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八章 怎么还不回来?
    赵祯定定地看着他良久,回想起上官若的音容笑貌,再到她为自己推拿按摩的情形,忽觉一阵燥热,不由干咳了两声遮掩尴尬。随后,他坐回原位,对赵祉道:“皇兄如何得知她是女子?”话刚出口,又觉得自己问得有点多余,两人都好上了,是男是女还不清楚啊?

    赵祉并不理会赵祯怎么想,而是将自己调查得来的结果给他禀明。赵祯听了赵祉的详述之后,反而释然了,叹道:“原来是虎威将军之女,怪不得!”言毕,他起身走到赵祉的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既然她是皇兄心仪之人,又是皇亲国戚,皇弟我定当为你们赐婚。”

    赵祉也不做作,感激道:“多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赵祯温和一笑,说道:“你我兄弟二人,何必拘泥?不过……”说到这,顿了一顿,接着语种深长的说道:“不过,虽说她是虎女,皇兄你也曾是领兵带将的兵马大元帅,怎么会……?”回想刚才目睹的一幕,他不由为自己的皇兄担忧。没想到那上官若外表文文弱弱,到了房中竟然变得这般彪悍。

    “皇上误会了,我是一时不小心才被她骑……”赵祉情急,倒是忘了身份,不过话到一半,顿觉越描越黑,忽然不知怎么说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欲言又止,反而让赵祯认定了心中的想法,十分同情地看着他道:“皇兄别说了,皇弟我明白的。”末了,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我在宫里藏有一本《帝王房术》,等回去寻来给你。你拿回王府好好钻研,也不至于……咳咳……皇弟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赵祉嘴角抽了抽,彻底无语,这还是他认识的皇上吗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赵祯望窗背手而立,问道:“康小王可知上官若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知。”赵祉回道。如果他知道,又如何与她纠缠不清。爱上自己的妹妹,是多么荒唐的事情。幸好还没有铸成大错,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虽然他对康王没什么好感,但是也十分同情他的遭遇。

    赵祯叹息了一声,不再多说。他原先以为上官若是男子,问题自然比较棘手。如今得知她是女子,又与康王是兄妹,那么只要将她指婚给皇兄,问题也就缝纫而解了。既然有了解决的办法,他也就不再为此事费神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许久,赵祉方才辞别了皇帝回到天字二号房。当他回到房间,却没有看到上官若。不过她身边有十一跟着,倒不担心她的安全。他随手召唤了一下十一,十一随即现身,将毅离的信递给他。赵祉挥了挥手,十一又刷的一下隐藏了身形。若是上官若在此,定又会好奇地问长问短吧?想着想着,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十一刚躺到房梁上,就见自己的主子对着刚才那封信发呆。跟随主子这么久,还是头一回看到他心不在焉的样子。心想:看来这次主子是动了真情,而且也许比他对唐小姐的用情还要深。就是不知道主子自己有没有发现而已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中,赵祉才定下心神,将毅离的信打开来看。

    原来毅离已经找到了刘筠,也就是王显口中的漂亮叔叔。刘筠与王显的娘亲陈芙是青梅竹马,曾经两小无猜,感情深厚。起初他们不知陈芙与王显的爹王彬是指腹为婚,直到陈芙十六岁那年,陈老爷才将此事告知陈芙。陈芙自小乖顺,知书达理,不愿爹爹失信于人,于是同意了与王彬完婚。

    陈芙出嫁的时候,刘筠正随他的父亲到外地经商。等他归来之时,陈芙已经嫁作他人妇。刘筠如何甘心,多次去找陈芙,希望她能跟他走。即使浪迹天涯,身败名裂他也不在乎。可是陈芙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,说她在出嫁之前已经断了对他的念想,并且此生此事只会与自己的夫君长相厮守。刘筠无奈,只好落寞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见面的事却被乡里人碰见,并且添油加醋,以讹传讹地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本来,王彬遭遇家变,性情就变得十分急躁多疑。在迎娶了陈芙之后,因为有爱妻相伴,整个人都温和了许多。然而却突然听闻新婚妻子居然背着自己与别的男人相会,他如何能接受的了?

    他恨苍天不仁,让王家一夜巨变,连爹娘也死于非命。他更恨妻子的不忠,枉费了他一片真心!

