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限免 第七十六章 杀手来了!
    赵祉睨了她一眼道:“你该不会是又在外面惹了桃花债,人家要你命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上官若没想到这时候他还有心情打趣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说不定你偷了人家儿子的心,他爹娘雇杀手为儿子报仇来了。”信王殿下继续发挥着他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上官若翻了个白眼,不想跟他聊下去了。亏她刚才还为他的温柔感动了一把,这家伙一天不找她茬就不安生。

    山洞里又恢复了安静,赵祉忍不住咳嗽了两声,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轻轻为他拍了拍后背,关切道:“王爷,您觉得怎么样了?”说着,她拍了自己的额头,悔恨道:“我真笨,居然忘了取些水回来!”

    赵祉顺了顺气,道:“本王唯一欣赏的,就是你有自知之明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嘟了嘟嘴,想顶两句,不过看他似乎很难受的样子,于是改了口道:“是是是,多谢王爷您赏识。不过您的气色很不好,还是少说些话,留些体力等毅离他们来救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怕是等不及了……”赵祉的气息在慢慢变弱,身体的重量也再往上官若的身上压。

    上官若有了慌了,轻轻摇了摇他,道:“王爷,您可别睡啊,毅离他们很快就到了,您要坚持住啊!”

    “别晃了,刺客的刀上抹了剧毒,本王虽然用内力压制住毒性,但身上没带解毒的药,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……”赵祉的声音十分虚弱,到后面都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虽然没听清全部,不过却抓住了重点,那就是王爷中毒了。想必刺客的箭头上也抹了毒,不过她没事。她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百毒不侵的体质,但这不重要,她想知道的是自己本身有没有解毒功效。

    如何帮助王爷解毒呢?血,对,是血!一般武侠剧不都是这么演吗?就算放在现代,医学上也有从病人的血液中提取抗体的做法。只要自己割些血来给王爷服用,说不定真能解毒。

    有了方向,上官若的心定了定。她伸手拔出赵祉别在腰间的短匕首,对着自己的手腕就要割下去。

    赵祉一把抓住她的手,整个人都清醒了,训斥道:“本王还没死,谁允许你自裁的?”

    自裁?上官若一脸懵圈,不过很快明白了过来。不过她没打算马上解释,而是故意装作很悲伤的样子说道:“王爷,我是您的贴身护卫。您要是有什么好歹,我岂会苟且偷生?更何况我还欠您那么多钱,人间还不完,还不得到阴间去还?”

    上官若说着,偷偷瞄了赵祉一眼,看看他的反应。反正一时半会儿他也死不了,不借机拿回点本哪行?

    赵祉何其聪明,一看她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心里就了然了。他装作不知,松开她的手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先本王一步去吧。黄泉碧落,你我做个伴儿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拿匕首的手抖了抖,说:“王爷,那……,那我真的去了?”说着,又偷偷瞄了瞄他。

    赵祉干脆闭上眼睛,一副“你安心上路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上官若撇了撇嘴,顿时没了捉弄的心思。她看了看自己娇嫩的手腕,又看了看锋利的匕首,实在下不去那一刀。

    “怎么,害怕了?可需要本王代劳?”赵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上官若连忙摇摇头,赔笑道: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就行。哪好意思劳烦殿下您。”

    横竖都是一刀,上官若咬了咬牙,用匕首轻轻划了下,鲜红的血涌了出来。她把割破的手指伸到赵祉嘴边,说道:“吸吧。”

    赵祉愣了愣,唾弃道:“上官若,你居然让本王吸血,你把本王当什么?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心里还是挺感动的。没想到这小东西会把自己的血当成水给他喝。感动归感动,但要他吸人血,与魔鬼何有区别?

    上官若知道他误会了,耐心地解释道:“我发现自己好几次中毒都没事,料想自己的血能解百毒。您吸了我的血,说不定身上的毒就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赵祉闻言有些惊讶。不过看上官若不像是欺骗他,这件事当真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发愣,把手指放到他唇边催促道:“快吸啊,万一毒发了就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赵祉别过脸,说道:“不,且不说你的血能不能解毒,本王也不能吸你的血!”命固然重要,但为了生存去吸心爱之人的血,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上官若心里着急,没想到关键时刻王爷的大脑居然当机,绕不过弯了。她想了想,说道:“王爷,您是一位爱民如子的好王爷。为了我一个小小的护卫,您都能舍身相救。别说是让我留点血,就算要属下牺牲性命都不为过!”

