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绝色护卫祸水妃 > 限免 第七十七章 他是不可或缺的存在
    凛然的杀气扑面而来,刀锋隐射着寒光凝固了黑暗中的空气。

    上官若盯着黑衣人,咽了咽口水问道:“你……你为什么要杀我?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等你到了阎王殿再问吧!”黑衣人眼中闪过狠戾,下一秒提刀便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赵祉挥动玉骨扇挡住了攻势。黑衣人见一击不中,接下来的攻击更加快狠,招招冲着命门而去。他知道,只有将眼前手执玉骨扇的男子杀死,才有机会取上官若的性命。

    上官若早已吓得浑身颤抖,双手握着匕首不停地往后退,直到后背碰上冰冷的石壁。

    赵祉沉着应对着黑衣人一次比一次狠绝的攻击,左肩上的伤口在对战中迸裂,殷红的血染湿了大半个胸口和袖袍。但他连眉头都皱一下,十五岁便经历战场杀戮的他从来不懂得后退,更何况身后就是他心爱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我们的目标是上官若一个人而已,您又何必淌这趟浑水?白白丢了性命!”杀手见一时拿不下赵祉,改变了一下策略。他是杀手,杀手只负责刺杀任务,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赵祉冷嗤一声,道:“仅凭你也想伤本王?”

    杀手显然没料到他的身份,只道是身份比较高的护卫罢了。交战最忌讳走神,即便只是片刻的愣神,足以致命。赵祉仅凭半秒的空档,手中玉骨扇一转,血柱顺着扇面迸射而出。黑衣人用手捂住脖子挣扎了几下,身体一倒,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赵祉解决了黑衣人,转过身去看上官若,却见她一脸惊恐地望着他。赵祉脸上还残留着刺客迸浆的血液,此刻的他如从修罗场里出来的恶魔,浑身散发着杀气。他意识到上官若在怕他,瞬间收敛了杀气,温和地问道:“吓着了?”

    上官若点了点头,又连忙摇了摇头。这下才注意到赵祉肩上的伤口破裂了,流了很多血。她将匕首收好,快步跑到他的身边扶住他问道: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赵祉将扇子收到腰间,摇了摇头道:“没事,本王十五岁就上战场,这点伤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就上战场?”也太小了吧!上官若有些吃惊,不过更多的是怜悯和疼惜。世人看见的都是他的尊贵无比和风光无限,何曾想过他经历了何等的磨练。

    上官若不免有些自惭形秽,人家是皇族血脉尚且知道上进,自己却活的那般颓废。自穿越到这个朝代,自己都做了些什么?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她,真的可以做到像古代女子一样三从四德,过着相夫教子深居简出的生活吗?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,她根本做不到。任何一个思想独立,不愿依附男人生活的现在女性都做不到。女子身份又如何,只要有本事,她也可以当好大宋第一女护卫。至少皇帝知道了她的真是身份,也还没革她的职不是吗?

    赵祉因流血过多,而且余毒未清,头脑慢慢变得混沌,根本没在意上官若的变化。

    上官若也注意到他的气色越来越不好,赶快将他扶到火堆旁的坐下,让他靠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再坚持一下,毅离他们很快就到了。”上官若心急如焚,但却强装镇定。经过生死和血的浸染,自己也该学会成长了。

    这次上官若没有说错,过了没多久,毅离带着几名护卫寻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上官若听到外面的动静,第一反应不是害怕地往后缩,而是自己先走去洞口那里张望。赵祉想阻止她,但上官若拍了怕他的手背,示意他放心。

    当上官若看到来人是毅离,激动地向他猛挥手。

    “毅大哥,我们在这里!”若不是左腿有伤,她都想直接飞奔过去。

    毅离大喜过望,焦虑的心情一扫而散,脚步如飞的来到她的眼前,然后一把将她抱在怀里。失而复得的感觉令他激动万分,生怕一松手怀里的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几次挣扎不得脱身,于是说道:“毅大哥,王爷受了很重的伤,现在危在旦呢……”

    毅离一听,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。他松开上官若,牵着她的手道:“走,带我去看王爷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也不拘泥小节,拉着他往山洞里走。毅离见她腿脚不方便,直接弯腰要抱她,却被她决绝了。

    “救王爷要紧,我可以的。”上官若说着,甩了他的手扶着石壁单脚跳着往前走。说好要改变,就应该从当下做起。

    毅离看着她倔强地小身影,蹙了蹙眉,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到山洞里面,发现赵祉已经昏迷了过去。上官若顾不得脚上的伤,飞快地走了过去将他扶起,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,还好,只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毅离他来了,您一定要坚持住!”上官若的心在颤抖。在她心里,赵祉已经是不可或缺的存在。她暂时不懂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感,但她知道,她不许他有事儿!

