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四十九章 告诉他实情?
    赵寒看出了她的犹豫不决,以为她心猿意马,舍不下赵祉。刚才所有的柔情顿时化作千刀利剑,割得他鲜血淋漓。他收回双手,在袖下紧握成拳,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……可笑……真是可笑!”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,一次次地相信她,再一次次地承受她的抛弃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是那么的悲凉,让上官若的心也跟着破碎,一片一片,一片一片,落入尘土,再也难以愈合。为什么上天这么残忍?既然要他们做兄妹,为何还要如此戏弄他们?

    她慢慢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,越来越看不清他的背影。她的心忽然慌了,不由迈开脚步追了上去。她想拉住她,然后……,然后呢?她不知道!她只知道她要追上他!

    当她追至走廊,却被迎面而来的一人挡住了。因为刚才走得太急,差点被撞倒,还好那人及时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定睛一看,这个拦住她的家伙不是赵祉还能有谁?她顿时感觉一团火自打肚子里蹭地一下往上冒,抬手便向他扇来一记耳光。赵祉没有料到她会出手打他,不过还是轻易地将那记耳光拦住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的手被他握住,想抽又抽不回来,气得牙痒痒,骂道:“为什么每次都是你?”

    赵祉也不放开她,反问道:“让你追上了又如何?继续那段不伦之恋,还是告诉他实情?”

    “用你管!”上官若说着,狠狠地往他的脚上踩上一脚。

    赵祉连忙松开她,并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上官若得到自由,冷哼了一声,径自回到客栈。

    赵祉心里也来气,对着走廊的一根柱子骂道:“难道本王还比不上那根木头?”说着,他往柱子上狠狠地踢了一脚。因为一时气急,居然忘了运行内力,脚趾火辣辣地痛。不过幸好他没用内力,否则这根倒霉的柱子非得被他踢碎不可。

    上官若忿忿然地走回天字二号房,将门窗都拴上,摆明了不让赵祉回房间。或许是在起头上,她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行为越来越放肆了。若换作以前,她敢么?

    赵祉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,便发现门窗紧闭。他用力推了推门,发现门是拴着的。他皱了皱眉,心想:“这上官若现在也太不把他这个王爷放在眼里了吧?”不过转念一想,她现在正在伤心难过中,就任由她放肆一阵子好了。等回到信王府,看他怎么整治她!

    他在门口轻咳了两声,随即有一道黑影飘至门口,门咯吱一声打开。他挥了挥手,那抹黑影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也不亮灯?”赵祉看到满屋子黑漆漆的,不禁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借着月光,走到上官若的软塌前,轻咳了两声,说道:“本王知道你还没睡,要是真的难过的话,本王可以让你倚靠一下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将被子蒙过了头,不想再听他废话。这家伙真是自以为是,谁稀罕了?

    赵祉冷哼了一声,径自回到床上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难过,也不知道何时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当他醒来的时候,赵祉已经不在房间。

    “十二,你们王爷去哪儿了?”上官若对着房梁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若撇了撇嘴,接着问道:“十一,你不用去保护王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若自讨没趣,穿戴完整后正要出门,却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对头顶上问道:“十一,你该不会跟十二一样,也一直盯着我吧?”

    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这是暗卫的准则之一。”十一冷冷地答了一句,接着继续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上官若本来只是随便一问,没料到他真的回答了,不由地来了兴趣。她早就对这两人很好奇,现在难得十一开口,当然要抓住机会多问几句。

    “你多少岁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和十二自小就跟着王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平时除了藏在房梁,还会藏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二,十一他都答了一个问题,不如你也回答我一句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问了十来句都没人回应,上官若彻底放弃了问题攻势。她对着房梁吐了吐舌头,随后走出了房间。经过天字三号房的时候,她不由驻步望了望。此时,房门和窗户皆紧闭着。她凝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,心里转过无数个念头:不知道他在不在里面?昨晚他说他的母妃病了,一定很担心吧?自己要不要进去跟他说句话?即使……至少现在知道他是自己的哥哥。哥哥……

