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七章 你看我敢不敢?
    此时,不知何处传来幽幽琴音,又一个痴心人望雨伤情,唱道:

    半夜惊雷不住鸣。梦缱绻不续,已三更。

    起来独自绕阶行。雨婆娑,衣单不胜寒。

    丹心为谁痴?三千缕愁思,饮断肠。

    欲将心事付瑶筝。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官若昏迷了夜又一天,当她醒来的时候,天空还是暗的。

    “狐狸?”上官若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赵祉。她刚才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见自己回到了现在。老爸和老妈都在,还有那个一直耍酷的上官青。一家人其乐融融,好像什么也没改变。

    “狐狸?”赵祉疑惑地看着她。他本以为她会大吵大闹,又或者是要死要活,却没想到会这么安静。

    上官若并没有回答,而是伸手扯了扯他的脸蛋。赵祉皱眉看着她,既担忧又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半响,上官若松开他,神情沮丧地垂下头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赵祉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忽然抬起头,抓住他的一直胳膊狠狠地咬下去。

    赵祉被咬得吃痛,怒道:“上官若,你属小狗的啊?还不松口?”虽然手臂上吃痛,心里倒是松了口气。既然还有力气咬人,证明她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良久,上官若才松开他。赵祉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臂,两排血红的牙齿印清晰可见,暗叹这家伙真下得了口。

    “痛不痛?”上官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赵祉闻言,没好气地回道:“让本王咬你试试!”

    上官若回躺到榻上,懒洋洋地说道:“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戒,以后你再敢欺负我,恐怕就不只是咬你那么简单。”哼,到时候给你尝尝杨欣姐送给我的秘密武器!不过这话她没说出来。若是让狐狸有了戒备,那就不好使了。

    赵祉一怔,这还是他认识的上官若吗?不过随即他就眯起了狐狸眼,嘴角微微上扬,道:“看来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,本王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你一下。”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布绢,展开往上官若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上官若定睛一看,这不正是自己被强迫签订的卖身契吗?她立马伸手过去抢。可惜赵祉动作比她更快,急忙闪身后退了两步,然后把那张卖身契收回怀里,还挑衅般地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上官若肺都快气炸了,直接起身飞扑了过去。赵祉当即傻了眼,根本没预料到她会忽然变得如此勇猛,更别说闪躲了。砰地一声,两人跌撞到一起,接着往地上滚了几滚,最后撞在屏风上停了下来。赵祉因为毫无准备,吃了很大的暗亏,撞得两眼冒星星,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压在他身上,直接伸手去扯他的衣服,企图把卖身契抢过来。赵祉也不是吃素的,晕眩了一下便回过神来,急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此时,赵祯正领着杨欣等人来到天字二号房门口。听到里面有打斗声,众人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起先,他们听到上官若威胁道:“姓赵的,识趣地就乖乖地把它掏出来,不然别怪我用强的!”

    接着,他们听到了赵祉怒道:“你敢?”

    然后,又听上官若说道:“你看我敢不敢?”

    随后从里面传来“撕啦”一声,伴随着赵祉的一声怒吼:“找死!”

    赵祯一听,以为真打起来了,这还了得?于是命护卫立即将房门撞开。然而里面的情形令众人大吃一惊。只见赵祉平躺在地面上,衣服零乱,胸口大敞,面色愠怒。而上官若则骑在他身上,一手按着他的胸膛,一手还抓着那块刚被撕扯下来的半截衣领。至于他们的下半身,因为有屏风遮挡,并不清楚里面的情形。由于房门忽然被撞开,他们同时停了下来,一齐看向门口众人。

    上官若下意识地往后面挪了挪,不小心压到赵祉刚才被咬伤的手臂,害他一阵吃痛,发出一声闷哼。不过听在众人的耳朵里,却是成了“销魂”的*,看来是内有玄机啊!

    赵祯怒哼了一声,甩袖离开。其他人见皇上离开了,也悻悻然地跟随而去。杨欣很识趣地为他们带上门,临别时还说了句:“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和赵祉面面相觑,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上官若尖叫了一声,接着从赵祉身上爬了起来。赵祉也跟着起身,随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他们一定是误会了!”上官若喃喃道。还好赵寒不在场,不然她会感到更加的难堪。

    “哼!你自己闯的祸,害我跟着你一起丢人。现在还敢问我怎么办?”赵祉不屑地说道,心里则暗自庆幸刚才使用了障眼法,将那张卖身契藏入袖子,而非怀中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哇了一声哭了起来,哭得好不伤心。赵祉措手不及,愣在当场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这只坏狐狸,老是欺负我!克扣我的月钱还不止,硬是强迫我签什么卖身契。现在又跟我说我和寒是亲兄妹,你到底安的什么居心?难道看到我伤心难过,你就会很高兴么?”上官若抽噎着控诉道。

