也跟着凉了一半。再怎么傻,也看得出来这不是在演戏,她这回真的是华丽丽地穿越了…

    入了城,他们才放慢了速度。上官若早已累得不行了,本来今天从崖下爬上来就消耗了全部的体力,又加上一路劳顿,她有点想吐。或许感觉到怀中之人的异样,毅离轻声说道:“前面不远就是信王府。”上官若听罢,勉强抖擞精神,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宏伟的府邸,青色琉璃瓦大门牌匾上书写着大大的“信王府”三字。

    来到府前,毅离抱着上官若一起下的马。守门士兵见赵祉回来,纷纷行礼。赵祉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起身,然后进了王府。上官若也跟随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但见府内建筑分中东西三路,沿路假山叠石,池塘花木,曲廊亭榭,真不是一般地奢华。上官若早已看花了眼,一个不留神撞到某人的背上。她抬头看去,赵祉正用“凶神恶煞”的眼神看着她,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”上官若惊惶地说道。笑话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王爷,得罪不得,万一他老人家不高兴,一句“拖下去”,那可就呜呼哀哉了。

    赵祉看了她一眼,冷冷地丢下一句:“带他下去。”然后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上官若听罢,“咚”地一声跪下,哭求道“王爷饶命啊,我真不是故意撞上您的!”

    “别哭了,王爷走了!”毅离没好气地说道,心想:“这小子哭什么呀?王爷又没怪罪他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我不想死,毅大哥能否帮我向王爷求个情,绕了我这回吧。”上官若哭得好不伤心。

    毅离恍然大悟,“原来他以为王爷要杀他”,于是说道:“起来吧,王爷没说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听罢,止住哭泣弱弱地问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毅离冲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以后别动不动就哭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愣,也对,自己现在一席男装,难怪他会误会。罢了,误会就误会吧,现在人生地不熟,“男”的安全。

    毅离见她安静了下来,于是说道:“跟我走吧。”说罢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上官若用袖子擦干眼泪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毅离为她安置了个房间,又命下人给她取了几套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先在这歇息。”毅离说完便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上官若等他走远,紧绷的神经才微微放松。今天的遭遇对她而言,实在太离奇,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消化。她四处打量起这房间。可见此间应该是客房,布置雅致,中间一张铺着青色绣花布的圆桌,桌上放有紫砂壶及茶杯,桌下是四张雕刻有菊花的红木圆凳。房间靠西有一张精雕细刻的大床,青色帷帐挽起。靠墙是柜子和各种摆设。微风透过窗户徐徐吹入,带着幽幽的桂花香,使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这时,下人们提了木桶和热水进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毅大人让奴婢伺候公子沐浴更衣。”一位秀气的小丫鬟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弄好就出去吧,本公子自己来就行了。”上官若说道。她还不习惯别人伺候洗澡。再说了,万一被别人发现她是女儿身就麻烦了。等等…自己现在真的还是女儿身吗?会不会穿过来连性别都变拉?

    “不要!”上官若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不明所以地看向她。上官若顿觉尴尬,呵呵笑着说道:“没事,没事,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