    杨欣领着王惠和王显,正欲往天字二号房去找上官若,不料却看到她站在天字三号房的门口发呆。

    “若,康小王他已经离开了,你站在那里干嘛?”杨欣边走过来边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闻言,心忽地一滞,喃喃道:“他走了吗?”他是不是对自己很失望,连声招呼也不打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嘀咕些什么?”杨欣没听清她说什么,于是走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?”上官若强扯出笑容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怎么这么肿?你哭了?”杨欣看着她问道。她并不清楚上官若为何难过,不过猜测与那两个王爷有关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。”上官若还想努力地扯出点笑容,可惜失败了。若不是强忍着,恐怕眼泪早已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杨欣见她强作坚强的样子,没再多问,只是十分担忧地望着她。虽然没谈过恋爱,但是爱情电视剧没少看,多少能明白三角恋的痛苦。不对,是四角恋,好像不止……想着想着,杨欣竟然独自掰起了手指。

    上官若看她一脸古怪,于是问道:“欣姐姐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杨欣被她一问,尴尬地笑了笑,回道:“呃,我在数……在数今天早上吃了多少个包子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早上吃的是刀削面。”王显好心地提醒道,心想:“这姐姐怎么记性那么差,刚刚才吃过的东西也能忘?”

    “啊?是吗?我怎么不记得?”杨欣说着,又干笑了几声。心里却暗骂王显这小家伙多嘴,干嘛要戳穿她?

    上官若看她憋屈的样子,忍不住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杨欣见她笑了,说道:“你笑了耶?这就对了!笑一笑,烦恼随手抛。我每次不开心的时候,就会想些好笑的事情,想着想着就笑出来了,心情也随之轻松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有了杨欣的陪伴,上官若的心情好了一些。忽然想到柳氏的案件,她不由感到十分惭愧。王显那么信任她,她却因个人感情问题而沉浸在痛苦纠缠之中,倒是把他娘亲的事情给怠慢了。

    “显儿,惠儿,你们想不想去看望你们的娘亲?”上官若看响两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吗?”王显一脸期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正要回答,杨欣已经抢先一步说道:“有本郡……呃……本女侠在,哪有不可以的?再说了,我们眼前不是还有玉树临风赛潘安,一枝梨花压海棠,皇上亲封的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上官大人么?”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被她虎得一愣愣的,完全相信了她的话,将崇敬的目光双双投射在上官若的身上。上官若忽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了不少,立马挺直了腰杆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们还等什么?出发!”杨欣说着,一手牵着一个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在后面摇了摇头,随即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四人来到衙门,发现衙门前停了几辆车驾,上官若一眼便认出是皇上跟那只臭狐狸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和信王也来啦?”杨欣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王显瞪大的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杨欣。

    上官若皱了皱眉,暗骂这杨欣真是口无遮拦,万一被有心人听去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杨欣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干咳了两声,解释道:“就是一个姓黄名尚,和一个姓信名王的两个人。”末了,她又补了一句道:“他们都是……都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翻了个白眼,这么蹩脚的解释她都能说得出来,真是服了!王显挠了挠头,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名字。不过他倒没有怀疑杨欣的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如我们快点进去吧。”杨欣说着便率先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杨姐姐,等等我们。”王显拉着王惠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随即也跟着。这杨欣大大咧咧的,难免不会暴露了身份,必须随时提点着她。

    那些衙差都认得上官若和杨欣,自然不敢阻拦,并令人去通知县太爷。今天也不知道搞什么,忽然来了那么多御前护卫。其中一位外表温和却不怒而威;一位宛若冰山,光一个眼神都能冻死人;其他几个似乎都视他们为尊,应该是官阶比较大吧。

    上官若几人在衙差的带引下来到大厅,只见皇上坐于正堂,赵祉和胡县令分别坐于两边。胡县令见到他们进来,连忙起身迎了过来,作揖道:“上官大人来了,快快请坐!”

    “胡大人不必客气!”上官若向他回以一礼。接着,她走到赵祯面前行礼道:“属下拜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赵祯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于是起身,接着走到狐狸旁边站定。在房里胡闹可以,在外面她可不敢撩狐狸须。赵祉眯着狐狸眼看了看她,对她的表现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二哥,你们来这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?”杨欣抱怨道。

    赵祯温和一笑,反问道:“你不是下令众人不许打扰你睡美容觉,否则格杀勿论吗?”

    杨欣闻言,嘿嘿一笑,回道:“我那是对他们说的。我哪敢给两位哥哥下令啊?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