    赵祉叹了口气,上前将她搂入怀中,说道:“想哭就哭吧,不过别把眼泪鼻涕蹭到我衣服上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本来哭得正伤心,被他这么一说,气更不打一处出,直接把眼泪往他身上蹭。赵祉想推开她,却被她紧紧地反抱住,怎么挣也挣脱。

    “我就要蹭,使劲蹭,看你能怎么着?”上官若边蹭边说着,跟他的衣服较上劲了。

    赵祉嘴角抽了抽,现在还真不能把她怎么着。既然这是她宣泄悲伤的方式,那就只好由着她了。不过这身衣服算是彻底报废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怀中的人儿安静了下来,该是苦累了吧。赵祉还是头一回见识到女人这么能哭,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水做的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上官若沙哑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赵祉见她不哭了,心下大舒了口气。再这么哭下去,真怕她会把身体哭坏。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,然后对藏身在房梁中的人吩咐了一句:“十二,去弄点吃的来。”

    接着,一位身穿黑色劲装的女子从梁上越了下来。她应了声是,然后闪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上官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,老半响才回过神来,问道:“她一直都在吗?”

    赵祉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天哪!她跟十一一样都是你的暗卫吗?他们平时都藏在什么地方?晚上睡哪里?是不是时时刻刻跟在你的身边?万一你跟谁在亲热,他们要不要避讳?……”上官若一连串地问了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赵祉对于她喋喋不休地问话不做回应,当然也不知道该从哪个问题开始回答。他算是明白了,原来女人八卦的时候,什么事情都可以暂时抛诸脑口。

    上官若好奇地看看窗户,因为十二是从窗户出去的。她又看了看屋顶,上面就两个柱子,怎么睡啊?看来做暗卫还真不容易,就不知道月钱多不多。就算钱再多,有时间花吗?

    “十二他们有没有假期的啊?”上官若一脸好奇宝宝地看着赵祉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赵祉不耐烦地回道,这女人的问题啥时候能问完?

    “干嘛对我这么凶,呜呜~”上官若说着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祉皱了皱眉,这次是彻底被磨平了,柔言哄道:“好了,好了,别哭了,本来就长得丑,还哭就更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丑了?我么?”上官若急忙用袖子拭干眼泪,跑到镜子前面看了看。天啊,脸色像纸一样苍白,眼睛也因为哭泣而肿得像桃核一样。她赶快捂住脸蛋,对后面的赵祉说道:“你出去,赶快出去!”这只死狐狸,原来一直在看她笑话,可恶!

    赵祉好笑看着她,心想:既然还知道害臊,这就说明她没什么大碍。现在还是先去皇上那里,将事实禀明才是。上官若的身份不能再做隐瞒了,否则事情只会越来越糟糕。想罢,他摇了摇头,接着将身上那件被她扯破的外袍脱去,随手扔到了架子上,然后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天子一号房时,赵祯正在批阅由京城送来的奏章。赵祉向他行了礼,而赵祯则并没有让他马上起来,而是让他继续跪着。赵祉还是第一次看到赵祯对自己这么严肃,看来这次误会确实大了。

    良久,赵祯才放下手中的奏折,说道:“不知信王来见朕有何事?”

    赵祉拱了拱手,回道:“回皇上,臣有要事禀报。”既然是君臣之礼,那么他此时也只能称臣。虽然坐在眼前的人曾经说过,出门在外不必拘礼。

    赵祯叹了口气,说道:“起来说话吧!”今天目睹了房中的那一幕,他既感到愤怒,不过更多的是失望。这个上官若迟早是要除掉了,不然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“臣这次来,是想说说上官若的事情。”赵祉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不提上官若还好,一提赵祯就来气。他冷哼了一声,问道:“信王,你是否忘记了自己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臣没有忘记。”赵祉恭敬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要做出那等……那等失礼的事情。”赵祯质问道。虽说龙阳之好并不罕见,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自己的亲皇兄?而且还要闹出那么大的动静?

    “回皇上,其实上官若是女子。”赵祉平静地回道。此时任何解释都显得无力,不如直接将上官若的身份表明,至多以后娶她为妃就是了。一想到这儿,他的心似乎隐隐有些雀跃。

    赵祯一怔,吃惊道:“你说什么?”他有点不敢置信自己刚才所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上官若是女子。”赵祉重复道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