    赵祉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说这么大义凛然的话,差点儿就要感动了。不过下一秒却听她说:“再说了,谁知道等下先寻来的是刺客还是我们的人呢。万一杀手来了,我怕我保护不了殿下您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怕本王有事,保护不了你吧?”赵祉说完,抓着她的手指便吸了起来。小东西虽然贪生怕死,但脑子还不算笨得彻底。现在确实说不准先找到他们的是敌是友,他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手指上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上官若感到有些怪异,不过她更紧张的是不知道自己的血是否有用。

    赵祉只吸了几秒就松开她的手指,嫣红的血迹令他性感的薄唇显得特别妖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才吸这么一点,怕量不够啊!”上官若蹙眉道。

    赵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:“这些应该够了。何况你也受了伤,流了不少血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摆了摆手道:“流这点血算什么,大姨妈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上官若赶紧闭了嘴,暗恼自己怎么会如此大意。在一个男人面前大姨妈是可以随便拿来说的吗?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是男子扮相。

    赵祉不明白流血跟大姨妈有什么关系,不过看上官若羞红的脸和躲闪的目光,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便也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没在意,偷偷吐了吐舌头,幸好这是宋朝,还没有大姨妈一说,不然就糗大了。

    赵祉吸了上官若的血,开始运功打坐。上官若不打扰他,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汗水从赵祉俊逸的脸颊往下滴,似乎在经历着某种痛苦。不过渐渐的,上官若看到他的嘴唇恢复了些许血色。

    其实上官若心里是十分羡慕像赵祉这样的武功高手的,也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厉害。想想,如果她会武功的话,还怕别人把自己当软柿子捏吗?遇到危险,不仅不需要牺牲别人来保护,还可以倒过来保护别人。潇潇洒洒,快意恩仇,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。

    当赵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到某若留着哈喇子看着他。赵祉的眼角不禁抖了抖,料想这小东西的脑袋瓜也不会想出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上官若见他收势,挪身过去问道:“王爷,感觉怎么样,有没有好点?”

    赵祉点了点头,回道:“好些了。不过,除了你我,你不许将你的血能解毒的事情告诉第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一愣,接着点点头。她又不是傻子,哪会想不到这事情的严重性。如果被有心人知道,自己说不定就会变成“药人”,成为别人争夺的物品。上官若想象了一下自己被人一刀刀放血的样子,身体忍不住颤抖,太毛骨悚然了!

    赵祉将她搂入怀中,柔声道:“有本王在,没人能伤害你,除非本王先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若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,说道:“王爷千万别说不吉利的话!而且,而且我会学习武功,将来也能保护王爷!”

    赵祉兴味道:“哦?你想好了?学武功很辛苦的,还不能睡懒觉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撇了撇嘴,反驳道:“王爷,属下又不是每天都睡懒觉,而且我失忆之前是会武功的。现在学习来,也不会很难啊。”

    读高中的时候,她每天都早起念书的。不过是考上了大学,心里放松了,才渐渐懒惰起来。来到宋朝之后,生活没了目标,惰性就上来了。如今她有了奋斗的目标,必定能下定决心改变现状。

    赵祉看着气鼓鼓的她,俊美的脸上难得露出了温和地笑容。

    上官若被他的笑容晃了晃眼,但第一秒想到的是自己受轻视了。不打紧,她一定会证明给他看的!

    两人相依无语,静静地等待着救援。那根长了叶子的“竹笋”被晾到了一边,毕竟没人愿意当熊猫。孤男寡女,干柴烈火,确实让人饥渴难耐。上官若的肚子连叫的力气都没了,脑海里恶补了各种美食的画面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昏昏欲睡的时候,山洞外面有了动静。赵祉将匕首放到上官若的手里,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。他自己则手握玉骨扇,警惕地往洞口看去。

    当那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洞口的时候,上官若忽然有种想咬断自己舌头的冲动。没想到果真被自己的乌鸦嘴说中了,先寻过来的竟然是杀手。

    看着黑衣人手上散发着寒光地刀锋,上官若忍不住往赵祉的身后退。刚才还信誓旦旦说要保护王爷的人,这一秒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