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第五十章 怎么会做出那等事?
    赵祯摇了摇头,不再搭理她。他转向上官若道:“既然上官护卫已经到了,那就升堂吧。”言毕,便先行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升堂?”上官若有一点摸不着头脑,怎么一来就说升堂了啊?她还什么都没准备呢?

    赵祉见她发呆,用扇子敲了敲她的脑袋,冷冷道:“还不快点,笨蛋。”说着,从她身边擦身而过,气得上官若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看今晚回到房间我怎么收拾你!”上官若指着他的背影嘀咕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虽不大,却刚好被跟在后头的胡莱听见了。他不由一怔,接着将目光向下倾斜了四十五度角,暗道:“这些人不简单,连嗜好也不简单!”

    杨欣牵着王惠和王显走得比较慢,看到胡莱那猥琐的目光,大喝道“喂,你这狗眼看哪儿呢?”

    胡莱吓了一条,连忙收回目光,说道:“我啥都没看,啥都没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杨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牵着王显和王惠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胡莱达拉着脑袋,战战兢兢地跟了上去。没料到他这个小小的衙门,居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御前护卫,而且有两位还是一品的。怎么一品的御前护卫也来到这里,真是奇了怪了!

    上官若随赵祯、赵祉等人一起来到公堂。她一直低着头跟在赵祉背后,就怕皇上记起要她审案的事。

    正在上官若藏头露尾之际,就听到赵祯点了她的名,说道:“上官护卫,升堂吧。”

    赵祉也很配合的闪开身,将她亮了出来。上官若心里暗骂了他一句,硬着头皮走了出来。看着正堂“明镜高悬”的牌匾,她暗暗鼓起了勇气。

    等众人入座,上官若便命人擂鼓升堂。

    “威武——”衙差们随即用棍子敲击地板,发出阵阵有节奏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惊堂木一拍,上官若下令道:“带嫌疑人柳氏上来!”

    “嫌疑人?”众人不由将目光全部投向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管众人的疑惑,继续挺直着腰杆。她并不认为柳氏是杀人凶手,自然不愿意称呼她为“犯妇”,更何况王显、王惠就在堂下看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柳氏就被带了上来。她的样子,比之前看到的又憔悴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娘——”王惠和王显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柳氏听到一对儿女的交换,空洞的眼神才有了点生气。她扭头看向两人,嘴角动了动,却喊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此时,公堂外来了不少围观的老百姓。安静的大堂开始有点骚动起来,有人甚至对柳氏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啪!”惊堂木一拍,上官若问道:“堂上所跪何人,请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话刚落便收到了几道鄙视的目光,上官若干咳了两声,当作没看见,心下嘀咕道:她也知道下面跪的人是谁啊,这不是在走过场嘛。

    “民妇柳氏,见过大人。”柳氏虚弱地回道。

    上官若很想让她坐下,不过还是忍住了。看看外面那些愤怒的群众,她知道此时如果对柳氏太好,反而给人有偏私之嫌疑。

    “柳氏,把案发当天的事情一一道来。”上官若板着脸说道。她那顾装一本正经的样子倒还算有模有样,杨欣暗暗给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上官若的话刚落,便听柳氏说道:“民妇知罪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蹙了蹙眉,心想:这柳氏怎么一点也不配合?

    “柳氏,只要你将实情说出来,本官定会秉公处理。本官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定不会让任何一个坏人逍遥法外!”上官若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民妇知罪。”柳氏重复道。

    公堂外的群众又开始骚动了起来。在夫冈为常的古代,谋杀亲夫是人人得以诛之的大罪。柳氏主动认罪,更是让人认定了她的罪行。

    “这个恶毒的女人,王相公对她那么好,她居然杀了他,真该死!”

    “她该死!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官若扫了一下激动的民众,一眼便看到那个叫刘虎的家伙也混在人群当中,此时喊的最大声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上官若抓起惊堂木往案上一拍,喝道:“给本官安静!”