    “别怕,王爷他不会有事的!”毅离说着,从上官若手中接过赵祉并将他抱起,说“我们赶快与皇上汇合,让御医为王爷诊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上官若应道,接着跟毅离一起走出山洞。

    上官若和赵祉是从悬崖上掉下来,落水之后又随河水漂流了一段距离来到这里,所以回去的路还是蛮远的。受伤的左腿在走了一段路之后渗出血来,上官若额头布满细细的汗珠。

    毅离小心翼翼地将赵祉放到一名护卫背上,然后走到上官若前面蹲下身,道:“上来,我来背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可以。”上官若第一反应就是拒绝。她不可能依赖别人一辈子,倘若这次不是赵祉舍命相救,恐怕她早就去地府报道了。

    毅离也觉察到上官若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,可是他想的更多的是她与王爷之间的情感。当看到王爷奋不顾身的追随上官若跳下悬崖的那一刻,他的内心无比地震撼。没想到王爷竟然如此痴情,为了上官若连命都不要了。与此同时,他对原本的那份坚定开始动摇。他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心意去伤害王爷,因为对他毅离而言,王爷同样是他用生命去追随的。

    “听话,让我背你。你的坚持会拖延救治王爷的时间。”毅离依然蹲着身,等待着上官若的回应。

    上官若这才回过神,懊恼自己怎么会这般愚钝。现在也不是纠结的时候,她二话不说就爬上了毅离的后背,说道:“那就劳烦毅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毅离背着她起身,说道:“无妨,你很轻。”轻得他都有点怀疑她的饭都吃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上官若说着,目光却一直投在赵祉身上,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祷。

    毅离没有回话,而是不断地加快了脚步。王爷的伤刻不容缓,半刻都耽搁不得。

    王府带来的护卫除了上官若之外,个个功夫了得,即使背着两个伤员,他们也步履轻快,甚至比来时花的时间更短地回到大队。

    赵祯看到护卫背着昏迷不醒的赵祉回来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,连忙召集几名随侍的太医一起诊治。

    太医们为赵祉把了脉,又检查了伤口,回禀道:“陛下,信王殿下身中剧毒,不过似乎服过了解药,并无大碍。殿下之所以昏迷,是由于失血过多之故。待老臣等开药熬制给殿下服用,明日便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赵祯听王太医这么说,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了下来,说道:“好,赶紧熬药。”

    王太医等得令便开始忙去了。赵祯又令众人就地扎营,直到赵祉醒来再做打算。等一切安顿好,赵祉找了上官若上前来问话。

    赵祉注意到她腿上的伤,免了她的礼,问道:“你腿上的伤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点小伤而已,多谢皇上关心。”上官若不太懂规矩,说话有些随性,反而让赵祯觉得亲近。

    赵祯不禁放缓了语气,道:“虽说是小伤,也要好生调养,以免落下病根。回宫之后,朕令人给你送一盒冰肌雪颜糕,有祛疤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又不是伤在脸上,无所谓的。不过还是谢谢皇上。”上官若微微一笑,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
    赵祉的警告她时刻不忘,不敢逾越雷池半分。更何况越接近权力中心就越危险,说不定哪儿天躺着也中枪。以前只想浑浑噩噩的混日子没考虑那么多,如今诸多变故,日子是混不下去了,头脑也变得异常清醒。

    赵祯举起手想去抚摸她,上官若连忙后退一步,但是由于腿上有伤,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。幸好赵祯及时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上官若说了声谢谢,立即站直了身,谨慎地往后挪了一步,与赵祯保持应有的距离。

    赵祯没说什么,换了个话题道:“那些刺客似乎都是冲着你来的,你可知这些刺客的身份?”

    上官若叹了口气,回道:“不知。小臣曾在一次落崖之后忘记了许多事情,也想不起来何时得罪过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批杀手足足有上百人,而且武功都不低,看来你得罪的人不是一般人。”赵祯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多人?”上官若大吃了一惊。虽然她知道刺客人多,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。