    自此以后,王彬便对陈芙越来越冷淡,甚至视而不见。任由陈芙怎么解释,他就是不愿相信。陈芙伤心欲绝,一下病倒了。王彬见她病倒,心忽然慌乱起来。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,他已经爱她那么深。

    陈芙在生病期间,王彬对她照顾有加,可以说是无微不至。两人也因此冰释前嫌,破镜重圆。有了丈夫的体贴照顾,陈芙的病慢慢好了起来。之后,夫妻两人相濡以沫,恩爱和睦。不久,陈芙怀上了王显。王显的出生更是令整个王家增添了不少生气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孩子的成长,家里的开支也大了。单单依靠王彬在外面给人书写信函和卖字画的收入,根本难以维持一家子的开销用度。就算大人不吃,也不能委屈了小孩。

    陈芙于是偷偷地变卖了自己的嫁妆,以帮补家用。然而再丰厚的嫁妆也有用完的时候,更何况她娘家所送的嫁妆并不多。

    刘筠得知她的情况,想给与她帮助,却又担心她会被王彬误会,于是便偷偷地去找她。陈芙原本不愿接受他的帮助,但是迫于生活现实,最终还是接受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天底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,刘筠与陈芙见面的事仍是被王彬发现了。感情如果出现了一次破裂,要修补不算太难,然而如果再度破裂,那么几乎是不大可能了。更何况爱之深,恨之切,误会和不信任彻底地毁掉了这段原本美好的姻缘。后来才有了王彬休妻再娶,柳氏入狱的事情。

    信中还提到了一个关键的人物,那人正是本案重要证人之一的刘虎。这个刘虎本是刘筠的随从,一直照顾刘筠的起居,与刘筠主仆感情深厚。

    那时候,刘筠因为陈芙的不幸而深深自责,痛苦不已。后得惠明寺的禅空法师点化,他决定遁入空门,出家为僧。刘老爷只有刘筠一位独子,如何能接受孩子出家的事实?一口气没提上来,他老人家便这么昏死了过去。刘虎担心刘老爷熬不了多久,便匆匆赶到惠明寺找刘筠。当刘虎赶到惠明寺,寺里的主持正要给刘筠受戒。刘筠听闻自己的爹病重不起,如何还能沉得住气。寺庙的住持也认为刘筠尘缘未了,便此作罢,并让他回家看望病重的父亲。

    可惜刘筠最终还是晚了一步,没能见到自己爹爹的最后一面。刘筠悔不当初,在办完丧礼之后,便独自出了远门,无人知晓去向。若不是赶上刘老爷的忌日,毅离也无缘遇见他。

    赵祉看完毅离的来信,随后将信收起。一天前,毅离与刘筠已经从红庙镇出发,正马不停蹄地往这边赶来,相信最迟明日清晨便能到达。那个刘虎身上疑点众多,也许刘筠的到来会让案情变得明朗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往窗外望了望,月亮已升至半空,原来已经这么晚了。他不由担心起上官若来,喃喃道:“这个笨女人到底跑哪儿去了,怎么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而此时,上官若正一个人坐在客栈后院的千秋上荡来荡去。记得小时候,老爸也在门前的大树上系了一个千秋。那时的她还很小,根本够不着秋千板,每次都要爸爸抱着她上去,然后手臂用力一推,千秋就慢慢地荡起来了。后来她长大了,不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也够得着上秋千。不过随着爸爸出远门务工,老妈农忙,她开始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荡秋千了。原来一个人晃来晃去的种感觉,竟然是那么的孤单。

    不久上官青出世了。她的这个弟弟从小就很安静,平时不哭也不闹,吃饱就睡,睡饱接着吃。因为家里的农活很重,大人们经常不在家,她便担负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。她不懂得该怎么哄小孩,每天或给弟弟念一段书,或给他弹琴。

    等到上官青会走路的时候,家乡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,家里的经济环境也慢慢地好转。老妈把家里的地都承包了出去,按季度收取租金。老爸也从外地回来了,开了一家广式餐厅。一家人又住到了一起,开开心心地过生活。

    可惜好景不长,老爸不久便因患了重病去世了。他临走的那几天,上官若一直陪在他的身边。他给她讲了很多以前的事情,有得意的,也有失意的。在那个时候,她才发现自己原来自己对爸爸的了解是那么的少。她从来不知道,爸爸他也是个天文爱好者。听说他年少的时候,曾经自己捣弄过一台折射天文望远镜。通过那台自造的望远镜,可以望见海上行驶的船只,而且看到的月亮也有银盘那么大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报考天文专业,就是为了完成老爸未能完成的梦想,可惜她失败了。愿望与现实总是存在一定的距离,不过你多么地努力,最终还是要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直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之中,丝毫没有察觉有人走过来。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,赵寒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。她定定地看着他,嘴唇动了动,却不知要说什么,一行清泪早已夺眶而出。原来一面对他,她所有的坚强竟然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她下了秋千,猛地抱住他的腰。赵寒回抱住她,感觉到怀中的人儿正在颤抖。原来她跟他一样,也遭受着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康王府,好吗?”赵寒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一怔,随即想起赵祉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不适合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与他是亲兄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,强自压下心底的抽痛,正思索着如何跟他说出实情,却听他接着说道:“我刚收到父王的信,说母妃她病的很重,要我马上回去。”说着,他松开她,凝视着她道:“跟我回去见见母妃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上官若慌乱地避开他幽深的目光,所有的话如鲠在喉,无法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