    堂下顿时安静了许多,上官若蹙眉看着柳氏。如果柳氏一直死口认罪,那么这案子根本没法翻,必须让她松口才行!。

    心念一转,上官若问道:“柳氏,本官且问你,你的夫君王彬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恩重如山!”柳氏回道。

    上官见她松口,接着问道:“那么你可知道,你将罪名揽上身会是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“民妇……不知。”柳氏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,不如让本官告诉你。”上官若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倘若你并非凶手,却将罪名揽到自己身上,那么就等于包庇凶手。这样一来,不仅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,而且会令你的亡夫含冤九泉,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直注意着柳氏的表情,见她此时泪水盈眶,知道自己的话将她说动了,继续说道:“本官知道,你之所以死口认罪,宁愿蒙冤而死也不愿将实情说出,定是有所顾忌。而你所顾忌的是什么事情,本官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柳氏嘴角动了动,却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上官若换了个语气,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柳氏,你以为认了罪,就可以将所有的发生多的事情带入黄土,保住逝者的声誉吗?须知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真相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。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,所有实情也会展现于世人的面前。你所掩饰的事情,也同样会被世人所知。”

    柳氏心里挣扎不已。她一来不愿丈夫死得不明不白,一来又不愿让夫君的名声受损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上官若看准时机,继续给她下猛料道:“柳氏,你如果还是缄口不言,那样只会让杀害你夫君的凶手继续逍遥法外。你即便是到了黄泉之下,又该如何面对你的亡夫?你刚才口口生生说你的亡夫对你恩重如山,你却是如何报答他的?难道让他含冤九泉,死不瞑目,这也算是报答他吗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民妇……民妇知错,请大人明察秋毫,查出杀害我夫君的凶手,将凶手绳之以法,以告慰夫君他在天之灵!”柳氏说着,向上官若磕了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中大喜,不过却不习惯被人跪拜磕头,那可是要折寿的。

    既然柳氏肯合作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上官若敲了一下惊堂木,说道:“柳氏,请讲那天所发生的事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柳氏把思绪回放到那一天,娓娓将事情道来。她所陈述的事实与王显所说的无异,不过说到王彬失常的那一段,她居然还是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上官若倒没有逼她,而是等待她继续说下去。柳氏咬了咬唇,哽咽着把那段她不愿说的情形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围观的人群已经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说谎!王相公怎么会做出那等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了洗脱罪名,居然诋毁王相公的名誉,真是无耻!”

    “是啊!真是个心肠歹毒,狼心狗肺的恶女人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“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啪”为了让人群安静下来,上官若只好又拍了一下惊堂木。待人群稍微平静了下来,上官若正待说话,却听赵祉说道:“上官大人,你还是让郭捕头先将一样证物先呈上堂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怔,不明白这狐狸想做什么,不过还是依照赵祉的话去做。她对一旁的郭捕头吩咐道:“将证物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郭捕头应了声“是”,然后将一个托盘呈了上来,里面放的居然是一支烧了剩下半截的。堂下众人纷纷猜测和议论这支香与案件有何关联。

    “郭捕头,你向大家说说这半支香的来源。”上官若吩咐道。既然狐狸让他呈上证物,想必他应该清楚它的来源。

    郭捕头又应了声“是”,接着说道:“这半支香是从普隐寺的五号香客房寻得的,经过查验,此香中含有一味媚药,名叫合欢散。案发当天,死者王彬曾被人邀请到那里为人作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邀请他去那里作画的是何人。”上官若接着吩咐道。怪不得看了验尸报告,她会觉得王彬手上的斑点有点熟悉,原来是合欢散。

    “邀请王彬去作画的人是……,是胡大人的二夫人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挥了挥手,示意她退下,然后吩咐道:“人来,将胡二夫人带上来。”看来案情越来越复杂,却也越来越接近真相了。这狐狸倒是有点本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胡二夫人被带了上来。她骚首弄姿地来到堂前跪下,接着偷眼瞄了瞄上管若,又转向赵祯等人,最后把目光盯在赵祉身上。大概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,迷的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暗骂了一句,这*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,连狐狸的主意都敢打。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她色迷迷地盯着赵祉看,她的心里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上官若抓起惊堂木狠狠地往案上一敲,喝道:“堂下所跪何人,快快报上名来!”因为拍地太大力,手掌居然感到有点发麻。

    旁听的众人和观众都被她吓了一跳,开堂那么久,主审官还是头一回儿这么“威武”。只有赵祉嘴角微微上扬,眯着狐狸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上官若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应太强烈了,但是表面上当作没事人一般盯向胡二夫人。

    胡二夫人被她瞪了一下,倒是老实了不少,嗲声嗲气地说道:“民妇柯氏,是县令大人的小妾。不知大人叫媚儿来有何事?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